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门纠纷:当部落习俗取代法院时

一些胡塞武装囚犯通过部落调解被释放 [社交网站]
一些胡塞武装囚犯通过部落调解被释放 [社交网站]
半岛网

在萨那南部达利亚省哈加尔村,居民聚在一起,目送纳比勒·穆克白尔的生命的最后一刻。他双眼紧闭,半身裸体,哀求他们让他有时间跟孩子们说说话。然后,其中一个人以“故意谋杀罪”的“基沙斯”(报复)惩罚处决了他。
 
纳比勒杀死了他的表弟萨达姆。他戴上了手铐被带到了案发现场,在所有人面前,萨达姆的弟弟给他的卡拉什尼科夫冲锋枪上了子弹,枪杀了纳比勒,所有人立即说:“真主原谅他。”
 
其中一位部落长老提高了他的声音,赞扬了在场的凶手和死者的家人,说他们“不允许魔鬼分离家庭并接受裁决,不再有家庭继承宗教和部落习俗。”
 
比法律更好
 
这一导火索事件加剧了这两个家庭之间的紧张关系,他们之间此前从未发生过传统报复事件。此次为罕见的一次,在重大案件中,部落裁决取替法律。
 

马里布部落仲裁结束了40年前的一个案件(半岛电视台)
 
亚菲上校是该地区的一名部落长老,他表示判决是在部落协商后裁定的,故意杀人罪的判决是“基沙斯”(“同态复仇”)。
 
“凶手承认故意杀害他的堂兄并且有证人。案件很清楚,虽然有人希望把凶手交给法律,但死者家属拒绝了,并接受部落仲裁。”
 
据亚菲说,两家人毫不犹豫地接受了裁决,“无论是哪种案件,部落习俗要求你接受仲裁员的裁判。” 
 
亚菲将这种情况归结为这样一个事实,即国家不再存在,法院也被关闭。如果凶手被移交给当局,判刑的执行将会拖延多年,从而将激怒死者家属,也可能引起无休止仇杀,因此实行基沙斯是第一选项。
 
这位谢赫反对如此迅速地发布和执行判决,“因为被处决的人没有时间告别,或请求上帝及其家人和死者家属的宽恕。”
 
部落习俗
 
最近,也门人恢复了部落在解决争端方面的作用,由于交给法律的案件悬而未决,诉诸法律已成为一个主要的困境,而且当事人可能贿赂警察和其他人。
 

阿尔哈布部落的公民(半岛电视台-资料图片)
以部落习俗(裁决)解决的案件数量没有特定统计数据,而且惩罚往往是精神性惩罚。罪犯及其家人和部落会去受害者的房屋,见后者的家庭和部落,并屠杀牲畜,向公众道歉并请求宽恕。
 
受害者必须接受道歉,如果拒绝这样做,那就会给他及其家人和部落带来污点。
 
除了精神惩罚,有些案件要求物质补偿“罚金”,补偿仪式会在对两个部落成员宣布之后进行,有时还会同时开火。
 
部落规则的存在加强了法律,当局鼓励这样的解决方案,以至于如果两方向法律和司法机构递交了案件诉讼, 最终会由部落解决,当局将移交案件并结案。
 
事实上,胡塞武装集团——控制首都萨那和一些省份,有95%是部落成员——也鼓励部落解决方案。
 
黄金交易员贾米尔·阿里告诉半岛网,他已经从商业法庭撤案,并将其破产案件诉诸部落仲裁,最终一周内结案了。他称,自2014年起该案就长期滞留于法院环节。
 
两周前,部落和解解决了中央银行账户总经理阿里·沙比的被威胁案。
 
争议解决
 
自2015年以来,胡塞武装与沙特-阿联酋联盟支持的政府军之间战争不断。除了造成数千人死亡外,战争还导致14,000名人被胡塞武装绑架和俘虏,而政府监狱中的被绑架人数不详。
 

部落成员(半岛电视台-资料图片)
 
联合国也门问题两名特使伊斯梅尔·乌尔德·谢赫及马丁·格里菲斯仍在协商囚犯问题,目前尚未取得任何进展。但由于部落调解,数百名囚犯已得到交换。
 
根据社会学和政治学教授马哈茂德·易卜拉欣的说法,在联合国失败的时候,部落为释放囚犯做出了贡献。
 
他告诉半岛网,部落的努力在和平进程中也很重要,不只是国际社会能解决社区冲突,事实上,社会当地习俗和部落习俗在这方面的贡献更多。
 
他强调,部落规定了一些战时习俗(尽管有关方面有违反行为),例如武装人员或士兵不可以搜查或逮捕女性,“其他社会中很少找到这种价值观”。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