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爆发“互联网内战”

dd
4月16日,俄罗斯当局开始封锁通信应用程序Telegram [Dado Ruvic / 路透]

当叶夫根尼(Evgeny)第一次听说俄联邦通信监管局(Roskomnadzor)要封锁流行的通讯应用Telegram时,这让他想到一个苏联时代的口号。共产党说:”必须完成!”共青团-党的青年派-回应道:”好啊!”

他解释说,今天政策的执行不需要太多的考虑,就像苏联时代一样。 “感觉好像这样做的是一群无知的人,不懂任何事,也没有咨询任何专家,”叶夫根尼说,他因为担心当局的恐吓,而提及隐匿他的第二个名字。

4月16日,俄联邦通信监管局试图封锁Telegram,因为该公司未能遵守俄罗斯信息传播的相关法律。但是当该俄罗斯互联网监管部门告诉该移动运营商限制应用的访问服务时,Evgeny和其初创公司的团队已经建立了代理服务,以确保内部通信聊天和公司渠道的继续运转。他说他和其团队不会弃用该应用程序。

对于代理服务器的使用,俄联邦通信监管局必须扩大封锁范围,这将无意中影响到其他公司的IP地址。

“(俄联邦通信监管局)设法封锁了(其他行业),超市的收银员不得不停止工作。想象一下,我去商店,但因为俄联邦通信监管局,我无法购买食物,” 叶夫根尼告诉半岛电视台说。

“附带损害”引发整个俄罗斯群体的愤怒,甚至招致政府官员的批评。

俄联邦通信监管局的活动进展一周后,它非但没有彻底封锁该应用,反而使其更受欢迎。实际上,民众对于该监管机构的不满以及该应用用户对此举的蔑视,使部分俄罗斯人认为该国爆发了”互联网内战”。

杜罗夫与系统

俄联邦通信监管局和Telegram之间的对峙可以追溯到2017年6月,当时该通信审查机构发布了一封公开信,称该应用违反了俄罗斯 “信息传播组织者”的相关法律。

该监管局要求该公司上交加密密钥,以便安全机构可以访问用户消息。在俄罗斯出生的Telegram首席执行官帕维尔•杜罗夫(Pavel Durov)回应说,应用程序中使用的加密技术不允许其创建者访问这些密钥。

最终,俄罗斯法庭判决该监管局胜诉,允许检查员继续封锁该应用。

Telegram抢先行动,此前已推出了代理选项,使用户能够使用来自别国的IP地址登录,从而避开地理封锁。

大多数用户对半岛电视台说,他们已启用了该选项; 其他人,如叶夫根尼,安装了自己的VPN服务,这不仅允许用户从其他国家登录,还可以加密他们发送的数据。

杜罗夫的代理律师帕维尔•奇科夫(Pavel Chikov)预见到俄罗斯公众的负面反应风暴,他于4月16日在该应用上发布动态:”互联网内战已经开始。”

一周中,俄罗斯的应用用户和媒体表示,他们可以继续使用该应用程序,没有问题。

杜罗夫还发布说,没有发生”用户参与度的大幅下降”,并且为了支持”互联网自由”,他将开始向”运行socks5代理和VPN的个人和公司”发放比特币的赠款。

附带损害

据反审查的非政府组织Roskomsvoboda(取Roskomnadzor的形近词,意思是通信自由)技术总监斯坦尼斯拉夫•沙基洛夫(Stanislav Shakirov)称,由于制作精良的架构,Telegram成功应对了压力。

“(该应用的设计师)已建立了应用程序链接的服务器轮换,这使监管局很难阻止它,” 斯坦尼斯拉夫解释说。

“当监管局请求移动运营商阻止一个IP地址时,该应用已经转移到另一个IP地址上了。”

VPN和代理服务的使用也有所帮助。他说,流向VPNlove.me的网站的流量增加了15-20倍,这是Roskomsvoboda创立的VPN服务使用指南。

为了阻止大量的IP地址(在4月19日达到2千万),该监管机构遇到了另一个问题:与Telegram使用相同IP地址的其他服务的中断。

本周中旬,有报道称,各公司在线业务遇到困难:从Viber和出租车服务Gett等国际公司,到俄罗斯订票服务Kupiblet以及Diksi等超市连锁店。

该监管局的新闻办公室在致半岛电视台的声明中表示,”大部分已宣布的网站功能中断是由于其他原因,与针对Telegram的措施完全没有关系。”

俄罗斯用户访问谷歌搜索引擎(Google)也受到限制。

对中断日益增长的不满促使俄罗斯总统普京的互联网顾问基里门柯(German Klimenko)表示,该监管局应为其造成的问题道歉。

“颠覆和游击战术”

打击该移动应用也产生了一些意想不到的后果。俄罗斯媒体RBC报道,上周早些时候,该应用在俄罗斯的流量增加了,并且其在安卓应用商店的下载量比前一周增加了一倍。

22日,许多俄罗斯人,如叶夫根尼,接到Telegram首席执行官的电话,后者呼吁其加入对该公司的支持,将纸飞机扔出窗外–这是引用该应用的图标。这场声援运动的视频在社交媒体上流传。

根据活动人士亚历山大•布鲁森塞夫(Alexander Brusentsev)的说法,封锁鼓励他们了解代理和VPN服务,提高部分俄罗斯人的技术素养,否则他们不会有这样的想法。它还驱使一些人抵制该监管局的审查工作。

“人们觉得,看通信监管局如何去做不可能的事情是很有趣的,他们觉得为确保这种情况继续下去而提供帮助就更有意思了,”他告诉半岛电视台。

布鲁森塞夫自己在2017年也遇到到过监管局的问题,后者指责他篡改”封锁”网站的要求。

整个上周,该监管局网站间歇性无法使用。

当被问及俄罗斯是否确实存在”网络战争”时,该局新闻办公室回应说:”该监管局正在采取一系列措施,以履行俄罗斯联邦法院对一家无视俄罗斯法律的公司的裁决”。

中国式’防火墙’

这并不是俄罗斯企业家杜罗夫开发的产品第一次受到争议。2006年,他创立了社交网络VKontakte(In Contact),后者很快主宰俄罗斯市场。

8年后,他辞去首席执行官的职务并离开俄罗斯。杜罗夫声称,他是被迫离开的,因为他拒绝关闭俄罗斯反对派活动人士阿列克谢•纳瓦尔尼(Alexey Navalny)在VKontakte上的账户。

这也不是10年前成立为独立机构的该监管局第一次封锁通讯软件。

根据沙基洛夫的说法,俄罗斯当局可能会在实行更大的封锁之前,用Telegram作为测试。

他说:”我们的政府希望采用中国的模式,即所有西方服务都由当地主权服务取代。他们已经开始使用Telegram,但还不能称为主流服务。”

他表示,如果俄罗斯建立中国式 “防火墙”的计划不断推进,Facebook等IT巨头可能会面临”失去俄罗斯市场,或失去声誉”的艰难选择。

但是该监管局对Telegram的封锁行为,以及对互联网更大控制权的追求,可能会对俄罗斯企业产生深远的负面影响。

多年来,他观察到资本流失成为显著趋势,因为许多西方国家注册公司希望避免俄罗斯多变的法律制约。

“我们对国家这种(决定)感到厌倦:让我们封锁这个,或者让我们禁止那个,”他说。 “干脆让我们像没有互联网的朝鲜人民一样生活吧。”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