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洛哥:围墙背后的非洲难民营内隐藏着什么?

المكان الذي يحتمون به، تختفي فيه الجنسيات والاختلافات اللغوية والدينية، ويتوحدون فيه على مواجهة قساوة الحياة
在生活的艰辛面前,难民营内所有的种族、语言及宗教上的差异都得到了统一[半岛电视台]
卡萨布兰卡 – 阿齐扎·布阿勒姆
 
非洲音乐的旋律飘荡在摩洛哥城市卡萨布兰卡的一座难民营内,此时埃里克正专心地从旧柱子与木板中为这座收容来自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国家难民的避难所安装木质结构。
 
一位来自塞内加尔的难民不好意思地向半岛网记者表示,他从大街上捡来了这些材料,也从木工车间买来了一些材料,用来为他的同伴们修建新的宿舍,因为他们的帐篷在上个月发生的一场火灾中被烧毁了。
 
埃里克承担了难民营的这项修建任务,每天能够获得3.25至5.25美元不等的报酬。埃里克补充道,这个地方充斥着种族、语言与宗教上的差异,但是在生活的艰辛面前,所有的差异都得到了统一。
 
就在不远处,埃里克的数十名同伴正专心地用塑料材质给这些木质结构进行包装,他们还用一些破旧的布料或者纸板来填补中间的空隙,以防止雨水或阳光的渗入。同时,其他人也忙着固定支柱或切割木材,以重建他们的容身之所,就在这块已被烧焦的土地之上。
 
难民营的铁栅栏上晾着的破旧衣服形成了一片阴凉,很多居住在难民营内的人躺在底下休息,他们看着其他人在忙碌,并不时提供一些指导。
 
但是,这种状态并不意味着他们漠视周边发生的一切,反而,他们会随着镜头迅速行动,其中一人多次用法语说道“禁止拍照”,他们呼唤驻守在不远处的人过来保护这个避难所不受侵犯。
 
undefined
难民营内也有娱乐活动[半岛电视台]
 
过境点
 
距离那场烧毁了大半个难民营的火灾的发生已经一个月了,这是发生在难民营的第二场火灾。然而,各方关于这场火灾的起因仍然说法不一,目前,大家仍在等待摩洛哥警方的调查结果。
 
在难民营内的喧哗声中,难民营内的负责人——弗兰克,也被称为“Chairman”或者“大哥”,在经过一位摩洛哥朋友的允许后,他开始在他的帐篷内跟我们谈话。
 
弗兰克不假思索地说,到目前为止,再次发生火灾的原因仍然未知,但是他指责称,是摩洛哥的流浪汉在去年12月点燃了那起发生在难民营的火灾。
 
来自喀麦隆的弗兰克今年25岁,他说话时从容而自信,眼神落在各个来到他的帐篷内购买食物的顾客身上。弗兰克用他的帐篷来提供餐食,他的助手会准备各种食物,并出售给其他的难民。
 
undefined
难民营内的居民毫不犹豫地捍卫这座避难所不受侵犯[半岛电视台]
 
初步调查显示,这场火灾是由难民们做饭使用的天然气灶爆炸引起的,灶火点燃了他们的床单和被褥。看上去满是疲惫和厌倦的弗兰克表示,他并不关心这场烧掉大半个难民营的火灾,他仅仅希望摩洛哥当局能够向他开放通往欧洲的过境大门,以实现他成为欧洲一家俱乐部的运动员的梦想。
 
欧盟正推动在摩洛哥修建难民营、收容所,并对非洲移民进行监控,而弗兰克及其伙伴却并不关心摩洛哥与欧洲之间的这场争论,他们只希望每天的生活能够更容易一些,希望能够过境到对岸,因为他们现在居住的这个避难所,根本无法满足有尊严的生活条件。
 
此前,摩洛哥已正式宣布拒绝建立非洲难民收容中心以代替意大利提案的想法,意大利提议将抵达欧洲海岸的移民分配到欧洲各国。
 
摩洛哥外交大臣纳赛尔·布里达表示,“欧洲人提议在摩洛哥为难民提供收容所,这种解决方式过于简单,并将起到相反的作用。”
 
非洲难民们向半岛网记者表示,此前,卡萨布兰卡当局已经驱逐了数十名不符合居住条件的难民,要求他们离开难民营,此举让难民们心生恐惧,担心遭到驱逐或逮捕。
 
undefined
难民营无法保障最低程度的尊严生活 [半岛电视台]
 
人道主义的替代方案
 
2017年1月修建的这道难民营围墙,掩盖了数量庞大的人道主义悲剧,这些悲剧大多始于非洲,而在摩洛哥,也并未终结。根据内政部的数据,目前生活在摩洛哥的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的非法移民约有2.5万至4万人。
 
官方数据显示,已有超过1.4万名非法移民从社会项目中受益,这些项目是由当地机构主导的,旨在摩洛哥关于移民融合的新政策的框架下,为难民提供有尊严的人道主义生活条件。
 
undefined
在那场烧毁了大半个难民营的火灾发生一个月之后 [半岛电视台]
 
但是,卡萨布兰卡的难民营内的情况却有所不同,这些难民禁止任何陌生人靠近他们的帐篷。他们只允许部分人权及慈善组织的活跃人士靠近,以运送人道主义援助。
 
根据活跃人士的说法,这种做法主要来自于那些只是将摩洛哥当作一个过境点,而不是想获得摩洛哥定居权的难民。慈善组织致力于帮助这些难民,为他们发放衣物,并提供一些基本的医疗服务。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