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国会:种族影响阿拉伯裔美国人投票

丹尼尔·利宾斯基迎战新人民主党候选人玛丽·纽曼 [Nam Y Huh /美联社]
丹尼尔·利宾斯基迎战新人民主党候选人玛丽·纽曼 [Nam Y Huh /美联社]

美国伊利诺斯州(Illinois)第三届国会选区的阿拉伯裔美国选民将有机会使用其选举权,3月20日将举行国会初选。

选民将在以下两人中进行选择:丹尼尔·利宾斯基(Dan Lipinski)–自2005年以来,一直是民主党成员代表;以及一位民主党新人玛丽·纽曼(Marie Newman)–她处理了许多阿拉伯社区问题。

第三区位于芝加哥西南部,拥有约11.1万阿拉伯裔美国人口,是该人群在该州最大的集中地区,也是美国第六大城市。

利宾斯基是一位保守派人士,常把自己称为”里根民主党人”。 2004年,他接替了他的父亲比尔·利林斯基(Bill Lipinski),后者在该地区担任了22年代表。

纽曼则自认为是”进步的民主党人”。她主张为所有美国人提供国家医疗保健、促进小企业发展、并抨击政治中的大笔资金流动。

纽曼得到佛蒙特州(Vermont)独立参议员,前总统候选人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伊利诺伊州民主党议员路易斯·古铁雷斯(Luis Gutierrez)和国会议员扬·沙克瓦斯基(Jan Shakwaski)的支持。

纽曼和利宾斯基都支持移民改革,反对特朗普总统的旅行禁令。


政治价值观

两位民主党候选人在政治哲学方面的差异,也反映了芝加哥地区美国阿拉伯裔选民人口变化的情况。

两位候选人都在该地区的阿拉伯裔美国人社区中拥有自己的支持者。

一些社区成员说,阿拉伯裔美国人在历史上投票给民主党通常是因为他们从共和党那里感受到敌意。

以色列对巴勒斯坦人的对待及其对巴勒斯坦的占领是这一点的核心。

在该地区,巴勒斯坦裔美国人占阿拉伯裔美国选民的大多数。大多数是巴勒斯坦第三代或第四代后裔。

与避免政治参与的老一代人不同,现在的美国巴勒斯坦人不是单一问题的选民,他们是进步的,在地方和国家层面参与政治。

第二代巴勒斯坦裔美国人,政治组织者,纽曼的支持者萨尔丁·马利(Sahdin Maali)告诉半岛电视台说,利宾斯基让阿拉伯裔美国人社区失望。她说他有时会在清真寺讲话,但通常只在选举期间。

“他的政治……表明他不关心我们的问题和担忧,”她说。

马利和其他人指出的一个问题是,利宾斯基拒绝支持《儿童拘留法案》:HR 4391,该法案旨在保护在以色列占领下的巴勒斯坦儿童免受以色列部队的拘留和酷刑。

她说:”阿拉伯裔美国人绝对会投给那些重视他们投票,并解决对他们来说很重要的问题的候选人。”

巴勒斯坦裔美国人,芝加哥阿拉伯裔美国退伍军人协会主席埃德·哈桑(Ed Hassan)告诉半岛电视台,纽曼候选人在其社区是一个”崭新的声音”,因为她已经同社区进行过接触并解决过他们的许多问题。

哈桑说,利宾斯基在国会投票和赞助过社区不同意的法案,因为展现出他的冷漠,而纽曼表现出与阿拉伯社区合作的意愿。

2014年2月,利宾斯基曾与共和党众议员彼得·罗斯坎(Peter Roskam)一道支持国会通过亲以色列法案HR 4009,此举激怒了阿拉伯社区的许多人。该法案对任何支持抵制以色列、支持抵制,撤资和制裁(BDS)的教育机构实行惩罚性措施。


支持原因

然而,利宾斯基得到了芝加哥一些阿拉伯裔美国人的支持,他们认为他是”他们能够认识并合作的人”。

芝加哥阿拉伯民主俱乐部的萨米尔·哈利勒(Samir Khalil)告诉半岛电视台,他支持利宾斯基,因为他经常与社区交谈并解决他们的担忧。

哈利勒说,他的小组和其他人支持利宾斯基的原因之一,是因为像纽曼这样未经考验的新人从政难免会有风险。

哈利勒承认,尽管利宾斯基并不总是支持巴勒斯坦人,但他希望”利宾斯基最终会认识到,并开始支持他们的事业。”

利宾斯基也得到了芝加哥两家主要报纸《芝加哥论坛报》和《芝加哥太阳报》(Chicago Tribune and the Chicago Sun-Times)的支持。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