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权组织为何暂停其在埃及的活动?

埃及人权组织对其所遭受的安全与立法打压表示不满[路透社]
埃及人权组织对其所遭受的安全与立法打压表示不满[路透社]
半岛网 – 瓦伊尔·胡斯尼
 
就在埃及被各类侵犯人权的行径所吞噬的同时,埃及当地与国际人权组织不时宣布,对其在开罗的活动采取或暂停或转移或停止的决定,以抗议塞西政权严重侵犯人权的行径。
 
埃及人权与自由协调组织上周四宣布暂停其在埃及境内的人权工作,恢复工作日期另待通知,以抗议塞西政府针对人权领域工作者的“镇压政策”,抗议政权对该组织执行主任阿扎特·格尼姆所强加的持续性消失,以及政权在近期针对大量维权人士所开展的逮捕运动,其中包括该组织前发言人穆罕默德·阿布·哈里拉。
 
在这些人权组织采取上述措施之前,也出现了很多类似的举措,包括关注并支持相关国家民主转型进程的美国卡特中心,于2014年10月16日宣布关闭其位于开罗的办事处,并强调埃及政权对埃及民间社会及国际组织强加的限制越来越多。
 
同样, 开罗人权研究中心也决定于2014年12月9日将所有地区及国际项目转移到埃及境外,鉴于当时所谓的“人权组织所遭到的持续性的、前所未见的威胁”。
 
这些人权组织采取暂停工作或将其活动转移到埃及境外的立场,引起了维权人士中的不同反应。部分人士拒绝这类措施,认为这是对千方百计想要停止所有人权活动的政权所送出的一份大礼,而另一部分人则认为,这些组织的存在将美化这个丑恶的政权,因此,这是朝着正确方向所迈出的一步。
 
安全封锁与立法打压
 
人权观察组织中东地区研究员乌姆鲁·马吉迪强调,“埃及目前的人权状况非常令人担忧,如果塞西政权继续采取相同的政策的话,那么很可能会给整个社会造成灾难性的后果”。他还指出,“每一天都会出现非常糟糕的状况,特别是对人权工作而言,其生存空间进一步紧缩,现在几乎已经完全不存在了”。
 
马吉迪表示,所有的独立组织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打压与封锁,即便这些组织的工作重心是慈善事业或环境保护,特别是随着2017年新的非政府组织法的出台,民间社会组织再无权进行任何实地工作或发表任何研究与报告,同样,这些组织的日常活动也必须处于当局——特别是安全机构的严格管控之下。
 
马吉迪认为,2017年的70号非政府组织法令,比前总统穆巴拉克当政期间,甚至比已逝总统纳赛尔执政期间的法律更为严苛,该法律甚至将人权领域的行动所受到的惩罚,上升至与恐怖分子罪行的惩罚等同的地步,其中,维权人士可受到长达5年监禁。
 
马吉迪认为,真正而有效的社会,是以正确的方式处理并应对极端思想的最重要的基本保障,而这种作用,曾有人权组织通过组织研讨会等活动进行参与。
 
马吉迪强调,暂停埃及人权与自由协调组织的工作,这是一系列措施中的一环,源自埃及政权通过任意的逮捕与毫无根据的指控,而对民间社会组织与意见领袖以及律师所施加的压力。
 

比尤米认为,人权组织的撤出,是送给政权的一份大礼 [半岛电视台]
 
一份大礼
 
在此期间,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维权人士表示,部分人权组织正在研究暂停其在埃及境内的活动,以此表达对政权行径的拒绝,这位人士还指出,这些组织已经决定了其在未来一段日子里的立场。
 
但是,谢哈布人权中心主任哈利法·比尤米则呼吁所有的人权组织继续“工作并履行其职责”。他在接受半岛网采访时指出,停止、暂停或将人权活动转移到埃及境外,这些都是塞西政权所希望达成的目标,这将被视为送给塞西政权的一份大礼,因为他不想任何人对其侵犯埃及人的罪行进行工作、记录或监控。
 
比尤米认为,埃及人权与自由协调组织所采取的立场,是为了表达对其遭受的压迫的拒绝,但是,他也强调,这种立场应该坚持揭露政权的罪行与侵犯行径,以及政权对人权工作的无法容忍。
 
比尤米警告称,民间社会组织将空间完全留给塞西及其政权是非常危险的行为,因为这意味着,有很多罪行与侵犯行径将不再有人能够进行监测或揭露。
 
暴露政权的丑恶
 
人权“受害者”中心主任海塞姆·阿布·哈利勒则反对比尤米的观点。海塞姆表示,“两年以来,所有人权组织都要求暂停其行动,因为现在埃及根本没有人权,有的仅仅是军人、政治化法官与狱卒。人权组织的存在美化了丑陋的法西斯政权的嘴脸。”
 
海塞姆还在向半岛网发出的声明中,呼吁所有埃及的人权组织,以埃及人权与自由协调组织为典范,因为在他看来,这是“朝着正确之路迈出的一步,哪怕是来得很晚”。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