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特拉斯堡遭袭击后的法国 恐怖主义和反示威阴谋论

斯特拉斯堡遭遇袭击后,法国当局提高安全警戒级别并加强各地安全措施(盖蒂图像)
斯特拉斯堡遭遇袭击后,法国当局提高安全警戒级别并加强各地安全措施(盖蒂图像)
法蒂玛·苏海姆-巴黎

法国舆论在斯特拉斯堡遭遇袭击后出现了分歧,其中有些人认为这是恐怖主义袭击,而另外一些人认为这仅仅是法国政府为阻止示威者走上街道的一场阴谋,同时,法国政府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以镇压“黄马甲”示威抗议者,据悉,斯特拉斯堡遭遇袭击事件导致三人死亡,并导致古城附近参加圣诞集市的多人受伤。

面对这次袭击,法国决定提高安全警戒级别,并加强在法国边境地区的安全措施,担心涉嫌人员逃往至欧洲邻国。

犯罪分子还是恐怖分子?

11日袭击事件的肇事者是一名生于1989年的摩洛哥裔法国青年,该青年出生在斯特拉斯堡,并被加入“S”级名单,据悉,被列入“S”级名单的人员包括极端分子和对法国政府来说的危险分子,这名法国青年——根据该青年邻居的说法——以盗窃、暴力和抢劫著称,邻居们还强调称,他们并没有发现这名青年有任何极端主义和宗教主义倾向。

法国内政部国务秘书洛朗·努涅斯(Laurent Nuñez)表示,“谢里夫”在2013年和2015年间已经变成了极端主义者,当在监狱中时,他的宗教和呼吁举动所体现的暴力和极端主义就引起了情报部门的特别注意,从那时起,他的所有举动都处于监视之下。

很多分析家和政治家纷纷质疑,虽然“谢里夫”处于严密监视之下,但并没有洞察到被监视者想要执行恐怖主义行为的愿望,洛朗·努涅斯对此回答道,“不幸的是,并没有注意到他表现出想要进行某种举动的任何愿望。”

另一方面, “谢里夫”在8月的案件中被指控犯有“企图谋杀和阴谋犯罪”罪行,并被裁决在案发上午对他实施抓捕,但当他的同伙被捕时,犯罪嫌疑人逃脱了。

前反恐法官 MarkTrevidić在接受电视采访时表示,本次袭击并不是有组织的,也与恐怖主义组织没有关系,如果恐怖主义组织想要做一些事情,他们不会在一个开放集市做这些事情。

洛朗·努涅斯呼吁根据“恐怖主义动机”来谨慎确定事件的性质,而恐怖主义的动机尚未确定。


用于祭奠斯特拉斯堡袭击受害者的蜡烛和鲜花[盖蒂图像]

提高安全警戒级别

很多议员认为,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是不必要的,这是2015年11月巴黎袭击事件后采取的一项特殊举措,据悉,2015年巴黎袭击事件导致130人死亡。

法国司法部部长妮科尔·贝卢贝表示,法国可以提高对袭击事件的安全警戒级别,而不必全国进入紧急状态,贝卢贝强调称,提高安全警戒级别可以作为安全性举措,以避免威胁国家安全的任何恐怖主义企图发生。

有关于此,法国内政部长宣布提高国家的安全警戒级别,据悉,斯特拉斯堡市集结了700名安全人员,旨在搜寻袭击事件嫌疑人,除此之外,法国在与德国及瑞士接壤边境地区、圣诞集市和其他公共场所也增派了安全人员部署。

法国当局向公众告知所谓的“绿色数字”嫌疑人,并在法国各地区分发嫌疑人照片。


“黄马甲”抗议者认为斯特拉斯堡袭击事件后提高安全警戒级别是反对他们示威活动的阴谋[盖蒂图像]

阴谋论

“黄马甲”运动的多名示威者在社交网站上对发生的事情发表评论称,“这场袭击事件是一场阴谋,旨在试图阻止示威者周六再次走上街头,”这是“黄马甲”运动示威者“Brigitte”的言论,这名示威者对斯特拉斯堡发生的事情感到惊讶。

“Brigitte”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阿文网采访时表示,“怎么可能24小时不间断监视一个人,却无法在当天逮捕他?这真是一个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

“Brigitte”还强调称,“黄马甲”运动绝不会停止,直到示威者的所有要求得到满足,她还表示称,抗议活动正在进行,示威者将在费萨尔街与法国政府对峙。

“黄马甲”运动另一名示威者在推特上对斯特拉斯堡袭击事件进行评论称,“尽管巴黎存在很多‘黄马甲’示威者,你们真得相信肇事者会在斯特拉斯堡而不是在巴黎进行袭击活动吗?马克龙只是在设法告诉你们,不要外出,不要进行示威。”

这名示威者还补充道,“我在‘黄马甲’运动中的朋友们对斯特拉斯堡遭遇袭击事件感到遗憾,但这与我们无关,也与我们运动要求的事情没有关系,这很重要,”该示威者还强调称,“我们绝不会停止‘黄马甲’运动!”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