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交事务》:地区将在下一个阿拉伯之春中经历深刻变革

埃及开罗市中心的解放广场发生大规模的抗议活动,并最终推翻了穆巴拉克的统治[盖蒂图片社]
埃及开罗市中心的解放广场发生大规模的抗议活动,并最终推翻了穆巴拉克的统治[盖蒂图片社]
美国《外交事务》杂志上刊登了约旦前外交大臣马尔旺·马沙尔的一篇长篇评论文章,马尔旺在文章中指出,阿拉伯国家即将经历一场远比阿拉伯之春,以及2014年油价大幅下跌之后出现的抗议活动更为凌厉的风暴。
 
马尔旺在文章中指出,许多阿拉伯国家看似已经从前两场风暴中幸存下来,但实际上,地区很可能面临更大的风暴。因为2011年和2014年发生的两场风暴,不过是地区发生深层变革的表象,如果当前阿拉伯国家的社会契约仍然不发生变化的话,那么这些风暴就将持续。
 
作者强调,这些旧的社会契约是阿拉伯国家在上述风暴之前保持稳定的背后因素,但是,在现在,这些契约已无法继续维护这些国家的稳定。
 
马尔旺警告称,如果地区领导人不赶快行动起来,迅速与其公民达成新的社会契约,那么,更为凌厉的风暴即将到来。
 
马尔旺解释道,阿拉伯国家现行的社会契约,就是国家承担能够实现稳定的公共部门的广泛开销,包括教育、医疗卫生等,并通过这些支出来换取公民的政治服从。
 
然而,随着石油价格的持续下降以及人口结构产生的变化,统治者与被统治者之间的契约开始失效。当石油收入不足以满足上述开销时,政府将遇到困难,无法实现其与公民之间达成的社会契约,既而也将失去其政治合法性的根本与基础。
 

2011年初,突尼斯首都发生大规模抗议活动并导致·阿里下台 [盖蒂图片社]
 
少数政治精英
 
马尔旺指出,部分非石油国家,如约旦和埃及,它们的稳定也依赖于油价,因为它们得到来自产油国的大量援助,以及来自在产油国工作的劳工的大量侨汇。马尔旺指出,这些援助甚至超过了这两个国家国民生产总值的10%。
 
马尔旺还指出,阿拉伯国家向其公民提供经济支持的条件是,希望这些公民将统治事务留给少数政治精英,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些精英们脱离了大众,并将自己的利益与体制捆绑在一起。
 
马尔旺表示,阿拉伯国家没有通过基于能力的生产体系来创造职位,也不是积极发展私营部门,而是扩大公共部门的职位供应,无论其是否对经济有益。因为这些国家发现,这是保证公民忠诚的最佳方式,并能终止他们关于审判统治者的要求。
 
马尔旺强调,在中东与北非地区,公共部门职位与私营部门职位的比例属全球最高。
 
在以“租金经济”为主导的阿拉伯国家,统治者与被统治者之间达成的社会契约自上世纪下半叶起持续至今,但是,这些国家在履行其不成文的契约义务过程中所需要的要素,自上世纪九十年代起就开始逐步消失,由于石油价格进入黄金时代,政府、官僚规模不断扩大,支持政府的政治、军事与思想精英也不断增多。
 

阿拉伯之春期间,约旦首都安曼发生大规模抗议,要求进行广泛改革[美联社]
 
风暴迫在眉睫
 
马尔旺认为,在本世纪初,当这些国家的官僚及精英规模成本开始超过油价上涨幅度时,风暴就开始在阿拉伯国家形成了,其背后因素包括失业率的上升,如面包、能源、服务等基本物价的上涨,以及卫生和教育服务的下降。
 
在如何解决问题方面,这些阿拉伯国家并没有给予公民更广泛的政治代表,而是继续要求公民履行他们在专制社会契约中的义务,即不要求更多的政治参与,哪怕是国家本身没有尽到义务,包括提供就业机会及满足基本物质需求,保障物价处于大多数人可承受的范围内,并提供免费的医疗、教育服务或者对这些服务给予补贴。
 
作者认为,很多阿拉伯国家试图通过经济改革来应对旧社会契约的破裂,而却没有辅以相应的政治变革。阿拉伯国家试图通过这些经济改革来维护自身统治,实际上,如果其中部分改革措施能够得到很好的执行,那么也将有利于国家公民,但是,在缺乏对这些改革进行监督与审计的透明制度的情况下,这些努力——哪怕背后的意愿是美好的,也终将以精英集团获利而结束,公众却无法受益。正如政府部门的私有化项目、贸易自由化与融入全球经济等措施。
 
因此,在缺乏监管机构的情况下,大多数阿拉伯国家内部的腐败进一步升级,这些国家的人民最终也将经济改革与精英们的财富联系在一起。
 
马尔旺指出,在阿拉伯之春的革命中,破坏旧的社会契约与其他因素一起,终结了很多阿拉伯政权,特别是那些结构脆弱的政权,如突尼斯与埃及,而对那些本身就不重视结构建设的国家,如利比亚、也门和叙利亚,则爆发了内战。
 

2011年初,摩洛哥卡萨布兰卡举行大规模抗议活动,要求进行政治改革 [路透社]
 
马尔旺解释道,“约旦、摩洛哥的政权遭到了持续的抗议,但是它却最终度过了危机,而没有受到损害。在巴林,持续的抗议虽使王室统治倍感烦恼,但这些抗议却并不强烈,因此没有对政权构成威胁”。
 
而其他的海合会国家则都有解决之道,至少在短期范围内可以解决问题,即通过提供资金来平息民意。沙特已逝国王阿卜杜拉2011年曾宣布,拨款1300亿美元来增加沙特公民收入及投入住房补贴。
 
而科威特则给予每个公民约3560美元(1000科威特第纳尔)的补助,以及一整年的免费补贴货物。而阿曼政府则创造了3万个就业岗位,并将大学奖学金提高近40%。
 
马尔旺认为,这些解决方法证明,阿拉伯国家的政府并没有从阿拉伯之春革命中汲取到教训,而这些教训中最为重要的一点,就是进行真正的变革的必要性,这种变革体现在统治政策上,而不仅仅是经济层面,即建立新的社会契约,允许公民参与政治,而不是从上至下的意志赋予。
 
马尔旺强调,提高女性在劳动力市场中的比重,更好地利用科技来提高生产率,向知识型经济体转型,实现收入多元化并摆脱对石油经济的依赖,积极发展私营领域,加强法治建设,保障公民之间的平等教育,所有这些措施,都应该辅以新社会契约的建立,这样,才足以应对政治体制中存在的危机。
来源 : 外交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