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网站:以煽动性为借口打击巴勒斯坦内容

有关巴勒斯坦抵抗运动的内容在各个社交平台上遭到删除或限制 [阿纳多卢通讯社]
有关巴勒斯坦抵抗运动的内容在各个社交平台上遭到删除或限制 [阿纳多卢通讯社]
加沙 – 艾哈迈德·阿卜杜勒·阿勒
 
打压有关巴勒斯坦内容的政策仍在继续,耶路撒冷新闻网的读者们震惊于YouTube第三次删除该网站频道的事实,据悉,其注册粉丝达数万人,而浏览者多达数百万。
 
Facebook、Twitter、Instagram、YouTube等社交网站以违反规定和煽动暴力为理由,删除了数百个公共主页、个人主页,以及视频片段和图片,与巴勒斯坦相关的内容普遍受到打压,特别是有关巴勒斯坦抵抗运动的内容。
 
这些网站删除了有关巴勒斯坦的页面,或者禁止巴勒斯坦主页发布有关巴勒斯坦的视频剪辑,或是殉难者图片甚至悼词,禁止在页面上表达对巴勒斯坦抵抗事业的感情,或者有关巴勒斯坦人在以色列占领军的封锁和压迫之下生活的现状,或是报道有关战俘或巴勒斯坦家庭的遭遇。
 
耶路撒冷新闻网
 
耶路撒冷新闻网加沙地区总监埃扎丁·埃赫拉斯认为,删除YouTube上关于该 网站的专属频道,是以色列煽动针对巴勒斯坦的行动所带来的结果。埃赫拉斯呼吁阿拉伯民众,“应对YouTube完全屈从于以色列占领军的种族主义政策”。
 
埃赫拉斯指责YouTube管理层屈服于以色列的压力,并妄称耶路撒冷新闻网发布具有煽动性的视频,埃赫拉斯否认了这些指控,他还强调,巴勒斯坦方面所发布的内容完全符合这些网站的相关规定。
 
埃赫拉斯补充道,耶路撒冷新闻网将继续在所有社交平台上发布相关信息,绝会不允许以色列占领军实现独自散播谎言,并让巴勒斯坦禁声的企图,该网还将致力于将巴勒斯坦的声音传达至世界各地。
 
正如数百位账户遭到关闭的巴勒斯坦人那样,巴勒斯坦学者、推特用户拉法阿·阿尔埃尔也对收到了这样的电子邮件感到愤怒,网站管理方通知他,因为他违反了规则,所以删除了他在Twitter上的账户。
 

拉法阿·阿尔埃尔在Twitter上的账户遭到了删除 [半岛电视台]
 
阿尔埃尔的账户被视为最为活跃的英语账户之一,其粉丝量高达9万人,包括来自世界各地的大量政治家、媒体人士、思想家以及活跃人士。
 
阿尔埃尔认为,他暴露了以色列占领军的罪行,以及处于占领之下的巴勒斯坦的现状,并呼吁巴勒斯坦要求获得过上自由、有尊严的生活的权力,以及抵抗占领军的权力,这些都是网站删除他账户的原因。
 
他还指责Facebook和Twitter的管理层屈服于犹太复国主义的压力而打击有关巴勒斯坦的内容并使巴勒斯坦的声音消失。他向半岛网记者强调,巴勒斯坦人将继续发出自己的声音。
 
阿尔埃尔补充道,他将开设一个新账号。他还指出,他花了多年的时间才营造了之前的账号,得到大规模的关注,现在,要重新寻回这一切将非常困难,但是,这也将成为推动他进行创作和重新开始的动力。
 
卡萨姆旅
 
同样,卡萨姆旅网站总监也向半岛网记者表示,Facebook删除了该旅下属官方网站的60余个页面,同样,Twitter也删除了该网站的22个官方页面,其关注者人数超过10万。

此外,Twitter还删除了卡萨姆旅发言人艾布·阿比德的6个主页,与此同时,Instagram也删除了8个主页。

 
网站用户为了克服这些困难,使用了不同的命名,但是在发布了有关抵抗的内容之后,社交网站的管理层又在没有发出警告的情况下,直接将这些页面删除。
 
根据该网络总监所说,他们近期在WhatsApp和Telegram上建群,以将有关巴勒斯坦抵抗运动的信息传达至各地民众,但是,这些群尚未注册就遭到了删除。
 
网站总监强调,他们将持续使用所有可能的手段以传递有关抵抗的信息,并暴露以色列占领军的真实嘴脸,无论这需要付出多大的代价。
 
另一方面,来自Sky Line国际的马阿齐·哈米德认为,社交网站针对巴勒斯坦内容的举措,是对言论自由的巨大侵犯,他强调,“这些网站所提出的法律理由是不合逻辑的”。
 
哈米德在接受半岛网记者采访时,质问这些网站利用煽动的借口打击巴勒斯坦内容的根本原因,因为这些措施并不针对以色列,他认为,这里存在明显的区别。
 
哈米德强调,社交网络并不在意人权机构所提供的数据,或是通过律师发布的正式信函,虽然双方持续沟通,但是关于歧视对待巴勒斯坦人和以色列人的问题仍然存在,特别是在近期不断上升。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