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门交战双方在瑞典和谈中面对面交流

也门交战双方在瑞典和谈中面对面交流
也门交战双方在瑞典和谈中面对面交流
瑞典——也门交战双方正在就计划中的囚犯互换问题进行面对面讨论,这是旨在结束三年多战争的几项信任措施之一。
 
自上周开始谈判以来,联合国官员一直在总统哈迪政府和胡塞反对武装之间斡旋。
 
12月9日,也门政府官员表示,荷台达港口问题陷入僵局,但在直接会谈后,囚犯获释仍有望实现。
 
“这是两个委员会(政府和胡塞武装)间的首次面对面会议,现在,他们将讨论释放囚犯和被拘留者方面的技术问题,”也门政府代表团成员卡玛利告诉半岛电视台。
 
也门人权部长告诉半岛电视台“该协议包括自战争爆发以来被胡塞武装俘虏的所有被拘留者”。
 
一位消息人士告诉半岛电视台,多达6000名囚犯可在未来几个月被交换。
 
第二个消息来源告诉半岛电视台,胡塞武装预计将释放也门军队内的几名高级指挥官,包括前国防部长和哈迪总统的亲属。
 
代表团成员,总统顾问埃米利表示,双方仍在讨论“确认释放日期及地点的运作机制”。
 
“由于另一方继续逮捕和绑架,我们提交的名单需要不断更新,”他补充道。
仍存在障碍
 
对方似乎更趋向在囚犯问题上达成协议,但萨那国际机场和荷台达港的命运成为了绊脚石。
 
也门政府坚称,亚丁将成为该国主要机场的所在地,而萨那机场只运营国内航班。
 
自2014年以来,萨那机场一直受到胡塞武装的控制,并一直受到联盟的轰炸,飞机,跑道和主要航站楼遭受严重破坏。
 
也门政府表示,它计划接受航班在萨那进出港,但前提是飞机在亚丁机场接受检查,这些机场由沙特阿联酋联盟控制。
 
胡塞拒绝了上述想法且告诉半岛电视台,机场必须“按照国际标准开放”。
 
关于荷台达港似乎也出现明显僵局。
 
荷台达港是人道主义物资进入也门的主要生命线,但沙特阿联酋联盟对商品的限制加剧了该国的危机(2200万也门人需要援助)。
 
也门政府声称其部队距离港口只有3公里,要求胡塞人放弃完全控制权并撤离该市。
 
胡塞武装表示,他们准备将该港口交给联合国,但前提是沙特阿联酋联盟停止空袭。
 
也门政府代表团成员卡马利表示,尽管双方面临着明显争执,但12月9日的谈判也将重点关注缓解塔伊兹围困。
 
塔伊兹位于首都萨那以南约200公里处,该地区冲突导致20多万平民陷入困境。该城市已是也门战争控制权的主要前线之一。
 
半岛电视台上个月报道,一些与基地组织有联系的武装团体利用了该市的安全真空。
 
“如果我们今天能够取得积极成果,我们也将考虑何时举行下一轮谈判,”卡马利补充说。
 
‘充满了积极消息’
 
也门的对立双方已在首都斯德哥尔摩以北约60公里的瑞典小镇举行会谈,会谈旨在讨论如何结束已造成约5.6万人丧生的战斗。
 
联合国也门特使马丁·格里菲斯表示,谈判的目的不是要达成冲突的政治解决方案,而是采取一系列信任措施,为更全面的和谈铺平道路。
 
哈迪总统的高级顾问表示,经过四天磋商,他预计接下来的两天将“充满积极消息”。
 
一名联合国官员后来告诉半岛电视台,原则上,各方已同意在1月举行第二轮会谈。
 
自从记者卡舒吉于10月份在伊斯坦布尔领事馆遭到杀害后,要求结束战争的国际社会压力与日俱增。
 
西方对此次杀戮表示愤怒,美国两党参议员一直在敦促美国国会限制华盛顿对战争的支持。
 
不过12月9日早些时候,美国阿拉伯海湾事务副助理部长表示,华盛顿反对停止对沙特领导联盟的支持。
 
“支持联盟是必要的。如果我们停止支持,它会传递出错误的信息,”他在阿联酋首都阿布扎比的会议上说。
 
也门和平项目执行主任威尔·皮卡德表示,特朗普政府正在利用“伊朗威胁来吓唬国会,并在某种程度上吓唬美国公众,使其支持这种干预”。
 
“美国政府并不是盲目地接受利雅得方面的叙述,即伊朗在也门的威胁;相反,它有助于创造这种叙述,”他说。
 
“在与伊朗开战的美国机构中有强大的派系,他们明白继续支持也门的联盟是实现这一目标的方式。”
 
自2014年以来,也门一直受到多方冲突的破坏,这涉及地方,区域和国际行动者。
 
胡塞武装统治也门北部近1000年,在2014年利用针对哈迪的广泛愤怒,于2015年初推翻了其政府,引发了世界上最严重的人道主义危机之一。
 
沙特领导联盟于2015年3月26日开始进行干预,自那以来,已进行了1.8万多次空袭,婚礼,医疗设施和葬礼都没有幸免于难。
 
瑞典会谈正处于关键时刻,约有2000万也门人(超过三分之二的人口)正在挨饿,迫切需要粮食援助。
 
根据最近的估计,自战争开始以来,可能已有8.5万名儿童死于饥饿。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