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如何剥夺巴勒斯坦抵抗的“人性主义”

إصابات في مواجهات بين الفلسطينيين والاحتلال في فعاليات مسيرة العودة.. والجيش الإسرائيلي يهدد بقمع محاولات المس بالسياج الأمني على الحدود
[半岛电视台]

一名巴勒斯坦事务、拉丁美洲研究员兼博主近日就以色列侵犯巴勒斯坦权利评论称,国际社会有一种标准的方式与以色列这些违法行为相互作用,主要取决于压制措施是否突出,以及是否符合先前的定罪模式。其结果是意识的选择性,即选择监禁巴勒斯坦儿童、房屋拆除、定居点扩张和强迫流离失所来作为国际社会徒劳的批评和谴责对象。

研究员拉莫纳·瓦迪表示,当谈到其他措施,即那些直接表明以色列打击巴勒斯坦抵抗和消灭巴勒斯坦的意图的措施时,人们却沉默不语。她提到2月初发生的一件事,一名在东耶路撒冷遇害的以色列士兵的父母告诉以色列议会内政事务委员会称,必须将巴勒斯坦人的遗体永久地被扣留,或丢于”海中”,作为威慑。同样,当时该委员会主席Yoav Kish在委员会内重申了这一要求,并提到美国将基地组织领导人本拉登的尸体丢到海里的举措。

她认为,Yoav Kish关于上述美国故事的陈述带有不同目的,包括增强以色列主要盟友之一(美国)的行动力,同时利用”恐怖主义”的类比来污蔑巴勒斯坦反对占领的抗争,这是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以安全问题为借口多次使用的策略。

“以色列实际掌握并习惯这种国际难以回应的持续违反行为。房屋拆毁,强制流离失所被划分为广泛的难民问题,而拒绝基本抗议则被置于人道主义议程框架内。”

瓦迪批评国际社会偏袒以色列的回应,称这种行为致使以色列政府能够扩大其安全战略和压制措施。例如,2016年2月,以色列教育部长纳夫塔利•贝内特呼吁”将巴勒斯坦反占领战士埋在秘密坟墓里,并拆除其原籍村庄的所有住房。”

瓦迪评论说,贝内特的言论应该放在这样的背景下解读,即以色列持续拒绝将巴勒斯坦人的尸体交回死难者家属。她说,保护数以千计的以色列暴力行为需要殖民实体来剥夺巴勒斯坦人抵抗的”人性主义目的”;同样,对于以色列来说,模糊巴勒斯坦武装抵抗的背景至关重要,并且国际社会已急于效仿。

关于抵抗的定罪问题,瓦迪认为,以色列实际掌握并习惯这种国际难以回应的持续违反行为。房屋拆毁、强制流离失所被划分为广泛的难民问题,而拒绝基本抗议则被置于人道主义议程框架内,加沙情况的恶化则被描述为”不适宜居住”。与此同时,那些直接参与抵抗的巴勒斯坦人则被定罪至”不存在人性”的程度。

最后,她批评道,以色列袭击巴勒斯坦人,煽动国际社会消灭巴勒斯坦抵抗人士,声称巴勒斯坦人抵抗违反人权,但这些行为并没有引起国际社会的愤慨。不过她表示,从国际角度来看,这种沉默是在预料之中。如果没有国际集体行动,以色列掩盖巴勒斯坦人抗争的意图则会实现,巴勒斯坦的抵抗将被永远忘却。

来源 : 英国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