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否认“霸权”计划,并谴责沙特和以色列

伊朗否认“霸权”计划,并谴责沙特和以色列
18日,伊朗外长穆罕默德·贾瓦德·扎里夫(Mohammad Javad Zarif)在德国慕尼黑安全会议上发表讲话 [斯温·霍普/ dpa via AP]

沙特和以色列称伊朗破坏中东稳定,后者否认该指责,并称这两个”美国客户”企图掩盖其”糟糕的选择”和”战略性失误”。

18日,沙特外交大臣阿德尔·朱拜尔(Adel Al Jubeir)与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Benjamin Netanyahu)在慕尼黑安全会议上,一致指责伊朗造成区域局势紧张。

内塔尼亚胡称伊朗是”世界的最大威胁”,并指责该国试图在中东地区建立”帝国”。朱拜尔呼吁”从根本上改变伊朗政权”。

伊朗外长穆罕默德·贾瓦德·扎里夫(Mohammad Javad Zarif)在演讲中说,各方愈发”痴迷”对该国中东政策的批评,并否认该国试图成为”霸主”。

扎里夫说:”美国和它的中东客户正在品尝自己错误选择的苦果。但他们利用这点来煽动各方对于伊朗外交政策的歇斯底里情绪,并试图掩盖现实。”

扎里夫列举的这些”糟糕的选择”包括:美国在20世纪80年代对前伊拉克领导人萨达姆·侯赛因(Saddam Hussein)的支持、美国在2003年对伊拉克的入侵以推翻侯赛因、以色列占领巴勒斯坦,以及沙特领导的对也门的轰炸。

近年来,口水战是以色列和伊朗之间最严重的对峙。以色列指控德黑兰方面从叙利亚发射无人机到其领空,此后,叙利亚在2月10日对叙利亚境内的伊朗目标进行”大规模”袭击。

以色列担心伊朗可能利用叙利亚领土向真主党什叶派团体发动袭击或转移武器。伊朗于2015年开始干预叙利亚内战,以支持总统巴沙尔·阿萨德(Bashar al-Assad)。

伊朗对叙利亚和也门战争的参与也激怒了其地区竞争对手沙特,后者在也门对抗伊朗支持的胡塞武装。

代理冲突

朱拜尔表示,1979年的伊朗革命”引发了中东问题”,这场革命启动了该地区的 “宗派主义”。

上述事件导致了真主党(Hezbollah)的成立,而这是”世界上最危险的恐怖组织”,朱贝尔说。随后,他谴责伊朗对胡塞武装进行武装。德黑兰曾否认这一说法。

“我们没有攻击过伊朗,” 朱拜尔说。 “是伊朗在攻击我们。伊朗已开始破坏黎巴嫩、叙利亚、伊拉克、巴林、也门、巴基斯坦、阿富汗和其他非洲国家。”

当天早些时候,内塔尼亚胡将伊朗比作纳粹德国,称伊朗对 “主宰信仰”的主张和纳粹对 “主宰种族” 的主张属于一丘之貉。

内塔尼亚胡敦促全球对伊朗采取行动。

“我们将毫不犹豫地自我防卫,如果有必要的话,我们将采取行动,不仅仅是针对伊朗的代理人,也会针对伊朗本身,”以色列领导人警告说。

扎里夫驳斥内塔尼亚胡的讲话,认为该言论好比”卡通噱头”,不值得回应。

他呼吁在海湾地区采取对话基础上的新安全措施。

他说:”我们想要建设强大的地区,我们不希望成为地区霸主,因为我们认为霸权时代早已过去–在地区和全球都是如此。”

“一个强大的地区,小国和大国–即使是那些有竞争历史的国家–都可以齐心协力为地区稳定做出贡献。”

每个人都有责任’

国防和安全分析师安德烈亚斯·克雷格(Andreas Kreig)告诉半岛电视台说,宿敌以色列和沙特在对抗伊朗问题上,保持一致战略。

“中东地区局势紧张,但关系最紧张的不是以色列和阿拉伯世界,而是那些支持伊朗和反对伊朗的国家,”克雷格说。

“沙特人现在站在以色列人这边,试图在某种程度上获得支持,特别是从华盛顿特区,以对伊朗实施潜在的初步袭击。”

克雷格说,以色列和沙特的演讲旨在获得美国新保守派和共和党人的支持。

“我们每个人都应该为我们当下的处境负责,而伊朗却被迫扮演这个坏人的角色,我们需要的是对话而不是对抗。”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