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的非洲人对新安置计划表示担忧

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在耶路撒冷总理办公室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作出手势 [Ronen Zvulun/路透社]
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在耶路撒冷总理办公室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作出手势 [Ronen Zvulun/路透社]
以色列的非洲寻求庇护者对特拉维夫与联合国达成的协议表示关切,该协议希望将寻求庇护者的一半安置到西方国家。

一些非洲移民和寻求庇护者告诉半岛电视台,他们仍然怀疑新计划是否能给那些留在以色列的人带来真正的改变。

4月2日,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办公室宣布,以色列与联合国达成了前所未有的共识,将重新在”如加拿大,德国和意大利等发达国家” 安置至少16250名非洲移民,而非在非洲。

该宣布几个小时后,内塔尼亚胡表示,他将暂停这项新计划,此举遭到其政府中的右翼分子谴责。

内塔尼亚胡于2日晚间在Facebook上发表文章称,他将搁置协议,直至他与特拉维夫南部的代表会晤。该地区分布有大量非洲寻求庇护者,以及内政部长阿里耶·德里(Arye Dery)。

德国驻以色列大使馆和意大利外交部向媒体表示,他们并未收到有关寻求庇护者的任何请求,这使事情进一步混乱。

新协议将允许那些留在以色列的人,主要是妇女和儿童能够申请庇护。
“作为协议的一部分,他们都将获得签证,以便他们能够以合法地位留在以色列,这非常重要,”难民署发言人威廉·斯宾德勒(William Spindler)在宣布协议后向半岛电视台表示说。

“如果他们害怕在原籍国受到迫害,他们将能够申请庇护;他们的情况需要评估。”

 “对于苏丹人来说,其比例也非常高。所以我们认为这些寻求庇护者中的大多数将有资格获得难民身份。”

‘我们还会受苦’

记者大卫·辛(David Sheen)批评该协议仅仅是推迟驱逐以色列境内的非犹太非洲难民。

“就像卢旺达和乌干达的协议一样,这项联合国协议对非洲难民来说,不是’胜利’。 1.6万名男性获得了正常生活的机会–这比他们在以色列获得的机会要多–但剩下的2.4万人将不得不在五年之内重新开始,”辛写道。

“在这些剩下的难民面临被驱逐的五年里,他们将缺乏被安置的社区支持,并在以色列领导人煽动的暴力事件下,成为更加脆弱的目标。 ‘协议’的相关报道没有提及旨在扭转其种族主义煽动行为的任何公共活动。”

许多非洲寻求庇护者对辛的担忧做出了响应。

“他们总是在改变他们的政策,所以幸福只会持续很短的时间,”27岁的海伦·基特内(Helen Kidane)说。

 “我们仍然害怕;我们无法得到这项协议会被实施的保证。”

“他们正在通过他们的政策让我们生活悲惨– 财务和心理上。在经济上,他们从难民中获得了34%的工资……但是自从我们抵达后,这里没有任何难民可以得到公共服务,”基特内说,她的孩子出生在以色列,但仍然和其他人一样被当作难民对待。

2005年,在以色列宣传其安全避难所和就业机会之后,非洲人开始逃往以色列。在2012年以色列完成埃及边界的屏障以防止更多人涌入之前,数万人越过沙漠边界。

今年32岁的弗里亚(Fria)因为害怕报复而改名,在家人2011年遇害后,她逃离苏丹,逃往以色列,她徒步穿越了沙漠。

因种族主义流行,作为非洲难民在以色列生活非常艰难;她遭受口头虐待,以色列人向她投掷物品,如鸡蛋和可乐。

弗里亚强调,与联合国达成的协议暂时分配5年居住权,之后,他们将再次面临同样的问题。与此同时,他们生活条件艰难。

“所有住在这里的家庭,都地位低下。即使是那些出生在这里的人,他们也没有健康保险,”弗里亚说。 “政府不为这里的儿童提供(基本)物品。家庭面临很多困难。”

“我们没有和以色列人一样的健康保险。即使我们(自己)支付,我们也不会得到很好的待遇。 ……如果有人病了,去了急诊室,他们不会给他提供治疗。”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