巴勒斯坦人说,定居者铁路线是以色列最新的土地掠夺

西岸萨尔费特地区景色,在那里,巴勒斯坦人持续目睹土地被以色列定居者没收 [Jaclynn Chiodini / 半岛电视台]
西岸萨尔费特地区景色,在那里,巴勒斯坦人持续目睹土地被以色列定居者没收 [Jaclynn Chiodini / 半岛电视台]

被占西岸,萨尔费特(Salfit)-以色列在该地区的计划正在蓬勃发展。

随着建筑材料在山顶上的起重机里升降,以色列建筑队正在努力工作。

看似未被触及的橄榄树山丘创造了风景如画的景观,为居住在该地区的24个非法定居点的约6.5万定居者所享。

然而,这种现实只有通过无情地驱逐巴勒斯坦人离开自己的土地才能实现,以色列的每一个发展都以巴勒斯坦人的生命为代价,据当地人说。

最近,以色列宣布,该国计划在被占约旦河西岸为定居者建造第一条铁路线,将阿里尔定居点(以色列最大的居民点之一,人口接近1.9万)与以色列境内城镇相连。

该项目预计将于2025年完成,成本高达11.6亿美元。

萨尔费特市长阿贝德•卡里姆•祖贝迪(Abed al-Karim Zubeidi)告诉半岛电视台说:”这条铁路将没收我们更多的土地,并摧毁更多的家庭。”

“这也意味着更多的环境和经济破坏。”

“但这就是占领。以色列利用我们的土地为他们的人民建设,我们被推到一边,一无所有。”

巴勒斯坦人还在猜测

该火车线路将沿着5号线运行,这条以色列线路将穿过萨尔费特,沿线以色列定居者和巴勒斯坦人之间局势紧张,并将阿里尔定居点与1967年绿线以外的以色列城镇相连。

高速公路已将萨尔费特分成两部分,将巴勒斯坦社区分隔开来。

据以色列交通部新闻稿,虽然该铁路线仍处于规划阶段,但其路线的三个建议选址将全部从阿里尔定居点出发,在大学停靠,沿着以色列的Barkan工业区,朝向绿线方向继续。

萨尔费特土地没收委员会负责人贾迈勒•艾哈迈德(Jamal al-Ahmad)表示,预计将有300公顷的居民土地将被没收,用于修建铁路。

与此同时,对于谁的土地将成为攻击目标,当地人一无所知。

像萨尔费特的其他以色列发展计划一样,这直接影响了巴勒斯坦人的生活。直到在以色列报纸上看到铁路计划的宣布消息,居民才了解到这一点。

艾哈迈德对半岛电视台说:”我们的土地被没收时,我们从未收到来自以色列的任何官方通知。” “我们醒来后,发现以色列将不再允许我们进入我们的土地,或者,我们在以色列媒体上读到相关消息。”

以色列交通部无法对半岛电视台证实,在被占西岸的巴勒斯坦人能使用该火车线路的程度。

但是,由于巴勒斯坦人在未获得特别许可的情况下不得进入以色列定居点,如果允许他们使用火车,他们的出入也可能受到严重限制。

艾哈迈德说:”这条铁路将进一步巩固萨尔费特的种族隔离制度。” “以色列越发展其定居点,我们的运动和权利就越受限制。”


萨尔费特的电隔离栅栏,以色列安全部队经常在此巡逻 [Jaclynn Chiodini / 半岛电视台]

数十年的没收

过去几十年来,以色列建造了定居点,工业区,道路和隔离墙,数万公顷的土地从居民手中被没收。

连绵起伏的绿色山丘为山顶上的定居者提供了宁静景观。可这是该地区巴勒斯坦人痛苦和绝望的根源。

配带刺铁丝线圈的电子围栏横穿萨尔费特的北部和西部。以色列安全部队不断在此来回巡逻。

自2004年以来,以色列人已经掠夺了约600公顷的土地,用以建造以色列隔离墙的一部分。根据艾哈迈德的说法,萨尔费特的墙体只完工30%。

现年78岁的艾哈迈德•舒克尔(Ahmad al-Shuqair)是萨尔费特的居民。

以色列建造隔离栅栏时,他的所有土地都被没收,他家几代人在那里种植了1000多棵橄榄树。

“一天早上我醒了,发现我拥有的所有东西都没有了,” 舒克尔说。他近80公顷的土地与绿线完全接壤。

他预计,村庄里居民的生活只会变得更糟。

萨尔费特的巴勒斯坦人担心,即将开始的定居者列车将只是被占西岸以色列更大铁路项目的第一阶段。

“他们(定居者)为什么需要火车线路?” 舒克尔说。 “以色列已经占领了我们的土地为他们自己修路,他们全都有车,这条铁路只是为了盗取我们更多土地的借口。”


艾哈迈德•舒克尔站在以色列隔离栅栏前面,该栅栏摧毁了1000多棵橄榄树 [Jaclynn Chiodini / 半岛电视台]

‘我们无能为力’

即使在隔离栅栏的巴勒斯坦一侧,萨尔费特的居民也被禁止使用大部分土地。

据艾哈迈德介绍,超过70%的萨尔费特土地被划定为C区–即60%以上处于以色列全面军事控制的被占西岸的土地。以色列限制巴勒斯坦人发展这些地区。

一座高大的以色列哨塔从橄榄树林中伸出,俯瞰着脚下的土地,以色列士兵不断用大型望远镜监视该地区。

祖贝迪告诉半岛电视台,该市已尝试”潜入”C区土地,并开发小型项目。

该市计划在C区建造一个运动场和操场,由于巴勒斯坦人缺少土地,萨尔费特的孩童没有玩耍的空间。

“我们和以色列士兵玩猫捉老鼠的游戏,”祖贝迪解释说。 “当他们从塔楼看到我们时,他们会下来迫使我们停止工作,所以我们在附近隐藏设备,一旦他们离开,我们再次返回以继续工作。”

该市已花费三年多的时间来平衡巴勒斯坦人希望发展的土地。

与此同时,以色列定居点在萨尔费特继续增长,现在数量赶超巴勒斯坦社区,而定居者人口几乎等同于巴勒斯坦人口,估计约为7.5万。

在这个过程中,萨尔费特的巴勒斯坦人对未来逐渐失去希望。

“当他们修建这堵墙并占据我的所有土地时,我无能为力,” 舒克尔告诉半岛电视台。 “这条火车线将是一样的,以色列将建造它,我们将被迫站在旁边眼睁睁地看着。”

“我们无法阻止他们。”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