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萨德如何进行暗杀

摩萨德的攻击对象是巴勒斯坦,叙利亚,黎巴嫩,伊朗以及欧洲的领导人和行动者 [EPA]
摩萨德的攻击对象是巴勒斯坦,叙利亚,黎巴嫩,伊朗以及欧洲的领导人和行动者 [EPA]

在马来西亚首都吉隆坡(Kuala Lumpur)被杀害的35岁巴勒斯坦科学家法迪•巴塔什(Fadi al-Batsh)揭露了一项秘密计划,即以色列对巴勒斯坦人进行有目的的杀戮。

巴塔什在前往马来西亚攻读同一科目的博士学位之前,曾在加沙学习电气工程。

他专门从事电力系统和节能方面的工作,并在这一主题发表过多篇科学论文。

加沙的哈马斯表示,巴塔什是该组织的重要成员,并指责以色列摩萨德情报机构是该事件的幕后真凶。

哈马斯称巴塔什为”忠实”的成员,并说后者是”巴勒斯坦青年科学家”,做出了”杰出贡献”并参加了能源领域的国际论坛。

巴塔什的父亲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采访时说,他怀疑摩萨德是幕后真凶,并呼吁马来西亚当局尽快解开”暗杀”的阴谋。

根据以色列调查记者,以色列情报专家之一,罗南•伯格曼(Ronen Bergman)的说法,巴塔什谋杀案彰显了摩萨德行动的所有特征。

“事实上,凶手使用摩托车杀死目标,这在以前的许多摩萨德行动中已被使用,并且远离以色列,杀人手法干净,专业,显示出摩萨德的参与,”伯格曼告诉半岛电视台电话。

确定目标

确定以色列情报机构暗杀的目标,通常需要经过体制和组织步骤,比如,摩萨德内部,以色列更广泛的情报界以及政治领导层。

有时目标是由以色列国内和军队服务的其他机构确定的。

例如,通过跟踪哈马斯的以色列军事和情报机构内的单位搜集情报,将巴塔什确定为目标。

以色列其他情报行动和以色列全球间谍网络也可以发现巴塔什。

消息人士告诉半岛电视台,加沙,伊斯坦布尔(土耳其)和贝鲁特(黎巴嫩)之间的哈马斯通信受到以色列情报网络的严密监控。因此,最初很可能是通过这些渠道锁定巴塔什的。

不愿透露姓名的巴塔什的朋友对半岛电视台说,巴塔什没有隐藏他与哈马斯的联系。

“他因与哈马斯的关系在巴勒斯坦社区闻名,”一位朋友说。

暗杀过程

一旦巴塔什被确定为目标,摩萨德就会评估可用的情报,以决定是否应该杀死他,杀死他的好处是什么,以及杀死他的最佳方式。

一旦摩萨德的专业小组完成了对目标档案整理,它就将其调查结果发送给情报服务委员会的负责人,该委员会由以色列情报组织的负责人组成,并以其希伯来语首字母缩略词VARASH或(Vaadan Rashei Ha-sherutim)为人所知。

VARASH只会就具体操作参与讨论,并提供意见和建议。

但是,它没有合法权限批准行动。

只有以色列总理才有权批准这样的行动。

伯格曼说,以色列总理通常不愿出于政治原因作出决定。

伯格曼说:”总理经常会邀请一两个其他部长来批准决定,这通常包括国防部长。”

一旦获得批准,摩萨德进行便会规划和执行该行动,这可能需要数周,数月甚至数年的时间,具体取决于目标。

凯撒利亚小组

凯撒利亚是摩萨德内部的秘密行动分支,负责主要在阿拉伯国家和世界各地安插和管理间谍。

该小组成立于20世纪70年代初,其创始人之一是以色列著名间谍迈克•哈拉里(Mike Harari)。

凯撒利亚利用其在阿拉伯国家和中东地区的庞大间谍网络,收集信息并对当前和未来目标进行监视。

然后,哈拉里建立了凯撒利亚最致命 小队,以希伯来语命名为Kidon(”刺刀”),由致力于暗杀和破坏行动的职业杀手组成。

通常情况下,Kidon成员来自以色列军方,包括军队或特种部队。

在吉隆坡杀死塔巴什的可能就是Kidon成员,消息人士告诉半岛电视台。

摩萨德不仅针对巴勒斯坦领导人和行动者,其针对范围也包括叙利亚,黎巴嫩,伊朗和欧洲。

有针对性的查杀行动

凯撒利亚等同于中央情报局的特别活动中心(SAC),该中心在2016年重组和更名之前,曾被称为特别活动处。

中央情报局通过其特别行动小组(SOG)–这是特别活动中心的一部分,与摩萨德的Kidon小队有相似之处–进行绝密准军事任务–包括有针对性的杀戮行动。

伯格曼写道,直到2000年–在被占领的巴勒斯坦领土的第二次起义开始,以色列已进行了500多起暗杀行动,造成1千多人死亡,其中包括目标和旁观者。

在第二次起义期间,以色列进行了1千多次行动,其中168次成功,他在书中写道。

此后,以色列至少又进行了800次行动,旨在杀害加沙地带和国外的哈马斯平民和军事领导人。

阿拉伯 -摩萨德合作

摩萨德与一些阿拉伯情报部门保持正式的组织和历史联系,特别是约旦和摩洛哥间谍机构。

最近,鉴于该地区的联盟变化以及非国家武装行为者的威胁不断增加,摩萨德扩大了与阿拉伯情报机构的联系,包括一些阿拉伯海湾国家和埃及。

在中东地区,摩萨德在约旦首都安曼维持着一个区域中心。

当摩萨德在1997年试图在阿曼刺杀当时的哈马斯领导人时,向后者的耳朵喷了一剂致命剂量的毒药,已故国王侯赛威胁称将关闭间谍机构在安曼的站点并切断约旦-摩萨德关系,来促使以色列提供拯救该领导人生命的解毒剂。

伯格曼在书中援引摩萨德消息人士的话称,当时约旦的间谍负责人萨米•巴蒂希(Samih Batikhi)将军对摩萨德很生气,因为他对暗杀阴谋并不知情,而原本他是想要共同策划这次行动的。

根据伯格曼的研究,自20世纪60年代以来,另一个与摩萨德保持紧密联系的阿拉伯国家是摩洛哥。

“摩洛哥从以色列那里,收到宝贵情报和技术援助,并且作为交换,(已故国王)哈桑允许摩洛哥的犹太人移民到以色列,摩萨德可以在其首都拉巴特设立永久性驻地,在那里,它可以监视阿拉伯国家,”伯格曼写道。

这一合作于1965年达到顶峰,在拉巴特举行的阿拉伯联盟首脑会议期间,摩洛哥允许摩萨德窃听阿拉伯国家元首及其军事指挥官的会议室和私人会议室。

当时召开的这次首脑会议旨在建立一个阿拉伯联合军事指挥部。

CIA和摩萨德手段

与摩萨德和其他以色列情报机构不同,这些机构在决定谁杀人方面有很大的回旋余地,美国中央情报局采用多层法律程序,这涉及中情局总法律顾问办公室,美国司法部和白宫法律顾问办公室。

中央情报局能否执行有针对性的杀人行动,最终取决于总统的批准授权书。该授权书通常是由中央情报局法律顾问办公室和司法部起草的法律文件。

总统认定授权,为中央情报局可以执行其目标暗杀任务提供了法律权力。

据估计,前美国总统奥巴马曾授权约353起针对性杀人行动,并主要是以无人机袭击的形式。

乔治•布什曾授权约48次针对性杀人行动。

法律程序

前中央情报局高级官员在匿名情况下告诉半岛电视台, “中央情报局不会决定杀谁”。

“法律程序让中情局很难因为该局认为他是个坏人就杀死他,”他说。

中央情报局的大多数针对性查杀行动都涉及无人机袭击,并且是根据总统的授权进行的。

前中央情报局行动官员罗伯特•贝尔(Robert Baer)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采访时说:”白宫必须签署有针对性的杀戮行动,尤其是高价目标。”

“然而,如果这一行动是在阿富汗或伊拉克等战场进行的,那么情况就不是这样了,现场军官有更多的法律空间来进行针对性杀戮。”

据知情人士透露,在摩萨德,任何目标性暗杀都有更为宽松的合法性,并且不涉及类似于美国中情局所遵循的法律约束。

“这是他们国家政策的一部分,”贝尔在提到以色列针对性暗杀政策时说。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