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东眼:2019年中东可能发生那些大事件?

trump
部分中东国家的领导人命运与特朗普的命运息息相关[路透社]
英国“中东眼”网站透露了部分记者与作家对2019年中东地区可能发生的主要事件所作出的预测和展望。
 
具体情况如下:
 
专制统治者
“中东眼”网站主编大卫·赫斯特
 
2019年,中东地区的一切都将取决于美国总统特朗普的能力,他的命运与其身边的中东专制统治者们紧密相联。
 
卡舒吉之死引发的余震尚在,特朗普的退步让埃及总统塞西等专制统治者都处于内部政变的威胁之下。
 
赫斯特认为,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的离开,就是特朗普结束的开始,正如卡舒吉以如此残忍的方式死去一样,这成为了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的终结。
 
欧洲应该认识到,埃及总统塞西、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以及阿尔及利亚总统布特弗利卡,完全能够向欧洲送出数百万阿拉伯贫民与他们的不幸。
 
ISIS仅仅是阿拉伯国家失败之病的一个症状,其中的原因是,西方应该明白这种病无药可救,只能通过透明和民主的政治改革,而当前的现状则是在等下一个爆发的到来。
 
深深的怀疑
国际关系研究员里查德·弗尔克
 
中东地区2019年的前途充满深深的怀疑,如果不看特朗普对军事机构施加的反向压力,同时还存在一种可能性,即近期可能突破共和党的耐心红线。
 
也许这意味着特朗普将以这样或那样的方式放弃当前的总统职位,并由跟他持相同思想观点的副总统彭斯接任其位置。但是,他没有准备在其国际立场的核心上对抗国家安全机构的政策。
 
另外一种可能出现的后果是,ISIS在欧洲、北美发起“恐怖”袭击,在叙利亚进行大屠杀并不断加强和扩大这种胜利。而土耳其则对叙利亚北部的库尔德人发起军事打击。
 
所有这些可能性都无法排除,如果这些情况真的发生了,那么就能将我们希望中东地区2019年所发生的情况变得更糟糕。
 
随着新一年的到来,大家“谨慎”地希望温和的势力能够为中东地区带来和平并恢复地区稳定,而这种愿望比21世纪的任何时候都更为强烈。
 
固有力量与新生力量
查塔姆哈维斯研究所中东北非项目负责人利纳·赫塔卜
 
中东地区固有的势力派别已经丧失了很大的影响力,同时,新生派别则试图夺取更大的权力。在这种情况下,像英国、法国、欧盟等欧洲国家,他们能够划定日程及其与中东国家之间的关系。
 
这些国家批准与海湾地区国家签订经济条约,对他们的内部事务不予干预,但是在有关干预叙利亚冲突的问题上,欧洲则紧跟美国的脚步,而不会走其他的路线。
 
随着英国脱欧日期的临近,预计明年西方的权力中心地位将继续向外转移。
 
转型之年
以色列的违法行为专家理查德·西尔弗斯坦
 
在很多方面,2019年都将成为转变之年,美国将继续为2020年总统选举的拉开作准备。在这种情况下,中东地区根本不可能成为选举运动中的主要问题所在。
 
但是,所有人都知道,无论是谁赢得了总统大选,都将发现——巴勒斯坦与以色列问题仍是其外交政策议程的中心。大选过程中将对候选人施加压力,使之表达有关巴以问题的看法和观点。但通常大多数候选人所表达的观点都是常规化的,与过去的传统观点类似。
 
而问题是:谁将赢得美国2020年大选?
 
特朗普不太可能获胜。特朗普可能会在明年下台(但这也并不确定)。
 
如果民主党候选人获胜,那么在新总统面前,在民主党赢得参议院多数席位之后,以色列无疑将经历一个非常困难的时刻。
 
虽然在民主党占据国会各委员会的控制权之后,也将致力于实现美国的境内外利益,而不会对以色列作出任何值得一提的对抗,但是,我们确将进入一个重大的转型期。
 
以色列占领当局
穆哈利克·萨拉·本·胡瓦耶特
 
2019年4月,以色列将举行大选。在这个选举季内,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将着重避免约旦河西岸出现以色列人员的伤亡,并将由军队领导人以及情报机构官员,对爆发动乱的可能性发出警告。
 
可能情况会保持现状,不会出现意外的进展,从而意味着即使发生更多的可能性与升级,也只能是有限的。同样,以色列政府将继续强调,不存在和平伙伴,巴勒斯坦人向他们的儿童灌输仇恨,口头上的“种族歧视”不过是反犹太主义的谎言。
 
工党内阁与中东地区
历史学家马克·克尔蒂斯
 
如果英国工党领袖杰里米·科尔宾在2019年的大选中掌权,那么,他是否能够阻止伦敦的政策走向,并改变英国对中东地区的政策,使其不再支持当地的专制政策呢?
 
工党所宣布的4个外交政策领域,引起了英国精英政治集团的担忧,具体体现在使查戈斯群岛的居民重返印度洋上的岛屿、承认巴勒斯坦、反对发动政变的战争,以及前首相布莱尔由于在伊拉克犯下战争罪行而受到审判的可能性。
 
鉴于当前的情况,英国在党派与现内阁之间在其他的对外政策上,可能不会发生很大的冲突。工党仍然坚持出口军火、发展军事工业以及庞大的军费开支。而工党所承诺的审查则仅限于有关英国与专制政权之间所签订的培训及设备供应合同。
 
如果科尔宾获胜,他将成为首位在西方大国中担任政府领导人的反帝国主义者。但是他个人对国际趋势及人权的坚持,可能会受到某些英国机构或者主流媒体的反对,这些媒体蓄意歪曲科尔宾及工党的形象。
 
2019年:俄罗斯面前的关键之年
俄罗斯和阿拉伯政策专家阿德林·穆罕迈迪
 
俄罗斯目前的处境似乎非常轻松。在叙利亚取得的胜利,使俄罗斯成为了一股不可或缺的力量以及一个可靠的合作伙伴。同时,它与除叙利亚境内的反对派之外的中东地区大多数国家都保持着友好的关系。
 
俄罗斯人在近期取得的外交与军事胜利中,希望将自己打造为民族国家的保护者,使之免受外来干预和跨境网络组织的侵害。
 
因此,对俄罗斯而言,2019年将是关键的一年。这一年将能考验俄罗斯在处理复杂进展和避免任何其他后果上的能力与技巧。
 
然而,俄罗斯的作用将取决于其在叙利亚北部实现和平的能力,以及避免黎巴嫩南部发生战争,避免伊朗与以色列之间爆发新冲突的能力。
 
同样,这一年也将是调停巴勒斯坦问题的一年,也是调解卡塔尔与邻国之间的冲突,调解黎巴嫩人与叙利亚人之间冲突的一年。
 
特朗普给中东发出的信息
贝伦·费尔南迪斯
 
在最近举行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美国总统特朗普否认沙特记者卡舒吉遇害的案件是发给世界上其他专制领导人的信息——使之为所欲为,因此,他使美国在世界的眼中显得软弱不堪。
 
现在,随着新一年的临近,特朗普可能向中东传递如下的信息:
 
残酷和野蛮不再是带来耻辱的原因、新闻工作者可以成为合法的打击目标、声讨对人权与自由的侵犯仅仅针对美国的头号敌人——伊朗。
 
换句话说,这是一个欢迎镇压和专制的时代。
 
巴勒斯坦的战略是什么?
塔利克·哈穆德
 
2019年,巴勒斯坦权力机构将面临自其成立以来的最重要的挑战——以色列和美国的极右翼分子关闭了可能达成和平协议的所有通道。
 
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巴勒斯坦人将采取怎样的计划与战略?这是一个棘手的问题,巴勒斯坦首席谈判代表萨伊卜·阿里卡特也无法给出答案。
 
无论如何,美国和以色列将继续努力使巴勒斯坦难民权远离谈判桌。
 
巴勒斯坦人不应轻视他们所面对的危险,而且必须继续为争取回归权而斗争。
 
阿拉伯之春尚未结束
大学教授艾伦·加蓬
 
我们无法宣称阿拉伯之春的革命已经结束,其中的原因很简单,酝酿这场革命所需的条件仍然存在,即专制政权、经济困难、社会不公以及腐败等问题。
 
阿拉伯马格里布地区——脆弱的稳定
布拉希姆·奥曼苏尔
 
在当今动荡不安的地缘政治形势下,阿拉伯马格里布地区的国家仍是该地区稳定问题的焦点,但是,这种稳定现在仍受到内部和地区危机的威胁。
 
马格里布地区的所有国家,目前正在经历严重的政治危机。在2019年,阿尔及利亚,突尼斯和毛里塔尼亚的总统选举的前途仍无法预知。
 
在摩洛哥,政治与社会的紧张局势正在酝酿之中,利比亚正在发生政治分化,在内战的破坏之下,两个政治派别都声称拥有中央权力。
来源 : 中东之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