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绣”展览:讲述巴勒斯坦故事

1987年,以色列禁止在巴勒斯坦被占领土升巴勒斯坦国旗,无惧的巴勒斯坦妇女将巴勒斯坦国旗刺绣在身上,以作为反抗 [半岛电视台]
1987年,以色列禁止在巴勒斯坦被占领土升巴勒斯坦国旗,无惧的巴勒斯坦妇女将巴勒斯坦国旗刺绣在身上,以作为反抗 [半岛电视台]

橱窗里的这一件增添红线刺绣的白色长裙,是巴勒斯坦较流行的传统服饰。但是仔细一看,你会发现这是一件用面粉袋材料缝补而来的衣服,这些面粉袋正是巴勒斯坦难民在”灾难”(Nakba)时期获取的援助物资。

这件衣服,恰恰反映了巴勒斯坦政治、社会和阶级变化的转变。

这件衣服悬挂在周日(18日)的巴勒斯坦”刺绣”展览的主橱窗里。

该展览由巴勒斯坦博物馆举办,地点在约旦河西岸中心比尔泽特市(Birzeit),主要讲述着100件巴勒斯坦不同政治时期的刺绣服装的故事。展览将一直持续至八月。

那么,这件衣服有什么故事呢?

这件缝补而来的斑块状的衣服,实际上出自玛哈·阿卜舒莎(Maha Abu Shusheh)之手,她是一名来自拉马拉的巴勒斯坦妇女。博物馆工作人员萨利赫(Haneen Saleh)称,玛哈把她的这件衣服给了一名妇女,该妇女与其家人在1948年巴勒斯坦”灾难”时期被迫流离失所,但由于这名妇女比玛哈还要高,因此衣服并不合身。

所以,这名妇女只能把”近东救济工程处”给她的面粉袋裁剪一下,将其缝补在衣角处。在这件衣服的袖子上,参观者可以清晰看到联合国”UN”标识字母”N”。博物馆工作人员称,这件衣服最能代表巴勒斯坦人经历”灾难”后面临的艰苦条件。


巴勒斯坦难民用联合国救济的面粉袋缝补的衣服 [半岛电视台]

同时,这件衣服也说明了两点,一是当时没有织造传统服装的纱线和面料市场。二是,虽然不同地区有不同的传统服饰,但是,由于来自村庄的难民不断被迫来到城市和难民营里,妇女间不同刺绣的针法也随之混杂。不仅如此,刺绣的意义也已变味。对于巴勒斯坦妇女来说,刺绣活动已经由过去的”家庭日常”变成一种谋生手段。

反映巴勒斯坦不同社会阶层、不同政治时期的衣服不仅是这一件。在展会开幕式上,展出的还有由各样织物材料织造而成的巴勒斯坦妇女日常服饰,其中不乏一些被修补的衣服,这些衣服令人回想起巴勒斯坦妇女经历的残酷现实、以及她们在家庭和农业方面所面临的困难。

展览的另一端,则展出着巴勒斯坦著名现代艺术家的油画作品,例如纳比尔·阿纳尼(Nabil Anani)、萨里曼·曼苏尔(Sliman Mansour)、阿卜杜勒·拉赫曼·阿尔马津等等。这些作品描绘着巴勒斯坦妇女的刺绣服饰。

“衣裳起义”运动

展览后期将讲述巴勒斯坦妇女掀起的”衣裳起义”运动的故事。1987年,当时以色列禁止在巴勒斯坦被占领土升巴勒斯坦国旗,无惧的巴勒斯坦妇女将巴勒斯坦国旗刺绣在身上,以作为反抗。那时的巴勒斯坦服饰,没有玫瑰鲜花、树枝叶脉、各种几何花样的刺绣,而是巴勒斯坦国旗–最能代表1987年巴勒斯坦人民起义的标志。


英国作者瑞秋·戴德曼 [半岛电视台]

英国作者瑞秋·戴德曼(Rachael Dedman)是该展览的组织者,她历经四年研究,两年前在贝鲁特首次举办了名为”线端”的展览,然后在拉马拉巴勒斯坦博物馆又举办了一次展览。

她认为,此展览的价值在于,”讲述了每件刺绣服饰的独有故事,每件衣裳都有一段独特的历史”。


根据她的研究,过去一百年,巴勒斯坦刺绣分别以图案、标志、商品、以及起义象征而出现在大众视野。她认为,刺绣不仅仅是一种个人行为,也是一种产品和手段,人们可以通过刺绣探索巴勒斯坦历史、政治和文化变革。

恰逢3月份女性问题的广泛讨论,该展览也回顾了刺绣与社会形态、社会阶层、劳动力市场以及售卖情况的关系,反映着刺绣经历了由”妇女对爱意的表达活动”到”巴勒斯坦问题及巴勒斯坦起义的视觉象征”,再到”文化商品和消费品”的转变。

展览除了回顾巴勒斯坦刺绣的历史,还回顾了自1921年以来的巴勒斯坦时装发展历程,通过陈列由黎巴嫩难民营的巴勒斯坦协会提供的档案照片,展现刺绣中外国设计与传统的交织。在这些反映七十年代时期的时装表演的照片中,绣着鲜艳玫瑰的现代衣裳和巴勒斯坦刺绣服饰交织出现在舞台上。



巴勒斯坦女性借助互联网刺绣的现代服饰 [半岛电视台]

刺绣也出自男性


展览一角,赫然地展出一些瓮罐和手绘油画。这些是许多巴勒斯坦家庭中常见的物件,是巴勒斯坦被监禁的儿子给与他们家人的礼物。这些男性手工也说明,刺绣手工不仅仅局限于女性圈子,也是全国男性也参与的活动。

年轻男子卡拉姆·阿勒马鲁赫讲述了他2008年被捕后学习刺绣的故事。当时,他为未婚妻制作了一份刺绣礼物,如今,已被释放的卡拉姆还仍然坚持这个爱好。

展览还反映了时代变迁。从19世纪时期伯利恒卡阿瓦尔(Qawar)家庭的最古老的手工服饰,到2008年拉扎·齐尔(Raja Zeer)的网络刺绣,在这些不同时期的衣裳中,可以看出线和刺绣的缝合的变化,表明了巴勒斯坦家庭的经济状况的发展。

在八十年代,八角形针法非常盛行,取代了方形农民针法,这反映了海湾石油开发之后,巴勒斯坦人的经济状况随之改善。当时,很多巴勒斯坦家庭的年轻劳动力在海湾地区工作。展览组织者认为,随着全球服装业的发展,巴勒斯坦刺绣已能够跟上西方时尚潮流或伊斯兰服饰发展的步伐。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 通讯社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