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伯与伊朗之间的关系 缺乏共同利益与宗派主义冲突

研究人员将海湾国家与伊朗之间的紧张关系归咎于双方缺乏共同利益以及战争冲突的存在(半岛电视台)
研究人员将海湾国家与伊朗之间的紧张关系归咎于双方缺乏共同利益以及战争冲突的存在(半岛电视台)
第12届半岛电视台论坛举办了题为”海湾国家与伊朗之间的合作、竞争与对抗可能性”的座谈会,多名研究人员和学者参与其中,座谈会期间,各与会人员表达了其对阿拉伯国家与伊朗之间关系的悲观情绪,他们认为,由于来自内外的多方面原因,阿拉伯国家与伊朗之间的关系将找不到”出口”。

德黑兰战略研究中心负责人柯汗·波兹克表示称,海湾国家必须拥有一个独立于美国的现实政策,从该地区的利益概念出发,该地区需要一个强大、稳定和安全的伊朗,而不是需要一个软弱的伊朗。

该负责人强调称,美国是造成该地区缺乏安全稳定的主要原因,美国经常推动海湾国家与伊朗进行对抗冲突,而不是推动双方进行合作,因为西方政体和以色列致力于为伊朗核协议增补新内容,此举仅对以色列的利益有所帮助,而对某些海湾国家并没有带来利益。

与此同时,德黑兰战略研究中心负责人强调称,伊朗非常清楚地知道,海湾危机为该地区进行了”洗牌”,并试图限制卡塔尔的成功,卡塔尔试图建立该地区各国之间的对话文化交流,而不是致力于近年来由外交转为热点的剧烈分化。

该战略研究中心负责人补充道,”在任何情况下,伊朗都将发挥自己的作用,而不管其他人的举动,因此,谁想要改变伊朗的行为,就必须改变其面对伊朗时的行为,值得注意的是,封锁国认为封锁不能解决问题,而西方国家则对伊朗实行了封锁,然而,伊朗保持自己的‘高傲’,与此同时,尽管遭遇封锁,卡塔尔仍然保持沉默。”

历史的负担

与此正相反,伊拉克战略研究中心相关负责人研究员阿卜杜拉·巴塞尔·侯赛因表示称,阿拉伯国家与伊朗之间的关系受双方影响的历史负担的制约,在阿拉伯人对伊朗实现历史性胜利以后,恐惧与担忧情绪一直不断主导着该地区,阿拉伯人担心伊朗人称霸该地区,而伊朗人则担心阿拉伯人再次称霸该地区。

人们不断质疑,阿拉伯国家与伊朗之间的关系为什么不能是基于睦邻友好和共同利益之上,值得注意的是,没有实现该梦想的最重要原因之一是,伊朗从伊朗国家的立场出发来处理与西方国家之间的关系,但却以伊朗革命的概念来对待阿拉伯人。

阿卜杜拉·巴塞尔·侯赛因解释称,伊朗正在出现一种缓和的趋势,阿拉伯国家与伊朗之间的关系开始朝着有利于双方共同利益的方向发展,与此同时,伊朗保守派人士的争端对象又返回了其最初的矛盾对象,这也就证明了,问题出在伊朗人身上,而不是出在阿拉伯人身上。

来自世界各地的研究人员和学者参加第12届半岛电视台论坛 [半岛电视台]
可能的境况

阿卜杜拉·巴塞尔·侯赛因表示称,阿拉伯国家与伊朗之间的未来关系有三种可能:第一,双方进入军事对抗阶段,这可能对双方均造成伤害,第二,双方关系维持现有状态,第三,双方的心态发生根本性改变,双方致力于组建一个包括阿拉伯国家、土耳其、伊朗在内的区域集团,旨在维护该地区的稳定性,并旨在保护自己免遭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及西方国家的勒索,免遭本国资金的枯竭。

另一方面,半岛研究中心研究人员哈瓦斯·塔基耶则表示称,只要伊朗利用脆弱时刻和阿拉伯国家的分裂来采取相关措施,或致力于在阿拉伯国家扩张自己的势力范围,那么阿拉伯国家与伊朗之间的关系就不可能得到改善。

 
与此同时,哈瓦斯·塔基耶补充道,伊朗正在与以色列合作,他们抓住任何一个机会,对阿拉伯人民的利益进行伤害,这使得阿拉伯国家与伊朗之间的对抗几乎是预料之中的事情,因此,要么伊朗尊重阿拉伯人的利益,并致力于减少紧张局势,要么伊朗努力承担危机加剧和陷入对抗冲突的后果。
 
毫无结果的冲突

另一方面,欧洲议会议员鲍里斯·扎拉表示称,伊朗人与阿拉伯人之间以宗教冲突为基础的持续性对抗,并不是为了获取经济利益,这正是欧洲新教徒和天主教徒普遍存在的情况。

该欧洲议会议员解释称,欧洲人能够通过建立民主和经济机构来控制他们的宗教冲突,这些民主和经济机构可以使得联盟的国家及其人民更愿意选择共同的利益,而不愿选择宗教冲突,因为宗教冲突毫无益处,该地区需要这样强大的民主和经济机构。

与此同时,该欧洲议会议员强调称,伊朗与沙特阿拉伯之间的宗教冲突毫无结果而言,沙特阿拉伯想要将什叶派从伊斯兰教派体系中驱逐出去,与此同时,伊朗试图通过武力来破坏逊尼派,由于双方之间的宗教冲突,阿拉伯国家与伊朗之间冲突很可能会再次升级。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更多新闻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