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士革:东古塔流离失所者的大监狱

东古塔人民收容所对于流离失所者来说是不够的 [社交网站]
东古塔人民收容所对于流离失所者来说是不够的 [社交网站]
渐黑的暮色,对于阿卜·穆罕默德一家五口人来说,来得异常沉重。自他们从东古塔逃离到大马士革农村省阿德拉(Adra)的一个收容中心以来,已过去一周多的时间。此时,他们正焦急地等待着命运的答案。
 
此前,这五口人决定逃离东古塔这个受空袭蹂躏的人间地狱,逃离在东古塔哈姆利亚镇(Hamouriyah)的难民营。自上月中旬在东古塔开展军事行动开始以来取得进展后,叙政权开放了过境点,他们经过了过境点,搭上了一辆巴士,发现自己来到了连人类生活最低条件都比不上的地方。
 
“我们露天睡觉,每天都会得到一顿热餐和一些水果。” 阿卜·穆罕默德说,”不过,与我们在东古塔地下度过的几周相比,这里的生活可以算是五星级了,但我们迫切需要知道我们未来几天的命运。”

对于大部分从本月中旬开始经过哈姆利亚镇、吉斯林(Jisreen)、哈勒萨塔(Haresta)、瓦菲迪(al-Wafideen)过境点而离开东部古塔的人来说,他们仍然不清楚自己的命运在何方。他们被分配到首都大马士革附近的几个收容所。如果他们要离开这些收容所,就必须听从叙政权的命令和安全部门的指示。


流离失所者难以填饱他们的肚子 [社交网站]

俄罗斯的监督

俄罗斯国防部预计,从2月人道主义休战伊始至周三(28日),有超过12万人从东古塔逃离,并被分配到首都大马士革多个收容所,其中最重要的是杜维尔(Doueir)的阿勒塔拉亚(Altalaya)军营以及阿德拉镇的数所学校,此外还有面积最大的胡尔杰拉(Al Horjelah)中心。

 
据大马士革媒体活动人士兼”首都之声”新闻网雇员马拉德·马尔蒂尼称,俄军密集部署在这些收容所和地区的周边,因此这些地方的安全局势是”可以接受”的。
马尔蒂尼告诉半岛电视台,由于有些没有登记姓名的流离失所者被逮捕了,大部分年龄在16到50岁之间的男性在等待安全检查和人员清算的结束。人员清算完成后,他们将在加入叙利亚军队之前服役六个月。
 
同时,在一定条件下,妇女、儿童和老人才能被允许离开收容所,这些条件包括进行”安全检查”、托管人提供所有个人信息和固定地址以证明其是家庭的担保人。


一个月内,大约有12万人离开东古塔 [社交网站]

由于流离失所者人数过多(有9万多名),远远超过了最多能收容几千人的收容中心的容纳能力,这些收容所并不具备良好的生活卫生条件。

联合国常驻叙利亚活动代表阿里·扎塔里上周向法新社表示,叙利亚政府为东古塔逃离者提供的在大马士革附近的收容中心条件十分悲惨。

“如果换作是我的话,我不会留在阿德拉收容所超过5分钟。”他说。

马尔蒂尼称,收容中心的难民从叙利亚救济组织和俄罗斯警察处获得的食物,大概有盒饭、三明治和水果等等。此外,许多急需治疗患者在红十字会和红新月会的监督下被转移到医院。

总的来说,所有收容中心难民都在等待一个的承诺,即在驱逐那些不想前往叙利亚北部的反对派战士和平民后,他们能尽快回到他们的东古塔村镇。该驱逐行动在上周开始,并持续至今。



东古塔流离失所者在等待着一个返乡承诺 [社交网站]

收容所之外

对于那些离开收容所、前往担保人家庭居住的东古塔难民家庭来说,他们的情况同样不尽人意。由于安全路障和街上部署的士兵,他们害怕遇到自身安全问题,行动自由仍然受到限制。另外,在围困期间,尤其上周在避难所度过了一段时间后,他们已几乎耗尽储蓄,加上紧迫需要专门医疗服务,他们的财务状况变得非常糟糕。

根据”首都之声”新闻网报道,过去几天,叙利亚共和国卫队禁止一些东古塔家庭进入一些重要的城镇,还颁布了一项禁令,即未经该地区部署的部队办公室的安全批准,来自东古塔的外来人禁止租房。

只愿意透露名字的哈迪今年40岁,是大马士革农村省萨纳亚(Sahnaya)的一名居民。他向半岛电视台表示,他收留了东古塔的一个亲戚家庭,并描述他们的处境”悲惨,但比住在收容中心好”。

哈迪与妻子和四个孩子住在一间两室的屋子里,如今,住在这两个房间的人数变成了13个,意味着他们需要额外的物资来养活自己。

“我们没有选择,只能帮助他们。我们是他们唯一的亲戚。” 哈迪说,”很多人不敢帮助东古塔人,以免叙利亚政府指责他们支持恐怖主义。今天,我必须相信自己、相信我的生活,等待他们回到他们之前的故乡,希望他们那时可以开始新的生活。”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