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来临之际 卡塔尔对海湾危机的看法

卡塔尔人(特别是年轻人)可能需要多年来消除封锁对他们留下的内心阴影 [路透]
卡塔尔人(特别是年轻人)可能需要多年来消除封锁对他们留下的内心阴影 [路透]
尽管全世界准备迎接新的一年,告别今年最后几天,中东的海湾危机仍然存在,解决进程前进一步,却很快后退两步。自2017年6月爆发以来,卡塔尔国遭受空、陆、海的封锁。
 
辞旧迎新之际,人们往往开始思考一年来经历的事件。所有人都希望发生能为美好未来带来希望的新事件。但有时候只是一厢情愿——这就是海湾危机的情况。
 
许多海湾地区的人民在新年来临之际保持乐观,希望新年能如愿。但危机已爆发一年半,由于这次海湾危机的发生,他们的想法被迫打破,这是该地区前所未有的危机。以往,地区人民习惯的是政治危机和争议只局限于政治家和利益相关者的圈子,但这场危机却伸向无辜受害的人民。
 
海湾地区危机,特别是危及人民的危机,是该地区从未见过的复杂情况。就如1990年夏伊拉克入侵科威特期间,科威特人在二十年或整整一代人的时期里无法接受所发生的事情,他们需要很多年,直至出现新一代没有经历过那段痛苦日子的后代,才开始启动与邻国的关系正常化,然而“遭入侵一代”仍抱有对邻国的谨慎——非常遗憾,这是卡塔尔人民对阿联酋、沙特等封锁国可能同样重复的情绪。
 

海湾人民过去认为政治差异只局限于上层人士(半岛电视台)
 
尽管以往封锁国与卡塔尔之间的人民情谊非常深厚,但这一年半内所发生的、以及现在正在持续的事情是一种故意的恶性行为——许多人怀疑它不是自发的,而是事先系统化和有计划的——推动这些人民走向政治分歧,消除他们的价值观和之间的联系,从而无疑将延长危机各方回到2017年6月之前的状态的时间。
 
在与卡塔尔人民一致的官方层面上,我们发现卡塔尔埃米尔谢赫塔米姆·本·哈马德·阿勒萨尼仍然在每个国际、地区场合重申解决这场被捏造的危机的国家愿景。解决方案在于“进行弥合各方之间差异的对话,无论争议多大,这是在这个困难时期的起点和终点”。
 
这是谢赫塔米姆几天前在多哈世界论坛上的讲话。然后他举例说:“这适用于封锁我们的海湾危机,我们的立场没有改变:
 
-解除封锁;
 
-在相互尊重的基础上通过对话解决分歧;
 
-不干涉各国内政;
 
各国之间的共存和睦邻问题与任何其他问题是分开的。”
 

卡塔尔埃米尔多次强调对话解决海湾危机的重要性(路透社)
 
新的一年即将到来,但遗留在去年的海湾危机仍然处于僵局,而是似乎到了一个不可逆的阶段!这并不那么悲观——今年和之前的事态发展让危机关注者看到任何突破会发生。
 
美国总统特朗普想要召集危机各方解决危机,但目前尚未找到任何让他热情奔走的迹象,无论自我的说服还是对封锁国家的个人压力,这导致他一次又一次地推迟,特别是在美国的内部问题成倍增加,国外问题同时变化和深化的时候。没有一位观察者认为,海湾危机会引起白宫的多方注意。
 
所以总的来说,即使危机缓和后,卡塔尔人要克服危机并非易事;卡塔尔人(特别是年轻人)可能需要多年的有组织的媒体宣传工作来消除封锁对他们留下的内心阴影,还需要与众多社区机构共同努力,以模糊化和抹除心里对卡塔尔围困事件领导和执行者的负面印象。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