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宾博物馆通过战争追溯逝去的部落亲属关系

哥打巴托博物馆收藏着棉兰老岛几百年历史的战争器具 [JC Gotinga / 半岛电视台]
哥打巴托博物馆收藏着棉兰老岛几百年历史的战争器具 [JC Gotinga / 半岛电视台]

菲律宾,北哥打巴托(North Cotabato) –参观者在全新的哥打巴托博物馆开始参观之前,会先观看一段短片。

与一般的好莱坞卡通电影相比,短片看似粗略了些,但观众享受这个迷你影院。

它讲述了伊斯兰教传至菲律宾最大的南部岛屿棉兰老岛(Mindanao)时,两个忠诚兄弟的传说。

其中之一,塔布纳维(Tabunaway)选择接受新的信仰,而另一个,玛玛卢(Mamalu)坚持他的传统信仰。

他们分道扬镳的方式最终引发了激烈冲突,直至今日,他们的后代还在为此分裂。

据非政府研究组织称,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已有超过10万人死于棉兰老岛的连续战争中。

冲突还为该地区带来约140亿美元的经济损失。

尽管棉兰老岛的暴行常常被归结为该国北部岛屿的本土”摩洛”穆斯林和基督教定居者之间爆发的冲突,但现实情况要复杂得多。

还有第三个声音-棉兰老岛原住民(Lumad)-陷入其中。

棉兰老岛原住民是由100多个不同部落组成的土著群体。

在神话中,他们是玛玛卢的后裔。在伊斯兰教成为低地的主要宗教时,玛玛卢移居高地。

棉兰老岛原住民本性温和,崇尚简单的生活,接近大自然。

长期以来,由于遭受政府歧视和忽视,他们极度贫困,容易受到各种虐待,包括其祖先土地被篡夺。

棉兰老岛原住民被迫加入冲突。

去年7月,菲律宾总统罗德里戈•杜特尔特(Rodrigo Duterte)在一次公开演讲中表示,他将”炸毁” 棉兰老岛原住民的学校,因为这些学校”传播颠覆性的想法”,该组织支持共产党的反政府武装部队–新人民军(NPA)。

在哥打巴托博物馆的就职典礼上,杜特尔特的和平顾问杜雷扎(Jesus Dureza)说:”超过70%的新人民军成员来自棉兰老岛原住民。”

政府最近重新开放了与共产党反政府武装分子进行和平谈判的渠道,杜雷扎将棉兰老岛原住民与他们结合起来并不一定是一种控诉。

许多棉兰老岛原住民领导人否认对新人民军的支持,但他们不能否认,近年来他们一直联合小军队为自己的事业而战。

虽然哥打巴托博物馆以三个角度讲述历史–穆斯林,基督教和兰老岛原住民的故事–但它突出了兰老岛原住民的特征,不仅因为它是其中最不为人所知的,而且它也是最古老的。

“每个人都曾是兰老岛原住民,”博物馆联合策展人安东尼奥•蒙塔尔万(Antonio Montalvan)说,”我们希望哥打巴托人永远记住,他们都有相同的起源。”

当游客在博物馆看到棉兰老岛几百年历史的武器和工具时,他们应该记住,这些都是破碎誓言的象征。

如果他们在参观开始时,注意到了动画电影的话。

在分道扬镳之前,塔布纳维(Tabunaway)和玛玛卢(Mamalu)达成了一个和平协议–尽管他们的信仰已经不同了,但他们将永远是兄弟。

博物馆提醒其后代–履行诺言。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