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利亚难民儿童:因战争失去未来

据联合国,43%叙利亚难民儿童失学 [美联社]
据联合国,43%叙利亚难民儿童失学 [美联社]
瑞士,日内瓦–如果战争并未迫使她的六口之家在2013年逃离祖国的话,穆祖恩·阿尔梅勒汗(Muzoon Almellehan)原本只是一名来自大马士革南部的普通叙利亚女孩。她梦想成为一名记者。
 
但20岁的穆祖恩并不是普通女孩。过去五年来,作为一名难民,她率先开展促进难民儿童享受教育权的运动。14岁时,她在约旦的一个难民营开启了这项旅程,当时她的几个同学因要作为儿童新娘结婚而不得不辍学。

“当我们逃离叙利亚时,我们不得不丢下一切。我的父亲告诉我,我只能拿自己最需要的东西,我拿走了我的书,它们是我唯一的希望,” 穆祖恩告诉半岛电视台。

“我想:无论我们到哪里,如果我不能上学,那会发生什么?书是唯一能够给我未来的东西。”

当她走进会议室时,她面色苍白,却表现出冷静的决心。她说,她来到日内瓦,是为了谈论难民儿童选择和塑造未来的权利,这是一项只有教育才能保证的权利,她说。

“教育是唯一重要的事情。只有教育才能赋予我们权力,改变我们的状况。没有教育,我们就没有任何未来,” 穆祖恩说。

“如果我们想要重建我们的国家,我们就需要接受教育。这是我们亏欠叙利亚的。”

和500万叙利亚儿童中的许多名一样,穆祖恩目睹过太多,又为时过早。

 
“当你失去一切,从失去你心爱的人到失去你的家时,你很难还会觉得教育很重要,但它确实重要,特别是对于我们这些最弱势的女孩来说。”
 
40%失学

据联合国机构,在土耳其,黎巴嫩,约旦和伊拉克的叙利亚难民儿童中,约有43%失学。

贫穷和日益减少的收入使这些国家的难民家庭几乎难以为继。约旦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最近进行的一项研究发现,难民营以外的难民中,有超过85%在东道国社区生活贫困,难以满足基本生活需要,包括为其子女提供教育。

但很难想象,叙利亚难民儿童的生活和前景会得到改善。随着战争的进一步延续,对于逃往邻国的260万叙利亚人,以及280万国内流离失所者而言,恢复正常生活仍是不切实际。由于战争,整整一代叙利亚人失去了接受教育的机会。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言人克里斯托夫·布里尔拉克(Christophe Boulierac)4月10日表示:”在这场冲突中,各方都无视保护儿童的问题。 “我们一直呼吁冲突各方,按照国际法,做他们必须保护儿童的事情。”

对于叙利亚儿童而言,今年的头两个月显得额外血腥。自年初以来,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收到了1000多名儿童死亡或重伤的报告。仅在2017年,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在叙利亚登记了1271例儿童伤亡事故,其中361人受伤,910人死亡。

 
大约961名儿童在战斗中被招募。
 
与此同时,在难民东道国,将近1万名叙利亚难民儿童无人陪伴或被迫与家人分开。由于缺乏法律文件的保护,这些儿童容易受到剥削,或沦为童工。

由于叙利亚人总是流离失所,许多家庭离开的时候,都已经万念俱灰。许多家庭为了保护女儿们免遭绑架和虐待,或为了使她们摆脱贫困和饥饿,会让她们作为儿童新娘出嫁。穆祖恩说,在战争开始之前,叙利亚的童婚现象并不普遍。

 
“我记得一个17岁的女孩告诉我,她要和一个比她父亲还大的男人结婚,我告诉她,她需要说服她的父母,让他们明白,教育会比丈夫更能给予她美好的未来,”她回忆说。 “我告诉她要勇敢,最后她没有结婚,而是回到了学校。”
 
 “在叙利亚,我们过着正常幸福的生活,我们拥有一切。突然间,我们发现自己身处难民营,我讨厌它。”

“没有人会让我们去上学”

穆祖恩回忆说,难民营的生活很艰难。她的家人不得不挤在小帐篷里,没有自来水或电。但她”不想变得消极”,她说,为了不错过九年级,她四处寻找学校。

 
“没有人会告诉我们去上学。这完全是自愿的,很多孩子都没有去,或直接选择退学。所以我开始去营地的帐篷里宣传学校,并鼓励孩子们加入。”

她常常被家长和孩子们嘲笑和拒绝,他们认为婚姻是摆脱贫困的唯一途径。

“我了解他们的感受,他们经历过的恐怖和痛苦,他们目睹的事件是他们无法忘记的,对他们中的许多人来说,教育似乎是无关紧要的。”

 
但由于她的鼓励,许多孩子回到了学校。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支持她的使命,并在去年任命她为该机构最年轻的亲善大使。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中东和北非区域主任吉尔特·卡皮拉尔(Geert Cappelaere)呼吁那些在叙利亚境内进行战斗的人放下武器,停止对儿童的战争。

“叙利亚的孩子们一直在等待,他们已经等了太久。这个世界已经让叙利亚的儿童失望了太多次,它不能一直让他们失望。如果我们继续这样做的话,历史会审判我们所有人,” 卡皮拉尔说。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