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河流域的制药学史

两河流域的制药学史
两河流域的制药学史



美索不达米亚文明以医学著称,其中伊拉克药剂师被认为是从事药品和药物研制的第一人,同时,伊拉克药剂师也是新复合药物研制的第一人。

同样,伊拉克药剂师也是筹备并编制医药文献的第一人,该文献仍然在各大药店里被药剂师们所使用,伊拉克药剂师还是建立药店的第一人,其证据是,西方文明从这些药剂师那里引用了一些草药的名字,至今,西方人仍然保留着这些药物的阿拉伯语、波斯语或印度语的名字。

因此,美索不达米亚文明的药剂师们将医学变成了一种药学艺术是不足为奇的,其中很多药剂现在仍被作为饮品、补品、药膏、蒸馏水等功能来使用,与此同时,酸角(可制清凉饮料)、洋红(雌胭脂虫弄干后制的红色染料)、樟脑、酒精等物质也发源于伊拉克。


苏美尔文明

公元前三千年末,一位”无名”的苏美尔医生离世了,这位苏美尔医生为世界上第一部药典搜集并编撰了最珍贵的医疗处方,为其学生及同僚贡献了一份力量,该医生准备了一块15.9*9.5cm的泥板,并用楔形文字在这块泥板上记录了他最喜欢的12种医疗处方,这份泥板医学文献被认为是已知的人类最古老医学书籍。

这块泥板医学文献被掩埋了超过4000年,直到被美国勘探队偶然发现,而后,这块泥板医学文献被带至美国费城大学博物馆。

这些医疗药方都是利用植物、动物和矿物质来研发医疗药品的,这名苏美尔医生最喜欢的矿物质是食盐和氯化钾。

至于动物方面,这名苏美尔医生喜欢使用牛奶、蛇皮和龟壳等物质来研发药物,至于植物方面,该医生则喜欢使用麝香草等植物来进行研发,除此之外,诸如柳树、梨树、无花果、椰枣树等树木也为医学制药作出贡献,这些树木的种子、树枝及树胶等成分被用来制造药物。

上述泥板文献中提及的药品要么是膏状的,抑或是蒸馏物状,这些药物以液体形式被内服或外用。

制造药膏的一种常见方法是,研磨一种或多种药材,然后将这些磨碎的粉末混入一种被称作”库奇马”的物质,而后,再加入正常树油和雪松树油。

除此之外,在另外一种医疗药方中,河泥粉末被认为是治疗处方中使用最多的一种药材。

另外一种更加复杂的制药方法是蒸馏法,即蒸馏制药,因此,该制药方法配合着如何食用该药物的使用指南。

此外,还有另外一种制药方法,即将医用药材投放至放有盐的沸水中,然后,通过过滤来分离这些有机材料,但并没有相关文献提及于此。

如果身体某部分患有疾病,则利用蒸馏药、喷雾剂或清洗剂等方法进行治疗,其次,可以使用油按摩的方法,之后,在患处放置一种或多种对症药物。

据报道,药物制造与合成方法在苏美尔时代已近达到很高的发展阶段,除此之外,苏美尔时代还拥有大量的有关化学制药的知识,其中包括在粉碎前需要净化药材中的异物等相关准则。

在这些医学药方中并没有提及各医药成分所需要的具体分量,这或许是由于这名苏美尔医生想要故意隐瞒他的制药秘密,故意阻止非专业的医药人员使用这些制药药方来进行制药,事实上,在制药过程中可以通过试验来确定各成分的具体分量。

同样,这些药方也没有提及这些药物可治愈的疾病名称,因此,很难对这些药方的效果作出判断。


巴比伦文明

在巴比伦时代,已经出现了较为科学的医学概念,考古学家偶然发现了大量的医学文献,这些医学文献用楔形字母雕刻在泥石板上。

这些医学文献包括了三部分内容:

第一部分:医学药材清单。这一部分包括了对于巴比伦医学研究至关重要的文献内容,该清单包括三列内容,第一列为药材名称,第二列为该药材可治愈的疾病名称,第三列为该药材的使用方法,这些文献内容中最重要的一点说明是,这些疾病是临床生理表象,并非神奇的现象。

第二部分,不同的治疗处方。这一部分根据身体的患病部位编排,也包括三部分基本内容:

1, 列举疾病症状及医治时间;2,治疗该疾病所需要的药物、研制药物的方法及病人服用药物的方法;3,治疗效果

第三部分,谈论疾病的诊断及预测。

如果我们用现代医学的视觉来审视巴比伦时代的治疗处方,我们就会发现,无论从原始配方,还是从现代医药的角度来看,这些治疗处方都是合理的。

同样,某些医生还刻意在一些药材中混入一些奇怪的物质,以期驱逐由邪恶灵魂所引发的疾病,这种制药方法被称之为”稀泥制药”。

阿卜杜勒·哈米德·阿鲁吉教授在有关伊拉克医学史的著作中提及,”巴比伦医生使用药物的主要目标是取悦于神灵、欺骗神灵,并将魔鬼从患病的身体中驱逐出去,以恳求或祈祷的方式进行祈求,祈求解除诅咒、请求原谅,宰杀祭物,举行魔法仪式,如果占卜过程能找出疾病的性质,那么便可以通过使用魔法药物或抵制魔鬼的药物来对疾病进行治疗,或抵御咒语和护符所带来的危险。”

巴比伦文献中提及了一些药物和词汇,例如,芥菜、石榴皮、亚麻子、莲子、橄榄油、蓖麻油、薄荷、藏红花、罂粟、硫磺、明矾等物质。

亚述文明

亚述文明中的很多信仰与美索不达米亚文明相似,特别是有关疾病的原因和治疗,两种文明对此的观点非常相似,亚述时代的医生了解草药和植物的一些特性,并对矿物质有一定的了解,如亚述时代的医生认识到蓖麻、甘草拥有腹泻功能,海葵、铁杉、麻和罂粟则是具有毒性的植物,这些植物可以被用来催眠、镇静或麻醉,很多制药原材料都来自植物。

伊斯兰阿拔斯文明

阿拉伯人在阿拔斯文明时期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通过不断地试验和研究,阿拉伯人在化学和医学领域不断进步,药学也因此而取得了极大的进步。

在阿巴斯文明时代,著名的科学家有贾比尔·本·哈南、甘地、伊本·西拿、艾卜·伯克尔·拉齐等,除此之外,一些科学家还发现了现代化学中包含的一些化合物,阿拔斯时代,很多科学家已开始使用银水(硝酸)、硫酸、金水(硝基盐酸)等化学物质,除此之外,他们还发现了钾盐、氨水、盐水、炭疽(硝酸银)、石灰(氯化汞)、火药(硝酸钾)、酒精、砷等等。

同样,阿拉伯人在实验方法上也遥遥领先,他们最先使用蒸馏、过滤、升华、结晶和溶解等化学实验方法。

阿拉伯人擅长将药物分为单体和合成,他们将单体药物按照自然组成分为第一、第二,并分为一种元素或多种元素,除此之外,阿拉伯人还将合成药物进行分类,并根据药物的特性将其分为冷、热、干、湿等种类。

同样,阿拉伯人还根据药物的作用来对其进行命名,命名分为:缓和、加热、消化、刺激、退热、滋补、麻醉、保湿、干燥、解毒剂、利尿剂、通便等名字。

阿巴斯时代的著名药理学作家有哈奈·本·伊斯哈格、阿里·本·阿巴斯·马朱斯、穆罕默德·本·扎卡里亚·拉齐等。

随着制药业的蓬勃发展及药师人数的不断增加,药物掺假事件不断发生,对此,需要对该行业进行组织考试,并由统治者向那些专门改善制药行业的人颁发许可证。

据相关消息称,第一届药剂师考试发生在麦蒙时代,最后一届药剂师考试则发生在哈里发穆塔西姆时代。

 

 

 

 

 

 

来源 : 阿拉伯科学界组织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