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发生化学攻击:美国曾视而不见

在伊拉克的数次化学武器袭击中,估计有7500名伊朗军人和平民丧生 [路透社]
在伊拉克的数次化学武器袭击中,估计有7500名伊朗军人和平民丧生 [路透社]
美国总统特朗普于13日宣布对叙利亚采取行动,称他此番决定旨在对抗”邪恶”,同时,他早些时候曾表示禁止化学攻击是”出于人性”。

他对支持阿萨德政权的伊朗和俄罗斯发出猛烈抨击,称”什么样的国家会想要与大规模谋杀无辜的男女老少联系在一起?”

4月初,至少85人(包括许多妇女和儿童在内)在杜马(Douma)因化学袭击丧生,美国指责该袭击为叙利亚军方所为。自2013年以来,在叙利亚发生过几起化学袭击事件。

但是,对于在伊朗和伊拉克战争期间经历了伊拉克发起的化学袭击的伊朗人而言,特朗普对叙利亚发起的行动是空洞的。

对一些伊朗分析人士来说,本次联合空袭反映了美国外交政策的”虚伪”和”表里不一”。

当萨达姆•侯赛因(Saddam Hussein)在1980年至1988年的战争中使用化学武器,造成数万伊朗人丧生时,美国不仅视而不见,反而还”帮助和教唆”伊拉克去实施”战争罪”,出生在伊朗的日内瓦国际和发展研究所(GIIDS)国际法专家雷扎•纳斯里(Reza Nasri)告诉半岛电视台。

 
“关于美国最近袭击叙利亚是出于人道主义考量,这种说法与伊朗遭受化学攻击的经历不符。”他说。

军控专家争辩说,20世纪80年代在伊朗发生的事情,不应成为叙利亚逃避对使用化学武器负责的借口。

总部设在华盛顿的军备控制协会执行主任达里尔•金博尔(Daryl Kimball)告诉半岛电视台,伊朗应该利用其与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的影响力来避免未来发生类似袭击。

然而,另一些人则认为,这不是在叙利亚采取行动的问题,而是特朗普违背了联合国准则,在没有联合国监察的情况下发起了空袭。

1925年《日内瓦议定书》(1925 Geneva Protocol)禁止化学战。叙利亚签署的《1997年化学武器公约》扩充了禁令,包括禁止生产,储存和使用某些有毒武器,如沙林和芥子气。

根据海牙禁止化学武器组织高级官员Shahriar Khateri的报告,在整个两伊战争中,约有7500名伊朗军人和平民因伊拉克军队使用神经毒气和芥子气而丧生。

该报告称,在战争期间,大约有100万伊朗人暴露于化学制剂。今天,大约7.5万名受害者仍然因”慢性化学武器伤害”需要治疗。


1988年3月,伊拉克哈拉布贾镇附近,伊朗战士的尸体 [美联社]

在伊拉克1984年3月发起的首批”大规模化学袭击”中,伊拉克对伊朗军队使用了”数吨硫磺芥子油和神经毒气”。该报告至少还记录了30起针对平民的化学攻击。

美国中央情报局(CIA)的文件也显示,美国政府对伊拉克在伊朗多次使用神经毒剂是知情的,但却没有采取任何措施阻止这种行为。当时,伊拉克与美国结盟对抗伊朗。

1984年3月23日,一份解密的美国中央情报局”绝密”文件显示,美国对于伊拉克针对伊朗部队使用神经毒气知情,并计划于当年晚些时候”在军事上大量使用它”。

 
‘病态沉默’

在1986年3月的联合国安理会报告中,根据”化学品伤亡”的人数及其受伤程度,访问伊朗的视察员称该国状况”令人难过”。

报告说,尽管联合国曾在1984年和1985年对伊拉克化学武器的使用情况进行过调查,但袭击事件仍”比以前的规模更大”。

“每个伊朗人-无论是普通公民还是高级政治家-仍然记得世界大国和邻国在面对这些暴行时,是如何保持沉默的,或协助萨达姆施行战争罪行,这样或那样,”纳斯里告诉半岛电视台说。

南佛罗里达大学(University of South Florida)政治学博士生希纳•阿佐迪(Sina Azodi)在战争期间的德黑兰长大。他说他和家人一直生活在伊朗首都遭受化学袭击的恐惧中。

“我的父亲被军队召回,担任伊朗空军后备队长,他经历了许多麻烦,才为家人获得了防毒面具,”阿佐迪告诉半岛电视台。

值得注意的不仅是美国及其盟友在伊朗发生化学袭击事件时”没有愤怒”,并且,美国在联合国安理会”利用其影响力”阻止针对伊拉克的谴责,尽管检查员提供了证据,阿佐迪说。


1988年,伊拉克对伊拉克库尔德人使用了化学武器,造成5千人死亡,其中包括许多平民 [美联社]

根据”外交政策”,美国通过卫星图像向伊拉克”传达”了情报,这些图像表明,伊朗在1988年”即将获得针对伊拉克的重大战略优势”。美国当时确实”充分意识到”,萨达姆”会发起化学武器袭击,包括沙林。”

1988年3月,伊拉克还在库尔德大本营–哈拉布贾(Halabja)使用化学武器,伊拉克库尔德人曾与伊朗联盟,一起对抗萨达姆。据报道,主要是妇女和儿童的5千人死于芥子气和沙林中毒,自此,多达1.2万人因暴露于化武死亡。

 
‘表里不一’

Rudaw电视网络记者纳莫•阿卜杜拉(Namo Abdulla)说,最近在叙利亚发生的化学袭击表明”这个世界的不幸表里不一”。

“我相信,任何人都不应该在使用化学武器后逍遥法外,”他告诉半岛电视台。

“如果有足够的证据证明,阿萨德已经使用过化学武器,那么他应该受到惩罚,应该要比我们看到的要更强烈得多,”阿卜杜拉补充说。

军控专家金博尔说,无论双伊战争发生了什么,阿萨德政权都应该承担责任。

他说:”我想说重要的是,要保护叙利亚冲突中的平民,”他告诉半岛电视台。

他警告说,尽管遭受了空袭,叙利亚也将继续在未来的袭击中使用氯气。

金博尔表示:”氯是一种常见的工业化学品,美国,英法国的联合空袭并未降低该国使用氯建立简易化学武器的能力。”

他敦促伊朗”发挥更多领导作用”,敦促叙利亚配合联合国核查人员的工作。

金博尔还说,”在理想情况下”,检查人员应该在美英法的空袭之前,收集证据。


塞浦路斯,尼科西亚,示威者谴责美国领导的叙利亚空袭 [美联社]

据4约18日的报道,禁止化学武器组织(OPCW)的实况调查组未能进入杜马(Douma)。

金博尔表示,由于检查延误,有人担心叙利亚人会清理袭击地点,并”破坏调查”。

越南战争

澳大利亚纽卡斯尔大学(Australia’s University of Newcastle)高级讲师杰森•麦丁(Jason von Meding)研究了战争期间(包括越南战争在内)化学品的使用情况,他说美国领导的空袭只会阻碍杜马检查人员抵达和收集证据,而后者至关重要。

麦丁指出,美国在越南也使用橙剂(Agent Orange),在越南平民中导致出生缺陷和残疾。

“我不认为说它是一种化学武器,会招致争议,”他说。

“美国试图表明,他们是站在道义上的立场,批评其他政府使用化学武器,所以,在越南使用化学武器显然是违背这一主张的,”他告诉半岛电视台。

伊朗记者兼德黑兰中东战略研究中心(Center for Middle East Strategic Studies in Tehran)访问学者阿巴斯•阿斯拉尼(Abas Aslani)表示,伊朗的政策是”谴责任何化学攻击,无论实施方是谁”。

他说,伊朗理解战争问责制的重要性,因为它也曾是化学武器的受害者。

“问题在于,在进行任何空袭之前,需要对化学武器的使用地点进行调查。”

他指出,联合国的授权才能赋予任何回应合法性,这是至关重要的。

阿斯拉尼表示,在伊朗的经验中,美国和其他西方大国看对化学袭击视而不见,同时继续支持萨达姆。

南佛罗里达大学政治分析家阿佐迪补充说,仅靠军事打击,无法在叙利亚带来政治解决方案。

“伊朗和俄罗斯是大玩家,他们的角色不容忽视,不可否认。”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