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巴嫩人会在议会选举中投票吗?

许多黎巴嫩人对5月6日的选举兴趣寡然 [路透社]
许多黎巴嫩人对5月6日的选举兴趣寡然 [路透社]

贝鲁特,黎巴嫩–黎巴嫩上一次议会选举在九年前。

自那时以来,该国的执行机构空置两年,坐看议会两次任期过去,又目睹了总理突然辞职,以及突然撤回辞职。

去年夏天通过的新选举法避开了该国的重大的政治僵局,该僵局有可能导致该国失去议会–该法案规定了投票截止日期为2018年5月。

但是,随着该国准备启动新的选举法,许多黎巴嫩人对5月6日的议会选举表示怀疑,兴趣寡然。

政治分析人士约瑟夫•巴鲁特(Joseph Bahout)在最近的一篇文章中写道,黎巴嫩正迈进”1990年年战争结束后最愚蠢的选举之一”。

巴鲁特称,即将举行的选举承诺”缺乏革新意义的改变”,并且不提供”重要的政治计划,以动员选民的注意力”。

但是,政治分析家哈利姆•谢巴雅(Halim Shebaya)告诉半岛电视台,由于”上轮选举过后,时间流逝”,观察人士们要想认为即将举行的选举有意义,的确”困难”。

“九年来,地方,地区和国际变化如此之大,在很多问题上的黎巴嫩公众立场仍有待观察。”

黎巴嫩动荡的政治十年正值100多万逃离叙利亚冲突的难民的涌入,这造成贝鲁特市民涌上街头以及重大军事行动的发动,后者旨在清除该国偏远边境地区的ISIS战斗人员。

谢巴雅说:”由于国内事态严峻,毫无疑问,各方对于目前议会中的各党派表现深怀不满。”

“这个价值数百万美元的问题是,选民将如何处理这种不满。”

‘三种选民’

政治分析人士巴沙尔•哈拉比(Bachar El-Halabi)将黎巴嫩选民概括为三大类。

他指出,首先是直接从传统政党”体系”中直接受益的”传统选民”。

第二类选民想要为”替代选择”投票,至少在理论上,这”主要来自所谓的公民社会”。

据哈拉比称,第三类是已经”放弃”并抵制选举的黎巴嫩人。

许多黎巴嫩公民在与半岛电视台的沟通过程中,表达了对该国事态的挫折感。大多数人表示怀疑,即将举行的选举是否能为这个国家带来真正的变化。

不过,许多人表示,他们会投票。

外科医生马尔万•塔巴尔(Marwan Tabbal)表示,他参加了2015年主题为#你臭死了(#YouStink)的示威活动,这是一场大规模民众运动,抗议该国糟糕的垃圾处理系统。

“我很失望,现在我回头看,我觉得自己是一个白痴,” 塔巴尔说。 “什么都不会改变。”

然而,塔巴勒表示他很可能会投票,”这是为了保留一些东西。”

“我支持总统,”塔巴尔说,他指的是自由爱国运动(FPM)的创始人米歇尔•奥恩(Michel Aoun)总统。

FPM是该国最大的基督教党派,目前在128人的议会中拥有19个席位。

“我们费劲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让这个人担任了总统,我们需要支持他,”他补充说,指的是该国从2014年到2016年国家元首离开的为时29个月的僵局。

‘zuama’ 文化

社交媒体专家努尔•哈希姆(Nour Hachem)表示,她对现有候选人和政党 “非常失望”,但作为黎巴嫩公民,她觉得”有责任”履行公民义务。

哈希姆表示,她将投票支持一个在南方代表性很小的党派,者不是出于意识形态方面的信念,而是抗议两个主要政党的传统地区主宰。

“这是我们的权利,在没有任何政党帮助的情况下,我们应该可以行使这些权利。”

据哈希姆说,”这不仅是(选民)的教育和政治意识,而是一种文化”。

“这是我们的文化:为zuama投票,”他说,这是黎巴嫩地区当地教派领导人的专门术语。

会计师穆罕默德•阿巴斯(Mohamed Abbas)说:”黎巴嫩就是这样分裂的,我们的父母还在遭受这种痛苦,我们现在也在遭受痛苦;如果我们不对此采取行动,明天,我们的孩子也将会受到影响。”他投票支持一个独立的政治运动。

“他们倾倒垃圾,我们不能就此发表任何评论……他们以牺牲人民为代价,申请到(数十亿)负债,我们不知道他们把这笔钱花在了哪里。”

“人民被这样分裂,我们无能为力。所有党派都有受益者,而人民不能反抗他们。”

复杂的法律

鉴于新选举法复杂,对选民投票率的预测更加困难,这部选举法也是首次被测试。

所谓的”1960年法律”基于少数服从多数的投票制度,而2017年6月的新法引入了比例代表制。

政治家承诺,这将允许传统上边缘化的少数派获得席位,并且会改变议会集团的宗派构成,从而削弱主要政党的历史性霸权。

根据这项法律,根据政党和各联盟在黎巴嫩27个街区提出的候选人名单,席位将按比例分配。

但该法对其他地方使用的传统比例制度进行了调整:优先投票。

预计,现在选民将投两票:一个投给候选人名单,另一个投给他们最青睐的单一候选人。

通常情况下,比例投票制会增加选民投票率,因为它可以确保更好的代表性,主要针对边缘化社区,政治分析人士萨米•纳德(Sami Nader)解释说。

但是,将比例投票系统与一人一票的系统混合在一起”扼杀了原本的效果,并且抵消了两个投票系统的优势,”他说。

虽然选民不需要优先投票,但如果他们这样做,他们最喜欢的候选人必须被列入他们选择的名单。

纳德说:”真正的战斗是(现在先被)列入名单之内,而竞争在于优先选票。”

“选民们能感觉到这一点。他们会告诉你,他们想要X候选人,但他们不想要整个名单,这不是选举(投票)的动机。”

自由艺术家玛丽亚•阿什卡尔(Maria Ashkar)表示赞同。 “我应该可以为一个人投票,而不是为10个人。这就像你想结婚的人,你并不想和多人结婚,比如他们的整个家庭……我觉得这是完全不公平的,”她说。

“我觉得,我应该有权投票给任何我想要投票的人,而不需要列出整个名单。”

‘不同类型的竞争’

由于这种混合制度,出现的候选名单并不能遵循划分政党和教派的传统断层线。

在一些地区,传统的反对党联合达成”联盟”名单,这增加了复杂性。

但在其他地区,议会专家拉比•凯斯(Rabih Kays)指出,同一党派也会相互对立。

“想象一下,共和党人和民主党人依靠绿党,”凯斯说。

“这在你的脑海里能解释清楚吗?在黎巴嫩,这就可以。没有人反对任何人,也没有人支持任何人。”

“这是不同类型的竞争,是对角线,同时是水平线。”

尽管在新法案通过后。他支持这项新法律,但纳德现在说,他看到了新法在最近竞选周期中的影响,他认为该法阻碍了改革。

他说:”我认为人们会投票选择一个人,而不是一整个计划。这无法为改变带来动态。”

哈拉比同意,并补充说道,参加即将举行的选举将等于”确认一个政治阶级的目标是通过选举进行自我更新,并重新获得其合法性,尤其是在非
法延长2009年议会的两次任期后。”

“我不想给他们这种合法性,”哈拉比说,并补充说,他不会投票。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