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在伊拉克的遗留问题:暴力、宗派主义和选举

2009年,巴格达绿区,美国士兵漫步于伊拉克前总统萨达姆·侯赛因的半身雕像前 [Hadi Mizban / 美联社]
2009年,巴格达绿区,美国士兵漫步于伊拉克前总统萨达姆·侯赛因的半身雕像前 [Hadi Mizban / 美联社]

伊拉克,埃尔比勒– 在美国入侵伊拉克之后,该国遭受了15年的暴力、动荡和宗派主义。对伊拉克领导人来说,想找到乐观的理由,可能是愚不可及的。

本周是美国入侵伊拉克开始15周年纪念,表面上是为了解放伊拉克人,使其免遭暴政和压迫。接下来是众所周知的:随着独裁者萨达姆·侯赛因的(Saddam Hussein)倒台,美国发动了一场持续至今的杀戮和分裂风暴。

伊拉克领导人坚持认为,自入侵以来,伊拉克处于最佳状态,即使伊拉克普通平民持怀疑态度。伊拉克领导人指出, ISIS的军事失败以及定于5月举行的全国选举是有希望的。领导人表示,选举的顺利进行将表明,美国的入侵至少带来一个积极的结果–民主的成功引入。

在2003年3月19日凌晨,巴格达在惊骇中被美国空袭叫醒,这是推翻萨达姆·侯赛因总统政府的”震撼和敬畏”运动之始。之后不久,美国总统乔治·W·布什(George W Bush)出现在电视上,他宣布:”就在此刻,美国和联军正处于军事行动的早期阶段,以解除伊拉克武装,解放其人民,并为世界抵挡巨大的危险。”

美军从科威特(Kuwait)进入伊拉克时,萨达姆在其入侵前躲藏起来。几个月后,他从提克里特(Tikrit)外面的一个洞中被拖出来,后来因违反人道主义罪行被处以绞刑。

把独裁者放在首位很容易。随之而来的,是对美国侵略者的长期血腥反抗、逊尼派和什叶派之间的教派内战,以及包括基地组织和ISIS在内的此类组织的繁荣。监测机构Iraq Body Count从2003年起在伊拉克记录了26.8万暴力死亡人数。


“入侵是过去”

2014年,伊拉克滑向一个失败国家的进程几乎无法阻挡,当时ISIS的战斗人员遍及近全国三分之一。为期3年的打击ISIS行动 导致成千上万的平民遇害。去年12月,伊拉克总理海德尔·阿巴迪(Haider al-Abadi)宣布取得最后胜利,尽管他承认 “恐怖主义”对于伊拉克仍是一个挑战。

“我们必须保持警惕,准备好对付我们国家内的恐怖主义企图,因为恐怖主义是我们永恒的敌人。”

ISIS的失败被伊拉克领导人列为对国家士气的巨大推动,并且表明该国终于独立自主。

智库Al-Bayan的总部位于巴格达,其计划与研究中心常务董事萨贾德·吉亚德(Sajad Jiyad)表示赞同。

“自2003年以来,现在是伊拉克最好的时候,”他说。 “对大多数现在伊拉克人来说,入侵是过去的事了,他们期待着更好的发展,现在的优先事项是创造就业机会、打击腐败和改善服务。”

这些问题将在今年选举中备受争议,但伊拉克人通过选举可以在何等程度解决分歧尚不明朗。

吉亚德说:”选举是一件好事,也是一件健康的事情,但这是一个过程,伊拉克仍有很长的路要走。我们还在恢复当中-在ISIS战争爆发之前,美国入侵了,海湾战争和伊朗战争爆发了。大多数伊拉克人口从未见过和平,只见过战争、制裁或暴力,这并且阻碍了伊拉克发展。”


分裂

对于伊拉克普通人来说,民主的好处似乎微不足道,入侵的遗留依旧血腥。

“我哥哥比我年长几岁,他在伊拉克各省有朋友,但对我来说,我只有安巴尔(Anbar)的朋友,我在巴士拉(Basra)或其他省没有朋友,” 34岁的马哈茂德·扎基(Mahmoud Zaki)说, “由于入侵和随后发生的宗派主义分裂,这些使我们分开了。”

由于死去的亲人,失去的机会和不安全感,许多伊拉克人觉得与其对选举和民主感兴趣不如照顾亲人。”我不想富有,我想过一种体面的生活,我想要安全,我希望我的家人安全,”扎基说。

持续的暴力甚至使许多伊拉克人怀念前前铁腕领袖领导下的相对稳定。

32岁的基督徒萨米·约瑟夫(Sami Josef,)来自巴格达,他说:”在萨达姆的领导下,你可以做任何你想做的事,只要你远离政治,不反对政府。”

“直到今天,我说萨达姆的灵魂安息了。”

伊拉克北部的库尔德人是从美国入侵中获益最多的群体之一。在萨达姆的迫害下,库尔德人设法在2005年新宪法中的获得自治权,并通过对付ISIS以获取其坚定的西方盟友的支持来提升地位。


库尔德问题

去年9月,前伊拉克库尔德领导人马苏德·巴尔扎尼(Massoud Barzani)在独立公投上下了赌注,这引起了极大反响,几乎没有得到任何国际支持。

“单独来说,库尔德人一直有独立的梦想,这就是为什么他们没有在伊拉克的国家建设上投入太多,”埃尔比勒的智库–中东研究所研究员Khogir Wirya说道。

“但伊拉克领导人也没有,库尔德人开始认为,什叶派和逊尼派对库尔德人持着同样的抵触心态。这可能导致他们产生独立的想法,要赢得民众的支持。”

虽然阿巴迪可能阻碍了库尔德人的独立运动,但怨恨依旧存在。 “这根本不是一个健康的婚姻,这是一个强迫婚姻,”Wirya说。 “一直以来都是。”

选举期间,不满情绪从四面八方涌来。逊尼派要求得到资金,以重建被战争摧毁的地区;南部什叶派抱怨缺乏发展。

“但能看到伊拉克人是否仍然相信这个体系,并且站出来投票,这很好,”吉亚德说。 “这将成为衡量人们想法的标准。”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