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伯版北约”将胎死腹中?

蓬佩奥(中)会晤期间呼吁在伊朗和沙特之间建立地区安全与军事力量平衡(路透社)
蓬佩奥(中)会晤期间呼吁在伊朗和沙特之间建立地区安全与军事力量平衡(路透社)
9月28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呼吁建立一个中东战略联盟——或者被称之为“阿拉伯版北约”,旨在抵抗伊朗在该地区不断增长的影响力。

据悉,美国总统特朗普在2017年5月对沙特首都利雅得进行访问期间,也曾发出过类似的呼吁。

在纽约召开的联合国大会期间,蓬佩奥与海湾合作委员会各成员国外交部长、埃及和约旦外交部长等举行了会晤,并在会晤期间提出了上述呼吁,蓬佩奥强调称,“必须要抵抗伊朗对中东各国及美国造成的威胁。”

据悉,这个想法是在美国前总统奥巴马时代提出的,但是并没有就此采取任何实际举措,也没有就此举行进一步磋商。

根据阿纳多卢通讯社刊登的一篇文章作者伊赫桑的说法称,“阿拉伯版北约”旨在伊朗和沙特之间建立地区安全与军事力量平衡,持此之外,该战略联盟——除了在叙利亚和也门冲突中进行协调之外——还旨在深化中东各国与美国之间的安全和军事合作,其中包括在建立导弹防御系统、军事打击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打击伊朗影响力等多方面进行合作。

除了对伊朗施压之外,美国在退出伊核协议之后重新恢复了对伊朗的经济制裁,美国总统战略重点关注与盟友国及伙伴国达成地区和国际共识,旨在抵抗伊朗威胁,并旨在限制伊朗在该地区的影响力扩张。

一体化体系

建立中东战略联盟只是第一步,此举是朝着更多的同盟国处在安全和军事一体化体系保护伞之下的方向迈进,届时,这个中东战略联盟就会拥有更多的资金来抵抗伊朗。

在与阿拉伯国家外交部长举行会晤期间,蓬佩奥并没有谈及叙利亚和也门冲突问题,除此之外,蓬佩奥还强调了打击ISIS组织及其他恐怖主义组织的重要性,并强调了伊拉克实现安全与稳定的重要性,以及终结“邪恶”伊朗在该地区影响力的重要性。

宣布这个中东战略联盟的诞生还为时过早,据预计,美国将于2019年1月与海合会六个成员国及埃及和约旦举行的峰会上谈及该联盟的组建问题。

但是,在彼此冲突的国家之间建立战略联盟的想法似乎不太可行,因为各国对伊朗所持的立场不统一,至少要寻找到其他途径来解决组建安全军事战略联盟所面临的问题。

海湾危机

建立阿拉伯版北约面临的最大挑战在于海湾危机,即海湾合作委员会成员国卡塔尔与封锁国之间的危机,封锁国完全断绝了与卡塔尔的往来,而诸如阿曼和科威特等国对此持中立立场。

据悉,科威特不断付出努力在危机各方之间进行调解,但到目前为止,尚未取得任何进展。

文章作者认为,如果美国能够在2019年1月成功组建一个以沙特为首抵抗伊朗战略联盟的话,那么这个联盟绝不可能包括卡塔尔、科威特、阿曼三国在内。

因为上述三个国家与伊朗保持特殊关系,他们与伊朗保持友好睦邻、经济合作、安全和战略伙伴关系,已有数十年之久。

而沙特和阿联酋则将伊朗视为最危险的敌人,沙特和阿联酋主导的多国联军在也门境内对伊朗支持的胡塞武装发起军事打击行动,这被认为是沙特和阿联酋两国在德黑兰边境之外对伊朗进行的军事打击行动。

同时,该中东战略联盟绝不可能成功组建,除非海湾危机成功被解决,海湾危机的解决对组建中东战略联盟至关重要,但这并非组建联盟所面临的最大真正挑战,与此同时,海湾危机还威胁着海湾合作委员会的统一与团结。

有效替代方案

如果预期组建战略联盟的八个成员国确立自己对伊朗所持立场,并对此举给国际社会安全及每个国家的威胁与风险进行评估分析的话,那么这个战略联盟就不会组成。

事实上,抵抗伊朗的中东战略联盟并没有建立自身的管理结构,以色列在叙利亚抵抗伊朗势力,以沙特和阿联酋主导的多国联军在也门抵抗伊朗支持的胡塞武装。

只有卡塔尔与封锁国之间的危机被最终解决情况下,中东战略联盟才有被建立的可能性,鉴于美国力量的影响,以及各国对伊朗所持立场不统一,即使该战略联盟被成功组建,它也无法发挥有用和有效的作用。

美国可以寻求一个中东战略联盟的有效替代方案,即通过建立一个有凝聚力且有防御威慑力的安全体系,确保海湾合作委员会和中东战略联盟成员国的安全,以遏制“伊朗威胁”。

来源 : 阿纳多卢通讯社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