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内基分析:当统治者免于问责时

卡内基分析:当统治者免于问责时
马克·林奇:问责从来都不是阿拉伯世界统治者所担心的问题 (半岛电视台)
字体大小
一位西方研究员表示,沙特记者贾迈勒·卡舒吉上个月在沙特驻伊斯坦布尔领事馆被谋杀一案,表明对阿拉伯领导人来说,问责从未成问题。

卡内基中东研究中心研究员马克·林奇表示,卡舒吉事件已成为人们猜测阿拉伯世界未来的焦点。

他在该网撰文称,尽管被指控与卡舒吉之死有关,穆罕默德·本·萨勒曼不会被绳之以法,“从一开始就很明显,并且最近几周也变得更加清楚,即使其他官员受到惩罚,王储也不会承担任何个人责任。”

有罪不罚的丰碑

他表示,卡舒吉的死很可能成为有罪不罚的丰碑,称这种现象归因于特朗普政府的性质或沙特王室的政治动荡。

林奇在文章中指出,事实上,自该地区爆发阿拉伯之春以来的七年里,有罪不罚已成为一个主要特征。阿拉伯反革命势力一直为恢复政权精英们的有罪不罚作出不懈努力,他们曾直接成为2011年抗议活动的目标。

作者认为,在日益动荡和混乱的中东,逃脱惩罚对他们恢复独裁稳定的唐吉诃德式的的努力至关重要。

过去20年,信息革命彻底改变了阿拉伯地区的环境。它大大提高了透明度,限制了专制政府控制信息流动的能力。

将责任与透明度分开

然而,统治者仍然享有豁免权和免于问责,无论是否有证据反对他们或发现他们所犯的错误。政权不能像过去那样阻止公众了解其行动,但它们通过将透明度原则与问责制分开,来加强其豁免。

阿拉伯之春革命期间公众所要求的民主改革,本应日益限制领导人过度滥用权力,并加强法治的力量。

由于阿拉伯政权无法降低透明度,他们转而确保这种透明度不会带来更大的问责。例如, 2011年革命后,大多数阿拉伯政权通过诸如大规模逮捕或制定限制自由的法律等传统手段,加强了对民间社会和独立媒体的控制。

巴林、埃及和叙利亚

马克·林奇举了巴林作为有罪不罚的例子,指巴林对导致海湾合作委员会2011年出面干预的宗派骚乱的镇压。

又例如,2013年7月埃及推翻了民主选举产生的总统穆罕默德·穆尔西,随后发生了“血腥屠杀”,导致约1000名穆斯林兄弟会成员在光天化日下,在第四区阿达维和开罗纳赫达被杀。

这场大屠杀证实,新的军事政权不会采取任何限制镇压的措施,不会为其暴行付出任何国内或国际代价。

巴沙尔·阿萨德

作者称,在阿拉伯地区,还有其他逍遥法外的例子。在叙利亚,巴沙尔·阿萨德总统的政权或他的国际盟友没有任何因战争罪而被绳之以法的可能性。

甚至以色列今年在加沙边境向手无寸铁的抗议者开火,也并未因此遭受任何政治代价。至于沙特和阿联酋领导的也门联盟——在也门造成人道主义危机——直到最近才得到关注或被施加压力。

这些阿拉伯政权为有罪不罚原则寻求辩护,有助于我们理解为什么沙特人不希望卡舒吉谋杀案会造成名誉损失,而是指望从中得到好处。

区域和全球讨论

全球对卡舒吉之死的持续抗议,重新引发了一场地区和国际辩论,其主题是追究统治精英中的犯罪者的责任。

尽管这些抗议很重要,但当特朗普政府暗示,无论萨勒曼是否有责任,他将继续支持穆罕默德·本·萨勒曼时,这些抗议很快证明了其局限性。

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同样宣称,沙特对以色列对抗伊朗的支持太重要,以至于以色列不能因为一场“政治犯罪”而冒险。

特朗普领导下的美国支持阿拉伯盟国领导人不受惩罚,淡化他们对人权、民主和法治的践踏。它也支持他们对对手采取“鲁莽”行动,无论其借口如何。

所有这些正是阿拉伯独裁政权想从美国总统身上得到的。作者称,“美国推波助澜的有罪不罚、腐败和暴政现象,都带来了实实在在的代价。它掏空了人们对政治体系的信心,扩大了统治者和被统治者之间的差距,并可能加速导致下一场地区危机。”
文章来源 : 电子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