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疾女儿遭美国拒签:也门家庭已“绝望”

也门,纳吉布·奥马里与11岁的残疾女儿沙伊玛和另外两个女儿萨勒玛(8岁)和拉米亚(6岁)在家门口合影 [纳吉布·奥马里提供]
也门,纳吉布·奥马里与11岁的残疾女儿沙伊玛和另外两个女儿萨勒玛(8岁)和拉米亚(6岁)在家门口合影 [纳吉布·奥马里提供]
纳吉布•奥马里(Najeeb al-Omari)坐在家门前,皱起了眉,他说他的女儿患有严重的精神病,最近遭到了美国的拒签。

美国公民奥马里一直试图为他11岁的女儿沙伊玛(Shaima),他的妻子阿斯玛(Asma)以及另外两个女儿申请签证。因也门内战,沙伊玛患有严重的精神和身体残疾。

“我竭尽全力,把一切都卖了,求助于我认识的每一个人,”奥马里说道,把沙伊玛抱在腿上。她仰望早晨的太阳,嘴唇微微发亮。

“禁令让我们绝望,”他在视频通话中告诉半岛电视台。

“在这场战争中,我们完全无能为力,”他补充道,停下来移动她方格头饰的尖端,在刺眼的阳光下遮住她的眼睛。

成千上万的也门美国人面临着和奥马里家一样的困境,他们因为旅行禁令-通常被称为”穆斯林禁令”-由美国总统特朗普颁布–而被美国拒签,因此困在吉布提(Djibouti)几个月,或被迫回到被战火摧残的也门。

川普政府9月份发布的第三版旅行禁令获准全面生效,尽管受到法庭质疑。它限制了5个穆斯林占多数的国家国民-伊朗,利比亚,索马里,叙利亚,也门(Iran, Libya, Somalia, Syria, Yemen) –以及委内瑞拉和朝鲜(Venezuela and North Korea)的部分人-前往美国。

特朗普政府认为,这些限制旨在针对那些在美国未来移民审慎评估中对美国安全构成威胁的国家。然而,人权组织和其他人认为,它极度针对穆斯林。

本周,最高法院将在6月份的裁决中听取最终争议,以对该禁令提出质疑。

对于那些试图逃离也门的人来说,这些限制的成本相当可观。

据申请家庭及其律师称,虽然等待时间被延长,但大多数签证申请实际已被拒绝。

据美国国务院向路透社提供的数据显示,仅2017年12月至2018年1月期间,只有大约100个豁免资格–即对需要紧急医疗护理的申请允许进行逐案评估,因这种情况下拒绝会导致”过度困难”。

奥马里家不是其中一员。

吉布提之旅

自从2010年获得美国公民身份以来,这位39岁的父亲除了在加利福尼亚州的加油站工作之外,就是与他的妻子和三个女儿呆在一起。

 
“女儿们能在也门长大,我很高兴,沙伊玛的状况稳定,一切都很好,”奥马里告诉半岛电视台。
 
但在沙特领导盟军于2015年发起军事行动之后,他决定是时候把家人带到美国。

“为沙伊玛提供医疗救治变得越来越困难,许多医生离开了也门,而她依赖的药物已没法供给,”他解释说。

 
由于胡塞武装与沙特支持部队之间的战斗,美国驻萨那使馆于2015年2月关闭,奥马里不得不带着家人前往吉布提(Djibouti)申请签证。
像许多也门人一样,奥马里不得不卖掉一切,并在美国贷款,背上数千美元的债务。

“我知道为了律师和旅行的花销,我需要一大笔钱,我日夜工作,尽我所能,”他回忆说,一位驻吉布提的美国知名律师只是看一眼他的案子,就曾向他收费1.2万美元。

相反,奥马里曾寻求纽约移民顾问的帮助。

莫西尔•法特赫伊(Mosheer Fattehey)建立了Facebook页面,为向美国移

民的也门人提供建议。

“我们每天都能收到数千个来自也门的咨询,他们需要签证申请的帮助,所以我建立了这个页面来帮助和指导尽可能多的人,” 法特赫伊通过电话告诉半岛电视台。

“当他(奥马里)联系到我时,我向他告知豁免计划,并告诉他由于沙伊玛的医疗状况,他家人获得签证的机会比其他人高。”

为了到达吉布提,五口之家首次经历了10个小时的旅程,途径多个军事检查站到达亚丁。但是在11月5日,他们抵达的那天晚上,利雅得发射导弹导致机场关闭,从亚丁直飞吉布提的航班取消。

他们飞往另外两个目的地–苏丹,喀土穆和埃塞俄比亚,亚的斯亚贝巴–然后到达吉布提。每站都增加了一周的时间,这原本只需要两个小时的飞行时间。

但对奥马利来说,法特赫伊的话给了他动力:”他给了我希望,而我所需要做的,就是为了沙伊玛而不遗余力。”


由于吉布提缺乏足够的医疗设施,沙伊玛的状况急剧恶化 [纳吉布•奥马里提供]

拒绝和失望

非洲之角的小国吉布提现在有超过4万名也门人,后者逃离了饱受战争蹂躏的国家。

 
尽管吉布提本身经济状况惨淡,但该国人民和政府真诚地欢迎也门人,并认为他们是可以推动该国经济增长的团体。

吉布提的生活成本非常高–每个月平均为4千至5千美元,满足家庭的基本需求–许多也门人被迫返回他们饱受战争蹂躏的国家。

“当我们到达吉布提的时候,一切都变得更加艰难,”奥马里说,他回忆起,一个空无一物的公寓月租金需要1千美元。

奥马里称,在吉布提最困难的是炎热以及沙伊玛缺乏医疗服务。 “气候的炎热,沙伊玛无法获得医疗服务,让我们的生活变得更加艰难。”

奥马里的妻子阿斯玛告诉我们说,尽管部分药物在吉布提和也门无处可寻时,他们能够搞到一些,但他们没办法获得她需要的其他东西。

阿斯玛告诉半岛电视台说:”在吉布提,沙伊玛整整一个月不能吃药,”她告诉半岛电视台。 “她的癫痫发作每天都变得更糟,它伤了我的心,当我看到她受了伤。”

在第一次尝试失败后,奥马里于二月初再次访问美国使馆,提交了他的申请。那时候,沙伊玛已经遭遇食道感染,她的整体健康状况急剧恶化。

“沙伊玛是如此不适,她甚至无法吃东西,我们正在通过滴管给她喂食,或给她喝牛奶,”奥马里说。

“但是,尽管如此,在我们的(奥马里和妻子)心目中,这是我们能够为她提供所需医疗之前的最后一次推动。”

但在签证面谈的那天,困境没有得到任何解决。尽管奥马里以为由于沙伊玛的医疗状况,签证会获得批准,但他被拒绝了。

“考虑到‘公告’规定,您的案件将不会获得豁免,”拒绝文件上写着。

 
“我一走进面试室,手里抱着沙伊玛,使馆工作人员就把我的申请退回给我,并通知我,该申请已被拒绝,”奥马里说。

“他甚至没有看过我们。我在他身上,感受不到任何怜悯。”

当我台就奥马里及其家人的案件联系到相关人员时,一位美国国务院官员告诉半岛电视台,无法就个别案件发表评论。

这位官员表示,领事官员可以在以下情况,”批准豁免并授权签发签证:a)拒绝入境会造成不必要的困难; b)他或她的入境不会对美国国家安全或公共安全构成威胁;以及c)他或她的入境符合国家利益。”


根据特朗普政府禁令,多国移民在没有得到充分审查的情况下,就已被限制 [Ali Owidha / 路透]

‘随机选择’

根据法特赫伊的说法,最近几个月,只有少数也门人获得签证。

“虽然奥马里的案子里,他女儿生病,患有残疾,但他的申请甚至完全没有被考虑,但我知道,有些人通过豁免方案获得了签证,但没有通过的资格。”他补充道。

 
“看起来,好像这个过程是随机的,任意的。”

据国务院称,领事官员”仔细审查过每个案件,以确定申请人是否受到该公告的影响,如果是,该申请是否符合豁免条件”。

在接到使馆的决定后,奥马里提出上诉,但在吉布提等待几个星期后,显然,他将不得不返回也门。

“沙伊玛正在从我们身边溜走,我花了我所有的钱,还借了更多钱,我们别无选择,只能回到我们试图远离的战争和毁灭之中,”他说。

对于沙伊玛的母亲来说,最高法院关于禁令的决定是她家人抓住希望的
最后一根稻草。

“我希望我们能去美国,为沙伊玛提供她需要的关怀和关注,”阿斯玛说。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