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勒斯坦人在黎巴嫩议会中有一席之位?

黎巴嫩约有600万人口,几十年来,巴勒斯坦人口一直在该国人口中占有相当数量 [Manal Kortam]
黎巴嫩约有600万人口,几十年来,巴勒斯坦人口一直在该国人口中占有相当数量 [Manal Kortam]

黎巴嫩,贝鲁特–乍一看,她可能很容易被误认为是即将参加黎巴嫩议会选举的常规政治家。

在她的竞选海报中,马纳尔·科塔姆(Manal Kortam)身着黑色西装外套,脸上闪烁着自信的笑容,竖直站立,双臂交叉,背景中印着黎巴嫩国旗。海报上只有简单的文字:”马纳尔·科塔姆。巴勒斯坦席。第三区。”

但仔细观察后,人们开始注意到她那难以察觉的眉毛穿孔,并且夹克衫上缝制着五颜六色的花卉图案–然后才会有人发问:在黎巴嫩议会中是否有巴勒斯坦席位?

根据最近的一项政府民意调查显示,黎巴嫩约有600万人口,该国近几十年来已经接待了相当数量的巴勒斯坦人,现在估计有17,5万。在法律上被归类为难民的巴勒斯坦人,即使是出生在黎巴嫩的巴勒斯坦人,也没有资格投票或担任公职。

黎巴嫩政治运动狂潮之际,巴勒斯坦-黎巴嫩活动家科塔姆决定进行一次模拟竞选运动,以嘲讽5月份的议会选举不设置巴勒斯坦席位的现实

科塔姆以社交媒体为基础,使用”Mawjoudin”或”我们存在”的口号,希望其竞选活动能够凸显居住在黎巴嫩的三代巴勒斯坦家庭的困境。这些家庭的大多数都生活在微薄的条件下。

一项由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近东救济工程处)和美国贝鲁特大学(AUB)于2016年进行的研究发现,近三分之二的巴勒斯坦人口生活贫困。研究表明,超过63%的巴勒斯坦人生活在”基础设施衰败、娱乐空间匮乏、通路不畅,水和污水处理系统糟糕、水污染以及电线偷工减料”的等难民营中。

“现在是(黎巴嫩)的巴勒斯坦社会争取一些知名度的时候了,去宣告:我们存在,我们有声音,我们就像你,我们和你在一起,” 科塔姆告诉半岛电视台。


“巴勒斯坦人希望得到自己的权利”


巴勒斯坦人在黎巴嫩的故事令人困扰:大多数巴勒斯坦人在1948年战争,以色列国建国之后抵达黎巴嫩。

巴勒斯坦人–被登记为难民–无权拥有或继承不动产,并被排除在30多种白领职业之外,无权享受公共教育和医疗保健资源。

2005年才建立一个官方机制,通过政府管理的黎巴嫩-巴勒斯坦对话委员会(LPDC)来解决巴勒斯坦人的状况。

巴勒斯坦人在黎巴嫩的困境,因据称的性别歧视立法而加剧,这些立法禁止黎巴嫩妇女在与非黎巴嫩公民结婚时将其国籍传给其子女,从而造成黎巴嫩妇女与巴勒斯坦男子结婚常常伴有社会耻辱。科塔姆将这一问题与她进行的妇女维权团体运动联系起来。

“巴勒斯坦人希望得到自己的权利,他们希望被看到,他们希望生活得有尊严,他们希望能够娶一个黎巴嫩女孩,而不必听到她父母碎碎念说,他是巴勒斯坦人,他什么都没有。这就是他们想要的。他们想要感受正常人类生活,” 科塔姆说。

但是这场运动不是服务于黎巴嫩巴勒斯坦人的”政治权利游说”运动。它要求”公民权利”,科塔姆强调这一区别。

黎巴嫩和巴勒斯坦官员一贯对永久安置问题持有严格立场。对于许多黎巴嫩人来说,解决巴勒斯坦人的永久安置问题将导致该国已经存在争议并脆弱的多元教派体系难以维持平衡。对于巴勒斯坦人来说,永久安置会破坏其对”回归权”的核心要求–这是以色列自1948年以来所否认的。

“如果我说,巴勒斯坦人想要永久安置权,那么我就是在劫持他们的选择。这应该是个人选择,我尊重这一选择,”科塔姆说,并补充说,她反对任何形式的”强迫”安置。

根据科塔姆的说法,巴勒斯坦人理应获得与欧洲和美国移民政策相同的永久居留权。


反应


科塔姆模拟竞选中暗藏的讽刺以及提高意识的最终目标,在许多旁观者身上失败了,这也揭露了一些黎巴嫩人对巴勒斯坦人的态度。

“你怎么不去巴勒斯坦去参加(选举),好让我们摆脱你的污秽?”一位社交媒体用户在Facebook的回复帖子中写道,宣布她的讽刺候选人。

“明天,我们会听到,(在议会中)有一个叙利亚的席位,一个埃塞俄比亚的席位”,另一位社交媒体用户写道,他暗示的是,自2011年以来,叙利亚难民以及在该国工作的大量外国人涌入。

但科塔姆在开始模拟竞选活动之前,就已经想到了这样强烈的反应。她说:”我为此做好了心理准备,但让我感到悲伤的是,有些人仍然无法摆脱过去。”

科塔姆表示,尽管发起人明确提到”嘲笑”这个词,这本身就令人不安,但很多人在网上做出了严厉回应。

“这表明黎巴嫩人在其政治制度上的无知,这意味着他们没有政治意识,这是不好的,”她说。

“这就是为什么我要把重点放在黎巴嫩和巴勒斯坦人之间的和解上,我们需要质疑战争,我们不能只是向前看,我们需要解决大量的愤怒和仇恨,”她说。


尝试创新’


尽管如此,所有批评她的人都没有回应她所谓的运动”正式启动”。相反,巴勒斯坦和黎巴嫩的民间社会行动者挤满了房间,她用充满感情的口吻演讲,呼吁解决社区需求,这让许多人产生共鸣。

黎巴嫩民间社会活动家齐纳•莫汉纳(Zeena Mohanna)说:”这是对共同责任的呼吁,他们最终是人,他们有权拥有良好的生活条件,这些所以不应该被忘记。”

科塔姆运动支持者玛丽亚姆·赛非迪恩(Mariam Saifeddine)说:”应该有一个保护(巴勒斯坦人)权利的法律框架。它不一定非要保护其返回权,也可以是在这个国家生活生活的权利。 “

当被问及她是否会”真正竞选”时,科塔姆回答说,这项运动不在于她是否能在议会中获得席位。用她的话来说,这场运动只是一个”创新的尝试”,突出”制度的荒谬”并重振话语权。

“我看到了这张海报,我觉得它很出色……它确实让(巴勒斯坦人)再次登上了议程,”另一位支持者蕾雅·布克哈特尔(Lea Boukhater)说。 “竞选的天才之处”在于引发辩论。 “目标应该是激起对当下的意识。”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