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利益》谈及美国与沙特关系的性质与发展

石油是美国与沙特关系的核心,这是从停泊在苏伊士运河沿岸的一艘美国巡洋舰开始的(路透社)
石油是美国与沙特关系的核心,这是从停泊在苏伊士运河沿岸的一艘美国巡洋舰开始的(路透社)
作家保罗·皮拉尔谈及美国与沙特的关系时表示,美沙关系是世界上最重要民主与可以追随至中世纪的王室专制政权的结合,同时,保罗并指出这些关系中的共同因素以及以色列的作用。

笔者在美国《国家利益》杂志上发表的一篇文章中表示,这些关系中的共同价值观一直是缺席的,其中共同的观点和目标一直都是很薄弱的。

笔者指出,石油是美国与沙特关系起源的核心,这是从停泊在苏伊士运河沿岸的一艘美国巡洋舰开始的,当时,美国前总统富兰克林·罗斯福——在1945年参加雅尔塔会议返程途中——与当时的沙特国王阿卜杜勒·阿齐兹·沙特进行了会晤。

笔者还补充道,随着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继续,在纳粹德国战败之后,美国军事策划者考虑前往阿拉伯半岛,旨在将大西洋战区资源转移至太平洋。


对一些对手的共同厌恶加强了美国与沙特之间的关系[路透社]

共同厌恶

笔者指出,在冷战后期,缩减苏联在中东地区的扩张是美国开始思考与沙特阿拉伯关系的重要因素。

笔者认为,尽管沙特与西方国家缺乏共融性,但对无神论共产主义的共同厌恶成为了美国与沙特双方情感上的重要组成部分。

笔者还补充道,鉴于双方对共产主义苏联和伊朗的共同反对,美国与沙特的双边关系在过去几十年间不断得到加强,尽管华盛顿和利雅得之间并没有签署相互安全条约。

回到现在,笔者表示,美国总统特朗普政府在将沙特作为盟友的任何合理理由之上,对伊朗提出各种反对,在此背景下,沙特被视为伊朗在中东地区的主要竞争对手。


作家:以色列与沙特的合作对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来说至关重要[路透社]

以色列的作用

笔者谈及以色列在美国对中东地区所持外交政策的作用及其影响,并谈及“两国方案”和“世纪交易”,此外,笔者还谈及以色列在过去几年内对沙特所持立场的转变。

笔者解释称,以色列此前曾将沙特视为其在阿拉伯世界的主要敌人之一。

然而,这种情况伴随着伊拉克入侵及伊拉克已故总统萨达姆·侯赛因政权被推翻而发生了巨大的转变,这种转变体现在对以色列而言,伊朗已经成为一个可怕的魔鬼。

 
笔者还补充道,第二个变化体现在以色列与沙特之间非正式安全合作的增加,特别是穆罕默德·本·萨勒曼担任沙特王储之后。


卡舒吉谋杀案使美国与沙特双方的计划和意图变得非常复杂化[阿纳多卢通讯社]

合作与转变

笔者指出,尽管两国之间没有正式关系,但以色列与沙特之间的关系对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来说至关重要。

笔者解释称,鉴于对伊朗的共同敌意,以色列与沙特的合作关系对以色列来说是非常必要的,同时,以色列与中东地区国家保持有关系,使得解决巴勒斯坦问题成为非必要的事情。

在笔者看来,第三个变化体现在美国总统特朗普任职时代,白宫试图迫使巴勒斯坦人接受巴以问题的最终解决方案,而该最终解决方案可以使以色列有效地控制地中海和约旦河之间的土地,这是内塔尼亚胡想要的结果。

除此之外,笔者还指出沙特王储本·萨勒曼与特朗普高级顾问、女婿贾里德·库什纳之间的关系,笔者认为两者之间的关系具有特殊的重要性。

笔者还补充道,记者卡舒吉在沙特驻伊斯坦布尔领事馆内被杀身亡案件,使得美国与沙特双方的计划和意图变得非常复杂化。

笔者在文章最后总结称,卡舒吉谋杀案令人感到非常震惊,这充分体现了沙特政权在内部和外部的过分行为。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 美国媒体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