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蚕豆, 埃及人还热爱吗?

蚕豆卖家及周围的顾客 [半岛电视台]
蚕豆卖家及周围的顾客 [半岛电视台]
开罗–马哈茂德·萨迪克
 
无论是早上还是傍晚,无论是高档区还是居民区,在埃及城市的任何一条街道上行走时都很难发现不了一辆辆蚕豆推车。蚕豆——当地餐桌上最受欢迎的美食。
 
埃及人对蚕豆的热爱,就如埃及人历史本身久远,可以追溯到法老时代。在古墓的墙上,可以看到一些关于向阿蒙神供奉的农作物,其中就有蚕豆袋。
 
两年前,在前总理谢里夫·伊斯梅尔会见埃及报纸总编辑的一次非正式会议上,他们中的一些人讨论了公民因物价上涨而遭受的痛苦。他当时问道:“蚕豆饼卖多少钱了?”
 
豆类在埃及的重要性,反映在埃及人的消费数据上。商会粮食和农作物部门负责人估计埃及人每年消费蚕豆85万吨,其中约四分之一是在斋月期间消费的,几乎出现在封斋饭的所有餐盘上。
 
但是,像很多生活必需品一样,最近蚕豆都涨价了,涨幅达50%。开罗商会宣布,在五个月内,进口豆类价格每吨升价了约4000埃镑,本地豆升价了约4500埃镑,这必然反映在消费者价格上。
 
大涨价
 
自去年11月份埃及放开汇率管制后,受燃气价格上涨的影响,蚕豆饼经历了数次连续涨价,在街边蚕豆车的饼的平均价格由一埃镑,跃升至1.5埃镑,到2017年7月2.5达到埃镑,并在燃气瓶仓库价格达到50埃镑,平行市场上升至80埃镑后,蚕豆饼上升至4埃镑。
 
吉萨区金字塔街的蚕豆推车主人侯赛因·达赫山说,2016年,他以3埃镑的价格卖一份带有蚕豆沙拉饼,现在一份卖7埃镑。他说,现在一公斤蚕豆卖20埃镑,让他非常懊恼。
 
达赫山向半岛网诉苦说,如果继续以当前价格出售,让他的顾客承担物价上涨,他会陷入亏损的困惑。特别是对于建筑工人来说,蚕豆是他们每日三餐的必需品,有些人甚至为了省下蚕豆给晚餐吃而推迟午餐。
 
他指出,顾客的订单规模也变了,随饼或蚕豆价格上升而下降。以前买一个鸡蛋土豆蚕豆饼的顾客,现在只要一个蚕豆饼;以前要蚕豆、鸡蛋、土豆的顾客,现在只要蚕豆层,买更多的面包。
 

早上,埃及人的蚕豆推车人声鼎沸 [半岛网]
 
埃及人的对策
 
蚕豆推车的一个顾客说,根据最新的价格上涨,如果蚕豆餐的价格达到10埃镑,他真的不知道吃什么,也许他会吃价格接近蚕豆的“Hawawshi”肉饼,虽然他不知道肉末是什么做的。
 
他说,他知道很多人吃蚕豆的量比以前少了很多,他们会加水,并在炉子上煮几分钟,以增加一点饱腹感。
 
价格上涨促使一名埃及议员就豆类价格疯涨的情况,向供应、贸易、工业和农业部长提交了通告要求。
 
这位议员伊斯梅尔·纳赛尔丁在声明中质问了涨价的真正原因,是由于全球产品的下降和国内产品供应的下降?或是缺乏审查?并询问了农业部是否制定了增加国内耕地面积以实现自给自足的计划,并问埃及一年内的进口量有多少。
 

师傅在油炸鹰嘴豆饼Falafel [半岛网]
 
农业面积减少
 
商会发布的一份报告将豆类价格的空前上涨归因于过去15年中的70%农业面积的急剧减少,这反映在自给率上,在触及100%的消费量后,自给率下降到30%。
 
农业研究中心田间作物研究所负责人阿拉·哈利利告诉半岛网,增加豆类种植(冬季作物),将以小麦(面包主要来源),或苜蓿(动物饲料的主要来源)作为代价。
 
根据埃及中央公共动员与统计局(CAMPAS)的最新数据,2016年豆类种植面积下降至8.8万英亩,而2013年为11.6万英亩,2016年产量下降至14.2万吨,而2013年为22.3万吨。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