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命运是如何在联合国被决定的?

大使之间的私人关系在安理会理事国彼此说服的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路透社]
大使之间的私人关系在安理会理事国彼此说服的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路透社]

一般来说,被提交到联合国安理会进行讨论的问题,都是任何决策机构可能面对的有关战争、和平、生死等大事的重要问题,因而安理会各方力争通过各种策略来捍卫自身的立场。

每天都在联合国安理会举行会议的外交人士表示,各方力求达成共识,但事实上他们的根本目标还是在于,保证安理会的决议能够反映他们各自的国家利益。对此,一名外交官对法新社表示,”没有信心的话,我们什么都无法实现”,而且,”很多事情都是在个人层面上完成的”。

例如,在过去的一周内,联合国安理会在支持叙利亚停火一事上达成了一致,但是关于谴责伊朗一事却未能成功,美国想谴责伊朗介入也门危机,但是俄罗斯却干预并阻止了这一决议的出台。

众所周知的是,美国及其盟友反对俄罗斯和伊朗在中东地区事务上的介入。

私人关系


在联合国框架下的任何谈判中,”私人关系”都是一个重要的密码。无论各国之间公开的立场存在多大的分歧,这些每天都在联合国大楼里共事的外交官们都会发展出一种微妙的关系,有谨慎的友谊与竞争,有时也会充满敌意。这种私人关系有时会在正式决议中发牢挥重要的作用。

外交官认为,”在私人层面上,双方的关系并不像公开的那样悲惨”。

因此,在这个充满资深外交官的安理会中,美国驻联合国大使、南卡罗来纳州前州长妮基·黑莉被视作一个独特的存在。

尽管如此,去年妮基·黑莉却在对朝鲜实施制裁的决议上获得了中国与俄罗斯的赞成票,并以此颠覆了整个外交界。然而,当俄罗斯阻止出台谴责伊朗的决议时,黑莉却身在洪都拉斯,未能发挥作用。


红线

从理论上来说,通过一项政治声明并不比出台国际决议更容易,因为安理会15个理事国中的任何一国都有权提出反对。一位外交官称,给对手”留点面子”也是很重要的。

一位谈判代表在接受法新社采访时表示,”当另一方展露出其不会跨越的红线时,你应该对其表示尊重”,同时,他也认为,”这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

但是,相关的谈判在正式投票之前就开始了,大多数大使都会在投票之前与其对手联系并沟通。

有一间会议室是专为5个常任理事国(英国、中国、法国、俄罗斯与美国)保留的,还有一间会议室是专为10个非常任理事国准备的。

当任何问题被提出来讨论时,各个国家的专家将开会界定外交范围。

角色分配

在此之后,将由各个国际特派团的”协调员”来承担界定讨论范围的任务。

然后再由安理会轮值主席国负责制定决议草案,最后由全体成员来对其投票。

关于叙利亚的最终决议,是在叙利亚政府军加强了对东古塔地区的军事行动后,由科威特与瑞典主导而提出的。而关于也门及缅甸的决议,则是在英国的主导下提出的。

如果出现了无法达成共识的情况,国家则可以改变其角色或加强其作用。例如,在关于叙利亚问题的最后讨论中,法国发挥了类似于协调人的作用。

俄罗斯驻联合国大使瓦西里·涅边贾在接受法新社采访时表示,感谢法国大使在出台停火协议的过程中发挥了关键的作用。

2月22日,安理会10个非常任理事国大使集体出现在媒体镜头下,表达了对俄罗斯拖延决议的共同担忧。

两日之后,世界都在关注,俄罗斯是否会同意叙利亚停火?

一位外交官表示,”我们几乎要失败了”,他补充道,给俄罗斯施压使其投票是”极为少见的行动”,但是这一行动成功了,其他理事国也最终都为决议投了赞成票。
来源 : 法新社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