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在美国的影响力能否从卡舒吉危机中拯救穆罕默德·本·萨勒曼?

半岛电视台对话栏目——“来自华盛顿”
半岛电视台对话栏目——“来自华盛顿”
《纽约时报》提出了很多的问题,关于以色列在卡舒吉案中努力维护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的利益所在,并质问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与另外两个不稳定人物——美国总统特朗普与沙特王储一起冒险的理由。
 
半岛电视台对话栏目——“来自华盛顿”在2018年11月16日的节目中就这一问题与来宾进行了探讨,并向来宾发问:以色列在美国的影响力能否成功应对卡舒吉案?以色列为何要向凶手抛出救生圈?它将从这个案件中得到什么?
 
影响弱化
 
美国国务院前官员纳比勒·霍利认为,现在国会中部分年轻的民主党人,他们对以色列抱有的同情已经远远少于过去那代人了,因此,由于他们的存在,美国与以色列之间的关系也将发生改变。
 
霍利补充道,以色列将发现,这些事情非常复杂,跟过去相比,他们现在想在国会中发挥任何影响力,显得非常困难,力不从心。霍利预计,特朗普政府将会在国会开会采取任何与之意志相左的决定之前,提前采取符合自身观点的决定来结束卡舒吉危机与也门战争。
 
曾在乔治·布什担任美国总统期间出任顾问的布拉德利·贝利克曼则认为,特朗普将根据最终的调查结果而对卡舒吉案件采取决定,并将保证不采取任何针对沙特人的报复性决定,虽然他们此前对他撒了谎。
 
贝利克曼还强调,沙特人所掌握的信息远远超过他们所说的。以色列在美国得到了广泛的支持,美国国会绝不会采取违背其利益的决定,而且,国会的决定可能与也门战争及对抗伊朗相关。
 
来自马里兰大学的莎乐比·塔勒哈米认为,美国认为,其与沙特之间的关系是重要而具有战略性的,应该在卡舒吉案件上采取决定,且不要触犯这种关系。
 
塔勒哈米强调,在特朗普上位之前,以色列与沙特一致对抗伊朗,他并不认为以色列将从这个案件中获得任何好处,因为它已经成为了民主党人的首要案件,最后将不经以色列同意而直接采取决定。
 
密切合作
 
霍利补充道,自10年前来,沙特与以色列之间的情报合作就一直持续存在,即自穆罕默德·本·萨勒曼进入沙特的权力核心以来,而两国之间这种协调的持续也将基于其存在或离开。

霍利强调,特朗普及其家族与穆罕默德·本·萨勒曼之间存在私人利益,此外,在内塔尼亚胡与穆罕默德·本·萨勒曼之间也存在一些没有公开宣布的联系。

 
但是,贝利克曼认为,以色列与美国总统及国会之间都存在牢固的关系。他补充道,美国总统与参议院拥有采取决定的权利,而非众议院,因此,美国的反应将与对该案件的调查结果一致,任何的反应都将与美国在地区的盟友进行协调,且不会允许任何人逃脱惩罚。
 
塔勒哈米则强调,与沙特之间的关系已成为以色列的内部问题,内塔尼亚胡利用这一问题作为其竞选的宣传语,他认为穆罕默德·本·萨勒曼是一个强大的盟友,将与以色列改善关系。
 
塔勒哈米补充道,卡舒吉案并不是特朗普的主要问题,因为他面临着许多更为严重的问题,根据一项民意调查,美国犹太人对内塔尼亚胡的政策持反对态度,因为它支持特朗普政策,而这些政策进一步加深了美国国内的种族主义水平。
 
贝利克曼则不同意塔勒哈米的意见,他强调称,美国犹太人对特朗普感到非常满意,因为他为他们实现了在过去不曾实现的事情,包括将美国大使馆迁至耶路撒冷,以及很多其他的事情。他还指出,对卡舒吉案所采取的决定将与美国的利益相符,不可能采取任何单边决定。
 
霍利则支持塔勒哈米的意见,他认为犹太人反对特朗普,特朗普及其家族在地区的私利影响了他的决定。他不对特朗普抱以太大期望,因为特朗普已经因为很多个人利益而陷入了一场危机,更何况,他在新的国会中还面临着高涨的反对之声。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