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担拯救若开文化历史的重任

Kyaw Hla Maung想要重振国家的教学历史和若开语言研究 [Libby Hogan / 半岛电视台]
Kyaw Hla Maung想要重振国家的教学历史和若开语言研究 [Libby Hogan / 半岛电视台]

缅甸,妙乌(Mrauk U) –在缅甸的多年来,如果历史学家Kyaw Hla Maung卷起袖子,裸露手臂,他可能会被捕。他的手臂上有一个不寻常的图案,由垂直、水平和对角线以及点阵组成,这是古代婆罗米语。

“我必须穿长袖衫,”他说。 “即使天气很热,我仍然得穿一件长衬衫,才不会被抓。”

若开族是缅甸135个官方认可的少数民族之一,在1962年强制同化政策下,被禁止使用其语言或研究其历史。然而,自2015年以来,一些学校已经将该母语作为第二语言进行教授。

因此,Kyaw Hla Maung选择不在纸上记录,而是在自己的皮肤上纹饰古代婆罗米文字中的一个个辅音和元音。

去年,若开邦因军事镇压登上了世界各地的头条新闻,迫使60多万罗兴亚人逃至邻国孟加拉国(Bangladesh)。若开邦认为来自孟加拉国的罗兴亚局外人,在某些情况下曾参与针对他们的暴力行为。

若开邦人民被压迫的历史鲜为人知-缅甸军方实施 “缅族化”或将缅族文化强加在该国各民族文化之上。自缅甸独立后,许多民族一直对抗中央政府。


缅族化’政策


Kyaw Hla Maung想要重振国家历史教学和若开语言研究。

这位64岁的老人认为,了解该州不同族裔和宗教团体的历史对于重建和平尤其重要,尤其是罗兴亚人。


Kyaw Hla Maung认为,了解该州不同族裔和宗教团体的历史对于重建和平尤其重要,尤其是罗兴亚人[Libby Hogan / 半岛电视台]

Kyaw Hla Maung看起来更像是一位摇滚明星,而不是历史学家。他身着海军装备的上衣和喇叭裤,眼下在若开邦古城妙乌担任导游培训师。

若开语现在使用范围广泛,教师们通常会自愿在学校课余时间教语言课。政府学校和大学仍然只允许缅语教学。

军事统治下,”缅族化”政策规定缅语为官方语言。公立学校禁止民族语言教学已有四十年。

Kyaw Hla Maung表示,他的父亲,祖父和被他称为 “大师”的当地历史学家Oo Tha Htun,是他们教他若开语言和历史。

“我是在森林深处学习的,因为如果士兵或警察来了,我们就会遇到很多问题,”他说。

在离妙乌废墟不远的丛林中,他们教他如何阅读石刻,向他讲述若开邦不同时期的历史-关于以前的国王。

当Oo Tha Htun于1990年被捕时,不得不突然停止课程,他后来在若开省首府实兑(Sittwe)的监狱中死亡。 Kyaw Hla Maung认为,他的老师因发表缅甸政府压制罗兴亚(Rakhine)的言论而被捕。


婆罗米图案


Oo Tha Htun去世后,Kyaw Hla Maung害怕忘记祖父的教导,于是在自己的手臂上刺上婆罗米文。

这是阅读妙乌考古区周围石刻的关键。

妙乌王国被称为若开邦的黄金时代。从14世纪到18世纪,这是一个繁荣的多民族和多信仰的政权,统治着若开邦。首都妙乌曾经是葡萄牙、荷兰、亚美尼亚,阿拉伯和波斯商人经常光顾的重要贸易中心。

在海上,孟加拉的影响力使得穆斯林也对佛教产生独特的影响,妙乌统治者在硬币铸造中使用了阿拉伯语。

若开邦人民享受着繁荣,直到18世纪晚期,妙乌帝国被缅甸贡榜王朝(Konbaung)吞并,许多若开人成为俘虏。

英国人于19世纪抵达缅甸,也带来数万名来自孟加拉的农民工,与若开邦当地居民产生了紧张关系。然而历史学家认为罗兴亚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公元八世纪。

与若开邦其他地区相比,妙乌仍然是一个相对和平的城市,大多数佛教徒与其他信仰和种族的人共存。

在今天的缅甸,若开邦是最贫穷的地区之一,这是受种族紧张局势和若干冲突的影响,其中包括一个由若开邦军组成的若开族武装组织,该组织与军方交战。


“种族灭绝”


当地的若开族社区和政治家继续不能参与大型投资项目的规划和执行,如Kyawkpyuh的石油和天然气项目。竞选团体若开石油观察(Arakan Watch)对此表示反对,声称利润将属于中央政府而不是当地社区。


妙乌王国被称为若开邦的黄金时代[Libby Hogan / 半岛电视台]

罗兴亚社区的一些人被剥夺公民身份,并无权接受医疗保健和教育,在遭受军队多年迫害后,选择武装。

作为8月份罗兴亚武装人员袭击的回应,缅甸安全部队至少杀死了6,700名罗兴亚人,烧毁了整个村庄。医生们还处理了暴力袭击的相关伤患,并伴有几起罗兴亚妇女和女孩在逃往孟加拉国时被强奸的事件记录在案。

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扎伊德•拉阿德•侯赛因(Zeid Ra’ad Al Hussein)表示,对罗兴亚人的迫害可能构成种族灭绝。

由诺贝尔奖获得者昂山素季(Aung San Suu Kyi)领导的缅甸政府,迄今为止都未正视国际社会要求进行公正和独立调查的广泛呼吁。

看到国家陷入了残酷的冲突,Kyaw Hla Maung很难过。

“罗兴亚人也是人,他们有权在在缅甸和平地生活,因为他们已经与缅甸国家长期和平共处。”他说。

“我很抱歉看到这种[针对罗兴亚人的暴力] ……这是缅甸安全部队的行为,他们不会将和平带回若开邦,”他说。

最近,1月16日,士兵们对妙乌的抗议活动进行了镇压,造成7名示威者死亡。

Kyaw Hla Maung认为,最近的血腥袭击是对若开邦文化和历史的攻击。他说,若开族人不能自由地谈论他们的文化,历史和他们面临的问题。

“我们需要重新找回我们的历史,”他说。

他刚刚完成起草一本书,在书中,他将家庭口口相传的传统与石刻题研究合并起来。他希望,他他至少可以在自己的社区内谈论当地的历史,以及不同少数群体存在不同的观念。

“它(本地历史)不会被遗忘,也不会丢失,但实际上,它是’隐藏的’,因为政府隐藏它。”


与若开邦其他地区相比,妙乌仍然是一个相对和平的城市[Libby Hogan / 半岛电视台]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