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纳粹分子袭击阿富汗社区希腊办公室

新纳粹义务组织Crypteias声称为周四袭击事件负责 [Nick Paleologos/ SOOC /半岛电视台]
新纳粹义务组织Crypteias声称为周四袭击事件负责 [Nick Paleologos/ SOOC /半岛电视台]

希腊,雅典–支在门旁边散热器上的是一块半烧焦的牌匾,欢迎宾客来到阿富汗社区希腊办公室。

门被烧毁,在铰链那松散地悬挂着。

在里面,一张木制办公桌倒塌在烟灰黑的墙壁前,一台破碎的电脑显示器也翻倒在旁边的地面上。

20日,右翼袭击者等待工作人员在午餐休息时间离开后,闯入希腊阿富汗社区办公室,砸碎电脑、扬声器和墙上的照片,然后在办公室倒入汽油,并将其点燃。

“这是好事,幸亏这里没有人,否则会有受害者,”希腊阿富汗社区前主席,希腊难民论坛负责人尤努斯·穆罕马迪(Yonous Muhammadi)告诉半岛电视台说。

该中心官员说,它曾收到了来自极右群体的死亡威胁 [Nick Paleologos/ SOOC /半岛电视台]

穆罕马迪站在办公室,在记者拍照时,检查残骸。

他解释说,袭击发生时,他的组织收到来自极右群体的巨大死亡威胁。

据新西兰多家报纸报道,新纳粹民主党组织Crypteia对该起袭击负责。

事件发生在针对难民、移民和穆斯林等极右暴力急剧上升之际。

在最近的一份报告中,半岛电视台详细描述了针对巴基斯坦劳工和阿富汗难民的一系列暴力事件,以及对民间社会组织的一系列死亡威胁。


他们想要杀人’


“对于我们来说,Crypteia是一个新的名字,” 穆罕马迪说,该组织在2017年11月对一个阿富汗儿童之家发动攻击之前,并不为人所知。

在那次事件中,袭击者向一名11岁男孩的家中投掷石块和啤酒瓶,,并留下一张便条,威胁他”回到他的村庄”。

穆罕马迪补充说:”他们是极端分子,他们想杀人。”

极右翼袭击了希腊阿富汗社区办公室后,尤努斯·穆罕马迪向记者发表讲话 [Nick Paleologos / SOOC / 半岛电视台]

1月份,数个民间社会团体通过电话从一名声称自己是Crypteia成员的身份不明的人那里收到了死亡威胁。

纳伊姆·埃尔甘多尔(Naim Elghandour)站在半被摧毁的办公室里,他到这里表示支持,他回忆说,今年早些时候,他曾接到一个威胁性的电话。

“我拿起电话,他们说:’我们杀死难民和穆斯林,烧清真寺,袭击儿童的家,'”希腊穆斯林协会主席埃尔甘多尔告诉半岛电视台。

“这不是第一次攻击,也不会是最后一次,” 埃尔甘多尔说。 “我们希望国家能提供保护。”

研究人员和评论家推测,极右派可能与金色黎明党(Golden Dawn)有直接或间接的联系,该党是在希腊议会中拥有16个席位的新法西斯党派。

过去,金色黎明成员对移民和政治对手进行过残酷的攻击。

一名党员在2013年9月被刺死后,希腊反法西斯说唱歌手帕弗洛斯·菲尼亚斯(Pavlos Fyssas)与包括其领导干部在内的69名党员因涉嫌经营一个犯罪组织而被逮捕并接受审判。


“继续与纳粹斗争”


随后记录的仇恨犯罪数量随之减少,但2017年全国范围内的仇外暴力急剧增加。

据希腊警方提供给半岛电视台的统计数据显示,与上一年相比,2017年受种族、肤色或国籍影响的仇恨犯罪数量增加了近三倍。

警方在2016年记录了48起此类罪案,但在去年,该数字飙升至133。

总部位于雅典的反法西斯组织克尔法(Keerfa)的国家主任佩特罗斯·康斯坦丁诺(Petros Constantinou)说,金色黎明党愿意与其他极右派和新法西斯组织 “非常坦诚地合作”。

“对我们来说,与阿富汗社区一起并肩战斗非常重要,”他告诉半岛电视台。 “我们必须继续与纳粹斗争。”

在希腊办公室的阿富汗社区,尤努斯•穆罕马迪回忆说,他曾在2010年遭到袭击,当时一群手持棍棒和刀子的极右狙击手踢了他们的门。

他回忆说:”我当时正在给希腊儿童教书。他们(攻击者)开始破坏一切物品,他们也打了我。”

之后,穆罕马迪去了当时位于雅典市中心的派出所。

“我感到震惊的不是攻击本身,”他说。

“对我来说,令人震惊的是当局的行为,当我和警方说话时,他们说如果我提出申诉,他们会把我关在拘留中心。”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