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右分子:国会两位女穆斯林议员威胁国家安全

伊兰·奥马尔(左)和拉什达·塔利卜是头两位赢得国会选举的女穆斯林 [法国媒体]
伊兰·奥马尔(左)和拉什达·塔利卜是头两位赢得国会选举的女穆斯林 [法国媒体]
首次赢得国会席位的头两位穆斯林女议员仍然备受关注。尽管许多穆斯林和民主党支持者庆祝这一胜利,但有些人却表现出强硬的种族主义态度,认为这是对国家安全、文化和宪法的威胁。
 
部分分析人士从多种人群对特朗普总统政策的挑战角度出发解读这一胜利。特朗普此前发表的被解读为敌对移民、穆斯林、有色人种和女性的立场,促使这些人群进行空前的提名、投票。
 
37岁的索马里裔穆斯林伊兰·奥马尔(Ilhan Omar)赢得明尼苏达州众议院席位后,在庆祝胜利的支持者面前,以一句伊斯兰教的问候开始发言。她指出,她是第一位代表该洲的非白人国会议员,第一位将在国会戴头巾的穆斯林,以及第一位将进入国会的女移民。
 
在演讲中,伊兰感谢明尼苏达州的选民,赞扬该州居民心中充满温暖和仁慈,称他们不仅向难民敞开大门,还将他们送到华盛顿的最高职位。
 
美国穆斯林作家艾曼·伊斯梅尔在Slate网站上撰文评论称,他从未想过会听到这样的演讲,特别是在伊斯兰恐惧症升级之际,这句伊斯兰教问候是一个切实的成就。
 
 
尽管伊兰的发言没有任何挑衅性表达,但似乎许多美国人并不喜欢。推特里充斥着敌意的评论,甚至有人警告说“危险”,自称为保守犹太人的记者哈里·希里在推特上重复六次写道“伊兰·奥马尔对国家安全构成威胁”。
 
该推文获得了数百次点赞。有人评论说,穆斯林进入决策圈子是“对西方国家安全的威胁”,因为他们是对古兰经而不是国家忠诚,他们是为了实现自身目标而 “虔诚”。
 
对于伊兰称自己是第一位女移民议员,右翼活动人士梅莉萨·维兹在推特上讽刺道,“伊兰尚未就职,但她已经开始抹去美国犹太人经历的历史。她与其他人似乎忘记了在大屠杀期间幸存于匈牙利劳教所的汤姆·兰托斯”,暗指犹太难民优先到达国会。
 
自称为爱国的特朗普支持者的“Testy Nationalist Tarheel”推特用户发推文讽刺道,“美国投票支持了激进的社会主义者奧卡西奧-科特斯、移民诈骗犯伊兰·奥马尔、伊斯兰教法拥护者拉什达·塔利卜、女性施虐者基思·埃利森和腐败恋童癖鲍勃·曼南德斯。”
 

有人也开始搜索伊兰相关资料,寻找可以对她进行谴责的蛛丝马迹。“锡安工人”推特账户写道,伊兰·奥马尔“在2012年将世界上唯一的犹太国家(以色列)称为邪恶”。

 

相反,伊兰似乎并不在乎这些仇恨。2014年的政党集会上,这位索马里裔美国女性曾遭到种族主义者的殴打,但这只会让她持续坚持。最近获胜后,她说,来美国寻找更好生活的移民“经常遭遇不容忍和仇视”,为实现目标,她决定“奔跑”,因为她“已经无法袖手旁观”。

 
伊兰于2016年11月开始了她的政治生涯,当时她在明尼苏达州众议院赢得席位,成为美国立法机构中第一个蒙面纱女穆斯林,并在近期获得华盛顿国会两院之一的众议院的席位。
 

国会的巴勒斯坦妇女

 
42岁的巴勒斯坦裔美国人拉什达·塔利卜,也在密歇根州众议院获得了席位。她也是从小跟随家人移民,在尼加拉瓜度过了一段时间,然后在密歇根州定居,父亲工作在福特汽车工厂。
 
美国伊斯兰教关系委员会(CAIR)秘书长尼哈德·阿瓦德在推特上表示,拉什达的胜利给“美国穆斯林青年发出了强烈的希望信号……是挑战特朗普总统种族主义政策的信号”。
 

当被占领约旦河西岸的Beit Ur al-Fauqa村居民庆祝他们的女儿获得国会席位时,美国的右翼分子认为他们的文化和利益处于危险之中。

 
例如,活动分子朱莉·勒纳尔兹说道,“头两位当选国会议员的女穆斯林不太喜欢犹太人,这是可耻的。”她说,拉什达·塔利卜支持“一国方案”,即“犹太国家的终结”。

右翼宗教活动人士泰夫·施提里苏尔特发推文称,拉什达和伊兰都是以色列的暴力批评者,公开仇视犹太人。

 
专门报道全球犹太新闻的“Algemeiner” 网站则发表了一篇诺亚·菲利普斯撰写的、题为《拉什达·塔利卜的危险性》的文章,其中写道,拉什达的胜利,对美国国内外的以色列支持者来说是一件令人不安的事情,警告称拉什达在国会的未来几个月内将作出一些有利于巴勒斯坦人的改变。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