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庆祝‘得不偿失’的胜利之70周年

dd
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与其内阁成员 [Gali Tibbon /美联社]
以色列人本周庆祝其国家建国70周年,看来他们有充分的理由享受节日气氛。

以色列根据希伯莱日历标志4月19日为”独立日”,在以色列的短暂历史上,当下的区域,安全和外交环境看起来是最有利的。

巴勒斯坦人被击垮了,以色列无需面临两国解决方案的相关国际压力。阿拉伯国家处于混乱状态,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沙特和其他海湾国家可能准备关系正常化。

特朗普政府只不过是以色列的拉拉队长,并且下个月将其使馆移至耶路撒冷(Jerusalem),击碎巴勒斯坦的建国抱负。

尽管十年前的金融危机引发了全球经济衰退,但以色列仍是少数几个正在蓬勃发展的经济体之一。

尽管如此,分析人士警告说,未来几十年的情况可能会比现在差的多。

 
他们认为,以色列目前享有的相对自由的手也会带来新的代价和危险。

特拉维夫大学政治学教授阿迈勒•贾迈勒(Amal Jamal)告诉半岛电视台说:”这更像是一种得不偿失的胜利。”

“以色列赢得了这一轮的战斗,它可能在未来几轮中承受不起这种胜利的代价。”

‘犹太国家的终结’

这种情绪出现在不太可能的地方。上个月,以色列受欢迎的Yedioth Aharonoth日报发布以色列间谍机构摩萨德(Mossad)前6名负责人的评估报告,标题为:”该国处于严重状况。”

其中之一,达尼•亚特姆(Dani Yatom)甚至预测到”犹太国家的终结”。另一位内厄姆•阿德莫尼(Nahum Admoni)警告说,当下以色列犹太公

众中的裂痕在以色列历史上”大于其他时间”。

以色列分析师兼替代信息中心创始人米哈尔•瓦尔沙斯基(Michal Warschawski)认为,以色列正在遭受”经典狂潮”。

“以色列是强大的,富有的,它拥有强大的盟友,这解释了它目前的极端傲慢,”他告诉半岛电视台。

“我们现在处于一种奇怪的情况,安全机构比政治家更了解以色列的问题。”

以色列面临的麻烦表明,加沙周边爆发了大规模巴勒斯坦和平抗议活动。

数十年来,以色列的内部安全一直是建立在复杂系统之上,即以围墙,检查站和封锁设置来遏制,隔离和压制的巴勒斯坦人。

但加沙的抗议表明,如果巴勒斯坦人的非武装抵抗力增加或蔓延,以色列复杂的防御工事可能会迅速转变。

以色列军事指挥官一再警告说,他们没有反击大规模民众起义的策略。分析人士说,使用狙击手威胁恐吓抗议者是以色列绝望的表现。

海法大学政治学家阿萨德•加内姆(Assad Ghanem)告诉半岛电视台:”以色列会发生什么事情,部分取决于,巴勒斯坦人做什么,巴勒斯坦人永远不会接受三等或四等身份。”

他指出,历史上巴勒斯坦人曾向阿拉伯世界寻求支持,包括军事援助。

“这是巴勒斯坦人第一次独立。他们已经慢慢内化了以色列不能被武装击败的事实,他们必须走向非武装斗争。”

如果来自加沙地区,西岸,东耶路撒冷,以色列,以及黎巴嫩和叙利亚难民营(Gaza,West Bank, East Jerusalem, Israel and the refugee camps of Lebanon and Syria)的巴勒斯坦人的抗议活动蔓延且统一,那以色列将陷入”严重困难”。 “以色列不能同时压制所有战线,”他说。

特拉维夫大学的贾迈勒(Jamal)认为,巴勒斯坦的斗争将受到国际形势变化的影响。

“以色列右翼表现得好像西方右派将永远持续下去。但不会的–将会出现反弹,”他争辩道。

“没有深度的国际支持”

但是,如果以色列担心增加绝望可能会驱使巴勒斯坦人,那么在其地平线上会出现更多乌云。

据以色列分析家杰夫•哈珀(Jeff Halper)称,以色列获得的国际支持没有深度。

“以色列可能得到西方政府的支持,但它已经失去了国际舆论上的斗争。替它辩护的人们听起来越来越尖锐和孤立,”他告诉半岛电视台。

以色列历史学家伊兰•帕普(Ilan Pappe)指出,由于明确放弃任何和平进程,以色列的立场严重削弱。

“虽然两国框架正式存在,但当前的现实情况对于人们来说,更容易接受,”他告诉半岛电视台。 “但是没有这个框架,以色列是赤裸裸的,它暴露出种族隔离国家的本质。”

贾迈勒说,这将使以色列难以与美国和欧洲的进步派运动保持联盟。

“巴勒斯坦的抵抗战略可以加速这一趋势,” 贾迈勒补充说。

向右翼移动

近年来,以色列戏剧性地向极右翼靠拢,以及内塔尼亚胡领导下的政府越来越超民族主义,引发了以色列犹太人和海外自由派犹太人越来越两极分化的疏远。

传统上,后者一直在国外为以色列提供声援,特别是在美国。

在70周年庆典前夕,自由评论者已经流露出对未来的恐惧。

布拉德利•伯斯顿(Bradley Burston)观察到,以色列现在由”种族主义政府,种族主义者为种族主义者领导”,而切米•沙勒夫(Chemi Shalev)警告说,现在是时候让自由派犹太人”围绕他们的货车”来对抗以色列领导了。

埃米莉•莫阿提(Emilie Moatti)认为,与”噩梦般的马戏团上路”相比,现任政府的”暴徒行为”很快就会显得温和。

大量的歧视性和种族主义立法,以及降低以色列最高法院和人权组织的合法性,使这种恐惧加剧。

瓦尔沙斯基说:”作为一个犹太民主国家,以色列正在崩溃,这不仅仅是幻想,以色列正在放弃民主化的伪装,它更关注犹太人性质。”

贾迈勒说,以色列正在成为宗教极端分子和定居者所主导的”神权主义的民族主义国家”。他说:”这不是希望和平的以色列人的方向。世俗人口将不得不为以色列的民主而战。”

帕普说,富裕精英与该国中产阶级之间的经济差距不断扩大,也使内部团结变得紧张。

2015年,财政部警告说,以色列在未来几年会走上希腊式的财政危机。
“中产阶级难以生存,大部分都是靠透支生活,他们正处于抗议边缘。”
所有人都同意,以色列冒着人才外流的风-和丧失合法性-因为年轻的自由派以色列人正在离开。

贾迈勒说:”以色列声称占领是暂时的,但显然,这已不再成立,所以,以色列人将不得不选择。对于每个居住在这里的人,有一个主权国家,否则就会出现种族隔离。”

而且,以色列很快就会失去海外支持者的帮助,来抵制国际上对巴勒斯坦人的进一步声援。

瓦尔沙斯基说:在一代人中,以色列从海外犹太组织获得无条件支持将成为过去。年轻的犹太人要么不关心以色列,要么公开批评它。”

2月份的一项调查显示,旧金山地区35岁以下的美国犹太人中,只有40%对”犹太人国家”理念感到”舒服”,而65岁以上的人中,有近四分之三是这样的。

《国土报》(Haaretz)分析家安舍尔•普费弗(Anshel Pfeffer)认为,以色列认识到它不能再依赖海外犹太人。

帕普说,由于自由主义的犹太人放弃了以色列,它必须与美国基督教犹太复国主义者,以及总统选举中大量支持特朗普的宗教原教旨主义者搞好关系。

 
“犹太人需要相信,以色列体现了道德和普世价值。基督教犹太复国主义者不在乎这点,他们会支持它,无论它做什么,”他说。

不断上升的大国力量也可能会影响以色列的长期财富,抵消美国当前的支配地位。

贾迈勒指出,以色列已准备与印度和中国发展更紧密的经济和军事关系。

哈珀说:”以色列希冀于中东的主要参与者–美国,但俄罗斯已经越来越多地参与其中,而且有迹象表明,中国最终也会这样做。”

“这将会使以色列驾驭更加艰难的军事和外交环境。”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