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议人士:俄罗斯和真主党储存着阿萨德的化武

俄罗斯和叙利亚部队在难民营过境点附近 ,本月东古塔人民迁移经过了该过境点 [路透]
俄罗斯和叙利亚部队在难民营过境点附近 ,本月东古塔人民迁移经过了该过境点 [路透]

叙利亚军前准将兼化武专家扎希尔·萨基特(Zaher al-Saket)指责俄罗斯和真主党与阿萨德政权合作,参与转移和储存化学武器,并称”杜马化武袭击事件的证据毁灭工作持续进行”,表示袭击中使用的是沙林毒气,而不是氯。

“俄罗斯不透露任何谴责阿萨德政权的证据,因为这也将是它的罪证。”萨基特–叙利亚军队第五师化学部前负责人告诉半岛电视台。

“俄罗斯监督阿萨德的化武库存,并帮助制造其他化学制品。”这位2013年初离队的准将称。

他证实,他有来自叙利亚军队”第6军团”的证据和数据,称该团由俄罗斯军官们监督,这些数据证实,俄罗斯负责监督储存阿萨德政权的数批化学武器。

“我有俄罗斯人建立的第6军团的数据,我们还没有听说过该团有任何战斗行动,该团的俄罗斯专家们正监督化学武器库存在若干地方的转移,特别是该团在大马士革农村库达伊法区(Al-Qutayfah)的仓库。”

第六军团

据这位叙利亚军队前准将说,该军团的总部在俄罗斯军官的监督下拥有一些仓库,这些仓库还是制造和储存化学品的矿场。

“俄罗斯专家和第54师共同合作储存武器,并与空军情报部门合作将其分发给416,417,418和419部队,在巴尼亚斯(Baniyas)和巴拉迈亚(Baramayah)的仓库中完成化学品的转移和储存。”他说。

萨基特还指责黎巴嫩真主党参与阿萨德军队的化学元素的储存工作,”黎巴嫩边界的布劳达地区有仓库,由真主党和阿萨德政权保护。”他说。

他说,最近被揭露出售用于生产沙林毒气的化学元素的三家比利时公司”是经过黎巴嫩而进行此项工作的”,并补充说,”除了真主党,参与阿萨德政权战争的任何党派都没有能力将这些化学品转移给阿萨德,此外,真主党还控制了黎巴嫩的机场和港口。”

萨基特认为,俄罗斯”鱼目混珠”的最重要举措是,其往往宣布发现来自美英两国的炸弹,此外,还宣称俄罗斯和阿萨德的罪证视频是”虚构的”,然后阻止联合国检查专家抵达杜马化学爆炸现场,并销毁证据。

他说,他有确凿的证据证明,在杜马使用的毒气是沙林而不是氯气,部分气体样本现在由”伊斯兰军”领导人穆罕默德·阿鲁什掌管,并称阿鲁什最近曾与他提及这些样本。

“沙林只有在达到147摄氏度沸点的情况下才能从爆破点蒸发,这是在叙利亚无法达到的温度。”他就销毁证据的可能性向半岛电视台表示。

他指出,现在所发生的并不是减少沙林毒气的影响,而是”篡改犯罪现场”。他说,”通过汽车炸弹制造爆炸、用炸药和导弹空袭可以实现这个目的,这样国际委员会就不能到达受害区域。”

证据的存在

“使用沙林而产生的气体可能是遇热蒸发的,”他说,”我预计俄罗斯人和阿萨德政权现在所做的事情是,他们在现场移除了土壤表层,并用杜马原本的土壤取而代之,并且可能已经替代了岩石甚至被毁建筑的遗址,或者在受害区域制造一个新的受害区域。”

但是,萨基特指出,许多证据”仍然处于安全区域”。”所有医生、护士和伤者今天都在贾拉布洛斯(Jarabulus),并且在化学袭击中遇难的50人被埋在只有某些人知道的地方。”

他指出,化学残留元素留在死者尸体上的时间为一至两年,即使在用药处理的情况下,在伤者身上的化学元素残留时间能达三个月之久。

他认为,如果检查委员会被允许在坐标区上空乘坐气垫船,他们就可以获得重要证据,或者通过引入高精度设备,那么”无论在现场发生何种类型的篡改,都可以提取证据”。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 路透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