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表示,第二波阿拉伯革命“不可避免”

2011年1月,埃及反政府活动分子在开罗与防暴警察发生冲突 [Ben Curtis / 美联社]
2011年1月,埃及反政府活动分子在开罗与防暴警察发生冲突 [Ben Curtis / 美联社]

多哈,卡塔尔–专家认为,在所谓的阿拉伯之春过去8年后,由于金融状况窘迫,城市化和失业率上升,该地区正面临另一阶段的反抗。

在2010年和2011年的暴动之后,几个阿拉伯领导人被废黜,还有一些掌权人岌岌可危。

一些地区专家在卡塔尔首都多哈(Doha)第12届半岛电视论坛上发表讲话时表示,改变在这个青少年比例最高的地区是”不可避免的”。

苏丹喀土穆大学社会科学教授穆罕默德•马哈古卜•哈龙(Mohamed Mahjoub Haroon)表示:”大规模失控的城市化,就业市场的压力等社会经济因素是导致阿拉伯社会青年期望值更高的主要原因。”

哈龙认为,市场力量,经济停滞以及不受控制和无计划的城市化是席卷中东和北非若干国家的阿拉伯之春背后的三大主要社会经济因素。

他认为,只要这些问题持续存在,改变阿拉伯社会现有统治秩序的企图也无法消失。

发言者还指出,该地区的”青春期”人群–预计阿拉伯世界4亿人口中约有一半低于25岁–是阿拉伯世界未来发展的另一个关键因素。

此外,严格压制的社会中缺乏自由和法治,这将导致阿拉伯社会出现另一个革命阶段,论坛的其他发言者预测说道。

暴力叛乱?

在2011年的阿拉伯之春,阿拉伯社会中冲突不断,突尼斯,利比亚,埃及,叙利亚,也门和约旦(Tunisia, Libya, Egypt, Syria, Yemen and Jordan)爆发反抗政权的活动,结果好坏参半。

虽然突尼斯避免陷入冲突,但叙利亚,利比亚和也门的叛乱暴力直线升级,并在区域和国际干预下变成内战。

在埃及,经历2012年选举之后,军队在一年之后重新掌权。而约旦的君主制能够通过短暂地妥协,直到安全通过阿拉伯之春风暴,从而避开了一条暴力道路。

卡塔尔大学社会学教授哈穆德•奥利马特(Hmoud al-Olimat)与哈龙一致认为,社会经济因素正在引领阿拉伯地区进入另一波类似于阿拉伯之春的反抗浪潮–如果不是更加暴力的话。

奥利马特比较了该运动与影响欧洲和其他地区其他运动的19世纪法国革命。

他还评论了该地区的革命打压活动,这由保守的阿拉伯君主国领导,试图巩固更多的权力和扭转阿拉伯之春后取得的进步。

然而,奥利马特认为,社会一旦打破对政权的恐惧,历史表明,尽管存在革命打压,革命将再次开始。

他说,青年人抱怨没有真正的发展和法治,这将决定阿拉伯世界的执政未来。

奥利马特警告说,除非进行政治和社会改革,否则该地区的统治令将冒着新一轮革命和暴力席卷该地区的风险。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