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面禁令问题再现:欧洲面临自由考验

尽管丹麦禁止戴尼卡布,但穆斯林妇女仍过着正常生活 [路透]
尽管丹麦禁止戴尼卡布,但穆斯林妇女仍过着正常生活 [路透]
艾哈迈德·胡穆什
 
本周23日,联合国人权事务委员会“重新洗牌”法国当局和其他欧洲国家颁布的“尼卡布(Niqab)面纱禁令”,认为这些禁令是对人权的侵犯,从而使这一话题再度引起热议,不仅在法国,甚至在整个欧洲大陆。
 
尽管该委员会的决定对马克龙政府不具约束力,但该决定加重了法国的人权包袱,话题得到了相当多的法国及欧洲媒体报道,纷纷认为此议题对法国非常重要。
 
不仅如此,委员会还命令法国审查相关立法,并要求法国在180天内汇报将采取何种行动。
 
委员会的决定,其中包括专家监测各国是否遵守《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是不具有法律约束力的,但根据任择议定书,法国承担着以“善意”为出发点,执行决定的国际义务。
 
委员会的上述结果,是在两名法国女性于2012年起诉一项2010年颁布的法律规定后发出的,该法律禁止“任何人在公共场所掩盖面部”。
 

丹麦于8月加入了禁止面纱的国家,促使穆斯林公民组织抗议活动(路透社)
 
该委员会表示,该禁令严重损害了这两名法国女性表达宗教信仰的权利,并可能促使她们被迫留在家中,导致她们被边缘化,并要求法国赔偿这两名妇女。
 
根据委员会主席尤瓦尔·沙尼(以色列人)的说法,尽管结果并不代表他们同意佩戴面纱,但他和其他18位委员会成员一致认为,这是一种镇压方式。
 
故事的开端
 
虽然法国被描述为“欧洲世俗主义的先驱”,但其与具有宗教意义的尼卡布面纱(包括头巾)的“关系”在过去四十年中并不是一直非常好。
 
相关立法始于2004年,当时通过了一项禁止在法国教育机构中穿戴任何明确表达宗教信仰的符号和衣服。
 
该决定称,这些宗教符号指的是那些“一旦穿上就能立即认出其宗教信仰的标记和服装”,意思是“包括任何叫法的伊斯兰头巾,或是小圆帽(犹太教),或是大尺寸的十字架(基督教)”等等。
 

面纱禁令规定违反者会被处以可能加倍的罚款并拘留数天 [盖帝图像]
 
尽管如此,法国穆斯林强调上述法律重点针对的是戴面纱的妇女,称法国出现了多起禁止戴面纱的女孩进入学校或机构的事件,为了遮盖头部,有些女孩被迫戴上女帽。
 
不仅是学校和教育机构,禁令还转移到工作场所。因为戴面纱,许多女穆斯林在工作场所面临骚扰,因此被迫辞职。
 
2011年,法国正式实施面纱禁令的规定,并对穿戴者实施罚款。
 
2018年5月,法国索邦大学全国学生联合会主席玛丽亚姆·波吉托(19岁)戴着头巾出现在法国电视上,引起了一场轩然大波。法国内政部长本人对学生会负责人戴头巾出现在电视上的画面表示“震惊”。
 
早些时候,法国女作家、专门研究歧视法国穆斯林妇女问题的社会学家哈南·卡里米在接受半岛网采访时表示,法国历届政府利用世俗主义作为法律武器,以缩减劳动力市场中的穆斯林妇女数量,阻碍她们成为一股融入法国社会的积极力量。她强调,法国通过限制能力强的蒙面妇女,正在浪费重要的人才资源。
 

一名丹麦女警正在拥抱一位被调查的哭泣蒙面妇女[路透]
 
“布基尼”也受害
 
法国也不欢迎“布基尼”(burkini)。“布基尼”是一种只露出脸、手和脚的女性泳衣,由三件套组成:衫、裤和头巾,是穆斯林妇女在海滩游玩时穿戴的流行服饰。
 
布基尼出现于2003年,由澳大利亚的黎巴嫩裔时装设计师扎尼蒂(Zanetti)设计,获取了专利,并于2007年成为商标。
 
但这个“伏尔泰国”认为穆斯林女性在海滩穿戴布基尼不合适。2016年,法国数个游泳池禁止穆斯林穿着这种泳衣,又引起了轩然大波,当时有人看到法国警察在一个沙滩上迫使一名女穆斯林脱掉它。
 
被感染的欧洲
 
2011法国面纱禁令的“病毒”,迅速蔓延到其他欧洲国家。同年,比利时开始禁止在公共场所佩戴面纱,违反者被威胁罚款和监禁。
 
2016年,荷兰议会决定禁止面纱,罚款高达400欧元。
 
奥地利也加入了队伍,2017年10月开始禁止穿戴面纱。
 
丹麦是至今最后加入的国家。今年8月禁止面纱的法律开始实施,违反者要罚款135欧元。
 
其他欧洲国家,如德国、瑞士和挪威仍在讨论类似法律,而意大利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就制定了一项法律,禁止穿着难以识别身份的衣服。
 
有趣的是,今年7月,德国媒体报道证实,比利时和荷兰的蒙面妇女比例非常小,比利时只有近300名,荷兰100名妇女。
 

法国人拉希德·尼卡兹是面纱禁令和罚款规定的最突出反对者之一 [路透]
 
希望
 
联合国人权事务委员会认为法国禁止面纱侵犯人权的决定,是反“欧洲反面纱潮流”的重要一步。法国及欧洲穆斯林对其寄予厚望,希望该决定有助于阻止面纱、头巾和布基尼禁令或至少降低其速度的趋势。
 
值得注意的是,这不是联合国人权事务委员会第一次干预法国关于世俗化的辩论。
 
8月,该委员会认为一名因拒绝在工作场所脱掉面纱而被解雇的法国穆斯林妇女被侵犯了权利,专家认为这是“侵犯宗教自由”,并要求法国在180天内赔偿申诉人。
 
值得一提的是,尽管法国实施了禁令,但这种服饰在该国公共场所并没有完全消失。
 
这个能追溯文化和社会根源的问题是“法律”无法解决的。观察人士认为,以法学闻名的法国可能忘记了,“法律”的应用并不能解决深层次的社会延展性问题。必须使用“法的精神”—— 用孟德斯鸠的话来说——来试图在一个方程中取得平衡,一方面保证法国的安全,另一方面保护公共自由的权利。
 
许多人怀疑法国当局的真实意图。如果说,禁止遮掩面部的尼卡布(只露出眼睛)是为了安全预防,那么,这与禁止头巾和布基尼有何关系呢?
 
确实,联合国人权委员会的决定没有约束力,但对于声称尽一切努力保护人权的法国和欧洲国家来说,这是对其言行可信度的真正考验。
来源 : 半岛电视台+通讯社 + 电子网站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