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沙慈善机构遭封锁 贫穷境况加剧

包括“拯救加沙”活动在内的各种慈善机构活动(半岛电视台阿文网)
包括“拯救加沙”活动在内的各种慈善机构活动(半岛电视台阿文网)
某慈善机构执行董事长哈巴什用低沉的声音对聚集在他办公室的寡妇们表示,慈善机构几个月前就已经停止工作了,他们没有其他的选择,据悉,这些寡妇们聚集在此是为了询问有关她们孩子救济金迟迟没有发放的原因。

当该慈善机构执行董事长发现自己的处境非常无奈,他时而把脸转向一边,时而用手抱头,以应对这些寡妇们的不断质问,这些充满愤怒与悲伤之情的寡妇们不断就她们孩子的命运向哈巴什提出质问,哈巴什向这些寡妇们解释称,新的现实是由于加沙地带的慈善机构遭遇了多方的封锁围困。

这些寡妇们忧心忡忡地离开了,好像全世界的苦难都笼罩在她们的头上,但似乎哈巴什因为这些寡妇的遭遇而感到更加痛苦,特别是,这么多年来,哈巴什一直在帮助着穷人,并努力让弱势群体的脸上挂满笑容,但是今天,哈巴什不得不告诉这些穷人,慈善机构不能再为他们继续提供他们所需要的帮助了。

在加沙地带,数十个慈善机构都在上演着类似的场景,同时,由于严重的资金援助封锁,慈善机构不得不停止或最大限度地缩减人道主义救援,这使得那些被边缘化的群体无法从各个慈善机构获取实物或现金援助,而这些慈善机构主要依靠巴勒斯坦国外力量的资金资助。

 

巴勒斯坦人哈泽姆·瓦迪来自最贫穷的阶层 [半岛电视台阿文网]

与此同时,某慈善机构负责人强调称,加沙地带的慈善机构获取的外部资金援助已经下降了70%,这对成千上万个依赖救济援助的家庭造成了影响,除此之外,该负责人警告称,慈善机构已经停止了工作,弱势家庭——其中包括穷人、寡妇、孤儿、失业者等弱势群体家庭——已经达到极度饥饿的阶段,他们已经抵达饥饿的边缘了。

根据巴勒斯坦人哈泽姆·瓦迪的说法,如果寡妇和孤儿生活得很悲惨,那么那些最贫穷的家庭在尝过极度痛苦之后,将真正地面临饥饿的痛苦。

哈泽姆·瓦迪在他破旧的厨房里搜寻他两个饥饿孩子散落的食物碎片,哈泽姆·瓦迪不断质问,”难道是想要围困穷人么?难道他们想要饿死我们的孩子们么?” 哈泽姆·瓦迪想从极大的痛苦和充满悲伤的双眼中寻找到几句简短的答案。

被封锁的慈善机构无法再继续提供人道主义援助,而慈善机构曾是被截肢的巴勒斯坦青年人唯一的避难所,这位青年在以色列对加沙地带的轰炸袭击中失去了双腿,无法从政府获取救济补贴之后,该青年与他的妻子,以及他的孩子穆罕默德(四岁)和拉哈法(两岁)没有了最低限度的人道主义救济,这使得他们的生活极度贫穷,充满了无尽的苦难。

 

慈善机构协会主席艾哈迈德·库尔德 [半岛电视台阿文网]
 
社会团结

与此同时,慈善机构项目和人道主义救援项目正在大幅减少,自今年以来,巴勒斯坦民族权利机构削减了加沙地带慈善机构的工作人员,这更加加重了贫困家庭生活的困难,特别是在巴勒斯坦社会大团结情况下,这些贫困家庭曾经从慈善机构雇员那里接受了很多援助。

慈善机构协会主席艾哈迈德·库尔德表示,人道主义救援工作面临着复杂的危机,其中包括禁止阿拉伯国家和伊斯兰国家对加沙地带进行资金资助,而在此之前,巴勒斯坦金融管理局(Palestine Monetary Authority)曾冻结了数十个慈善机构的银行账户,并拒绝慈善机构开设新的银行账户。

与此同时,艾哈迈德·库尔德表示称,对人道主义机构的限制举措,包括最近要求关闭境外的阿拉伯慈善机构协会,而该海外阿拉伯慈善机构协会曾是向加沙地带穷人提供援助的主要来源之一,除此之外,该境外慈善机构协会还向叙利亚、约旦、土耳其、伊拉克、也门等危机地区进行资金援助。

除此之外,慈善机构协会主席艾哈迈德·库尔德强调称,加沙地带的悲惨现实已经超越了慈善机构的救济能力,据悉,加沙地带贫困人口占据80%,极度贫困人口占据65%,另有25万人失业,因此,艾哈迈德·库尔德呼吁各国和国际机构对加沙地带进行援助,以帮助该地区从愈演愈烈的、前所未有的灾难中摆脱出来。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