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丹和美国正迈向关系正常化

苏丹外交部长迪尔迪里在华盛顿会见美国副国务卿约翰·沙利文 [社交网络]
苏丹外交部长迪尔迪里在华盛顿会见美国副国务卿约翰·沙利文 [社交网络]
喀土穆—埃拉维亚·穆克塔尔
 
继周二(6日)美国和苏丹在华盛顿举行第二轮战略对话后,双方同意进行一个新行动计划,以将苏丹从支持恐怖主义国家的黑名单上移除。
 
华盛顿匿名消息人士向半岛网证实,美国政府决定将苏丹从“支恐黑名单”中除名,特别是在南苏丹在打击恐怖主义和和平问题方面进行合作和取得进展之后。
 
消息来源称,将苏丹从美国“支恐”名单中除名的决定“取决于苏丹政府的表现”,及其是否遵守执行承诺,立法保护宗教自由,制止破坏教堂,并从现在起的六个月内与该国西部达尔富尔、青尼罗河州和南科尔多凡州的武装运动进行和平政治调解。
 
消息人士还证实,美国目前正在敦促苏丹明年第一季度取得和平问题的突破。
 
华盛顿7日宣布愿意将苏丹从“黑名单”中除名,条件是喀土穆进一步改革并遵守相关法律标准。
 
苏丹外交部8日证实,政府愿意参与的第二阶段进程,以“实现预期目标”。其声明称,“第二阶段对话旨在扩大喀土穆与华盛顿之间的双边合作,在共同关心的若干领域取得进一步进展”,特别是在第一阶段取得成功,美国最终取消对该国的经济制裁后。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诺尔特8日表示,欢迎喀土穆致力于在“扩大反恐合作、促进人权保护及其措施”等关键领域取得进展,创造有利于苏丹和平的环境,改善达尔富尔州、南科尔多凡州和青尼罗河州的战争受灾区的人道主义援助准入条件。
 
苏丹外交部长迪尔迪里·穆罕默德·艾哈迈德在华盛顿与美国官员就6日开启的双边会谈进行了一系列讨论和穿梭外交。
 
人民有什么好处?
 
另一方面,政治力量欢迎此举,并认为这符合公民利益,而有人则质疑喀土穆政权背后可能付出的潜在代价,以换取该国从“支恐”名单中的除名。
 
达尔富尔反叛团体“正义与平等运动”负责人贾布里尔·易卜拉欣认为,美国的目的是鼓励喀土穆遵守某些条件,包括根据国际标准结束内战,实现和平和尊重人权,释放自由,在反恐、与朝鲜断交和其它公开和秘密条件上进行更多合作。
 
 “对苏丹公民来说,重要的是停止战争,解放自由,尊重人权和民主化,” 他告诉半岛网说,“如果喀土穆和华盛顿之间的对话将促使苏丹满足这些要求,最终换取该国从恐怖主义名单中的除名,这意味着我们的人民一石二鸟 ,这就是理想的目的。”
 
人民大会党议员卡迈勒·奥马尔·阿卜萨拉姆认为,苏丹从“黑名单”中除名的背后可能隐藏潜在代价。他告诉半岛网称,“代价将非常昂贵,与政权方向及其政策、意识形态和思想有关”,“一些比苏丹更好的经济体”对美国的服从表明了这一点。他认为,喀土穆政权将“严格”响应美国,执行其要求的条件。
 
民主党胜利的影响
 
分析人士表示,民主党在国会选举中赢得多数席的胜利,将挑战美国政府将苏丹从黑名单中除名的决定,他们认为,国会批准此举与美国内部冲突圈子有关,这要求苏丹政府努力说服国会采取行动,特别是有民主党人指责特朗普政府在起草外交政策时只关注利益,忽略自由和人权问题。
 
分析人士表示,苏丹和平问题的任何突破、人权记录的改善和自由的加强都可能有助于此举的通过。
 
政治分析家马赫朱卜·穆罕默德·萨拉赫告诉半岛网,“他预计美国不会决定在明年年中之前将苏丹从黑名单中除名,最初估计是在六个月到四年之间”,他认为,美国政府将提出一揽子要求,其中最重要的是人权和宗教自由,均是减少该决定在国会内部的阻力的重要问题,他预计新一轮战略对话将继续讨论五大关切,其中最重要的是取消经济制裁,以及与人权和宗教自由有关的第六大问题。
 
“Elaph”报主编哈立德·费里表示,美国此决定是否出台,与苏丹政府如何响应上述五大关切的讨论结果有关。他认为此决定的前景尚不明朗,特别是在民主党夺回众议院控制权的情况下。
 
社交网站的回应
 
美苏两国宣布启动新一轮战略对话以及美国愿意将苏丹从黑名单中除名的消息,引起了苏丹人在社交网站上的大量响应。有人认为,这是苏丹政府因采取一系列行动而得到的自然结果,包括反恐行动,解决南苏丹与中非间的冲突,以及对海湾危机采取中立立场,通过驱逐朝鲜商人和公司来严格执行联合国对朝制裁决议。
 

有人则预测,由民主党控制众议院的新国会将会阻碍除名决定的通过,因为他们当中有人支援达尔富尔州、青尼罗河州和南科尔多凡州战争,并怀疑苏丹政府在人权问题上所采取的措施。

 
苏美启动谈判来临前,美国总统特朗普曾宣布“由于政府政策”决定延长对苏丹实施的国家紧急状态,此外,苏丹内阁还批准了苏丹内政部与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关于打击恐怖主义、犯罪和发展警察合作的谅解备忘录。 
 
25年的制裁
 
现政权在上台的头几年庇护基地组织头目本·拉登和其它几个国家的“极端主义团体”后,苏丹被列入“支恐”名单,至今已有25年。
 
由于持续被“拉黑”,尽管被解除制裁,苏丹没有获得相应的经济利益。
 
美苏第二轮对话的启动遭遇了多重障碍。首先是在美国副国务卿约翰·沙利文去年10月访问喀土穆期间,要求苏丹巴希尔总统不要竞选连任,由此引发两国的叫嚣和紧张局势。之后是巴希尔总统在访问莫斯科(巴希尔曾要求得到俄罗斯庇护)时谴责华盛顿,导致第二轮对话的启动缓慢。所有这些因素均导致双方关系差点回到起点;在两国国内均存在阻碍和解的趋势的情况下,尤为如此。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