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尔纳峰会不太可能拉近土耳其与欧盟

土耳其总统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左)与欧洲理事会主席唐纳德·图斯克 [Olivier Hoslet / 路透]
土耳其总统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左)与欧洲理事会主席唐纳德·图斯克 [Olivier Hoslet / 路透]

分析家们称,由于欧盟和土耳其领导人计划于26日在保加利亚黑海度假胜地–瓦尔纳(Varna)举行会议,以此恢复休眠关系,尽管希望渺茫。

由保加利亚总理兼欧盟主席保雷斯科夫 (BoykoBorissov) 主持的峰会将汇集欧盟委员会主席让·克洛德·容克(Jean-Claude Juncker),欧洲理事会主席唐纳德·图斯克(Donald Tusk)和土耳其总统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

领导人计划就一系列问题进行讨论,包括土耳其与欧盟的关系,以及经济、贸易,安全和外交政策。

土耳其将要求欧盟解除对其成员国设置的所有障碍,并继续致力于加入进程,埃尔多安26日在峰会前说。

他表示,该国认为委员会未能履行对叙利亚难民的承诺。

土耳其还期待从欧盟得到关税同盟协议、签证自由化和加速向叙利亚提供财政援助的相关最新情况,以及打击安卡拉方面所谓的”恐怖主义”的具体步骤。

但最近几周持续的紧张局势使观察人士感到悲观,或许峰会上提出的问题将得不到解答。

伦敦国王学院(King’s College London)欧洲研究讲师亚历山大·克拉克森(Alexander Clarkson)告诉半岛电视台说:”双方可能就此寻求合作,并确保维持对话,但不会做进一步的声明,他们可能会联合发表一个不置可否的声明。”

克拉克森在谈到双方在包括塞浦路斯海岸天然气勘探以及安卡拉在叙利亚的军事行动在内的问题上的分歧时,解释道:”为建立本次峰会,各方已经付出了很大努力,但双方的紧张局势都非常严峻,无法取得真正进展。


“默克齐”(Merkozy)方法


虽然首脑会议最终可能成功维持双方对话,但若要土耳其加入欧盟的进程恢复到2005年时的状态,希望渺茫。

土耳其正义与发展党(AK党)在2002年至2007年间进行了重大改革,这些改革在2005年开始的会员谈判得到了欧盟的赞赏。

但是,在默克尔和法国总统萨科齐上台后不久,土耳其希望被纳入欧盟的希望不复存在。

此后,德法两国关系采取了”默克齐”(Merkozy)方法,这为安卡拉提供了欧盟特殊合作伙伴关系的身份,而非完整合作伙伴。

尽管安卡拉方面从一开始就拒绝了上述想法,但欧盟领导人批评土耳其的民主制度,并且欧洲日益内向,该方法在欧洲持续具备牵引力。

克拉克森说:”土耳其在巴尔干和地中海地区的影响力建设、土耳其在叙利亚的做法以及土耳其与塞浦路斯和希腊的直接冲突,这些似乎都不能与欧盟相容。”

“双方目前最希望建立的是合作伙伴关系,”他补充说。

伦敦国王学院中东研究研究员西蒙·沃尔德曼(Simon Waldman)对此表示赞同。他认为土耳其不再有足够空间成为欧盟成员,而且安卡拉和布鲁塞尔之间仅有的几个共同领域也正在缩小。

“如果你思考,欧洲和土耳其有着全然不同的敌人。对于欧洲来说,敌人是俄罗斯和ISIS。对于土耳其,它是库尔德工人党(PKK)和葛兰运动(Gulen Movement)。

“即使在经济方面,土耳其和欧盟之间的贸易关系也停滞了好几年,这就是为什么土耳其一直在中国,中东和俄罗斯寻找替代的合作伙伴,”他补充道。


崎岖之路


除了欧盟-土耳其关系发生了改变,最近发生的危机为发展关系埋下了障碍。

鲍里索夫在2月23日对记者说,瓦尔纳会议将是”一次沉重的经历……充满期待和压力”。

鲍里索夫此番评论之前,土耳其-欧盟于2月中旬再度爆发危机,当时安卡拉派出军舰阻止希腊塞浦路斯政府签订的钻井船抵达位于塞浦路斯东南部的天然气勘探井。

3月2日,土耳其还逮捕了两名希腊士兵,后者进入了土耳其北部埃迪尔内省(Edirne)的一个军事区。

周四,欧盟理事会谴责土耳其针对希腊和塞浦路斯的”非法行为”,并强调”全面声援塞浦路斯和希腊”。

欧盟28国的布鲁塞尔会议声明还呼吁土耳其遵循欧盟和国际法,尊重塞浦路斯勘探和开发自然资源的主权权利。

土耳其欧盟事务部长奥马尔·切利克(Omer Celik)在推特(Twitter)上就欧盟理事会的结论说:”当团结性被置于合法性和公平性之上时,任何人都无法谈论合法性。只有当团结性合法时,它才有意义。”


土耳其-德国的争吵


土耳其总理耶尔德勒姆(Binali Yildirim)最近访问柏林,并与默克尔进行会谈。这反映了安卡拉方面努力克服一年来的高度紧张关系。尽管,这场危机还有残余。

在宪法中扩大总统权力之前,德国地方当局阻止了土耳其部长们在埃尔多安支持者会议上的发言,安卡拉-柏林争执在去年爆发。

安卡拉向柏林方面表示,如果它想维持关系,它必须”学会表现”。

8月,埃尔多安敦促德国的土耳其族民众投票反对默克尔执政联盟中的双方,在柏林引起恐慌。格玛尔·加布里尔(Sigmar Gabriel)外长对此作出回应,谴责埃尔多安的言论是对德国主权 “前所未有的干涉行为”。

分析家估计,约有120万土耳其裔人将有权在9月份的选举中投票。


恐怖主义法


在土耳其和欧盟继续在打击ISIS上进行合作,双方在”恐怖主义”问题上仍然也存在分歧。

自2016年7月政变企图失败以来,土耳其目前”反恐怖主义法”已被用于拘留数万人,其中包括欧盟公民。

2016年3月,安卡拉方面与欧盟达成移民协议,作为该协议的一部分,欧盟向土耳其提供免签证的旅行许可,前提是土耳其符合72项标准。

标准包括,欧盟要求土耳其取消目前反恐法中对欧洲言论自由行为的限制。

安卡拉方面拒绝根据欧盟的要求改变其法律,并表示遵守欧盟的要求会削弱其反恐手段。

据沃尔德曼说,从更现实的角度看,土耳其与欧盟关系是充满分歧的。他说,在欧盟和土耳其两方采取不同的战略路线,仅有零星半点的共同点,难以发展合作伙伴关系。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