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士革撤退后,武装反对派未来何如?

东古塔撤离期间,反对派战士在一辆大巴上 [半岛电视台]
东古塔撤离期间,反对派战士在一辆大巴上 [半岛电视台]

这是多年来叙利亚反对派遭受的最大损失–其东古塔的主要据点已落回叙利亚政权手中,后者准备收复反对派的最后阵地–大马士革东部卡拉蒙和大马士革南部。反对派的节节撤退抛出了这样一个问题,其军事政治的未来和命运究竟何如?

在控制了整个东古塔和杜马之后,叙利亚政权开始着手大马士革南部的军事行动,即”伊斯兰国”和”沙姆解放组织”(前身是征服沙姆阵线)的控制区域–耶尔穆克营地和黑石区和塔达蒙(Tadamon)和卡达姆( Qadam)区,此外还有东卡拉蒙的军事行动,武装反对派在那里控制了若干城镇和村庄,其中最重要的是杜梅尔(Al-Dumayr),杰鲁德(Jayrud),鲁海巴(Al-Ruhaybah)纳西里耶(Nasiriyah)及安纳塔地区(Anata)。

叙利亚政府军一如既往采取军事施压作为军事决胜或”和解”前奏,就如其在东古塔和如今的东卡拉蒙之战一样。在和叙利亚政府军达成撤离协议后,”伊斯兰军”离开了杜梅尔(Al-Dumayr)前往阿勒颇东北部贾拉布洛斯(Jarabulus)。

对许多武装反对派人士来说,最近在贾拉布洛斯,反对派战士乘坐公交车迁往伊德利卜的场面,引起了他们对”武装革命局势”结束的担忧,这意味着叙利亚政权取得了胜利。尤其是自2014年以来,他们撤退了很多次,一开始是霍姆斯,继而西古塔(达拉雅Darayya和姆阿达米亚Muadamiyat),然后是卡拉蒙西部、阿勒颇以及最近的东古塔和卡拉蒙东部。

军事变化

从东古塔、大马士革附近和(之后如果发生的)东卡拉蒙的撤离,是反对派在首都和整个叙利亚内的重大挫折,其不但失去重要筹码,而且还可能最终失去改变军事平衡的能力。根据分析人士,接下来反对派将在政治上施压,但不会完全退出叙利亚冲突场。

自从2016年末阿勒颇战役失败以来,武装反对派势力大幅下降,由伊朗盟友、真主党和俄罗斯支持的叙利亚军队重新控制了广大地区,最终将反对派控制地区变为”孤岛”。

相比之下,武装反对派各派别仍然控制着达拉省的60%的土地,特别是其东部农村,叙利亚政权则控制着该省约35%的土地,”伊斯兰国”(哈立德·本·瓦利德军队)控制着耶尔穆克盆地(达拉省西南部)若干城镇。

达拉省(冲突降级区)是反对派的一个关键区域,也是对叙政权施加压力的一个筹码。重点区域由反对派分支派别控制的奎乃蒂拉(Quneitra)和斯威达省(Sweida)的一些地区也都如此。所有这些省份都接近大马士革。

虽然反对派在大马士革失去了战略地位,反对派仍在押注一场重大战役,以打破这些地区的军事平衡。最近,俄罗斯指责美国,称其努力武装支持反对派派别以建立自治区,尽管其处于冲突降级区。

反对派还有拉塔基亚(Lattakia)、哈马和阿勒颇西部和北部地区的村庄在手,此外还有霍姆斯省(纳入冲突降级协议),其中最重要的是拉斯坦(Al-Rastan)和塔尔比瑟(Talbiseh),但其最重要位置仍然在伊德利卜,那里有来自不同派系的数千名战士,不过,”沙姆解放组织”仍然是这些地区的主导支配者。

这些反对派派别被迫放弃其主要据点以及民间堡垒地点-如”伊斯兰军”,以及交出重型武器和很多自有资源,但仍然保留组织机构和大部分战士,据分析人士称,如果找到适合的框架来重新利用这些资源,反对派还有重新出击的可行性。

消失还是重振旗鼓

尽管地盘连连损失,反对派仍坚持认为其仍处于军事和政治斗争范围内。”拉赫曼军团”(Faylaq Al-Rahman)发言人Wael Allwan告诉德新社说,其派系依然屹立,现处于士兵休息阶段,目前休整后将重整队伍,再次挑战政权。

古塔的自由沙姆人伊斯兰运动(Ahrar al-Sham)发言人Munther Fares表示, “即使只剩一个阵线对抗阿萨德政权,他的派系仍将作为一个军事派别而存在”,并称,其派系转为政党或类似其他选择的决定,将由叙利亚未来的政治和军事条件来决定。

“伊斯兰军”领导人穆罕默德·阿鲁什表示,其派系在从古塔撤退后致力于”重整队伍”,强调目前谈论有关该组织未来的任何事情为时尚早。

一些分析人士认为,成千上万有经验的武装反对派战士在伊德利卜和阿勒颇的军事存在,也许是一个对反对派有利的因素,将加强反对派与叙利亚政权的对抗势力,尽管伊德利卜省是冲突降级区。但也有人认为,武装反对派难以统一,会发生内斗,就如此前和现在在伊德利卜发生的一样。

在这种情况下,分析人员称,在节节撤退和停火及降级协议下,这些派系实际上已丧失了与叙政权重新对抗的能力,政治分析家和前反对派叙利亚全国联盟成员萨米尔·纳沙尔告诉德新社,这些派系将逐渐消失于视野,正如他所说的那样,其作用将终结。

在政权控制杜马前,布尔汉·加里恩博士(叙利亚反对派全国委员会第一任主席)在分析军事局势时称,在没有任何努力摆脱围困时,武装反对派将无法改变事态,并尚未成功实现任何突破,也无法改变其战略、方法和组织。

其他人则认为,这些派系的未来及其作用与几个考虑因素相关:有些派系将失去财政和军事支持,从而影响其存在或作用,特别是”伊斯兰军”;而大多数派系则面临加入土耳其在叙利亚北部和东北部指挥的”幼发拉底之盾”或”橄榄枝”行动的选择。

如果东古塔战后的事态证实,武装反对派确实失去改变目前军事平衡的任何可能性–至少在可预见的未来里,那么其地位和政治作用仍将受制于国际变化和国际共识,以及冲突性质所带有的变化。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 德国媒体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