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本巴图塔”单车百日之旅:从摩洛哥到中国

骑着太阳能自行车,摩洛哥人胡瓦斯和朱巴里参与从丹吉尔到中国的惊人冒险之旅 [半岛电视台]
骑着太阳能自行车,摩洛哥人胡瓦斯和朱巴里参与从丹吉尔到中国的惊人冒险之旅 [半岛电视台]
丹吉尔—瓦萨伦·谢赫
 
纳扎特告诉我们,“她的孩子失去了活力,不再上课和参与学校活动。他的老师很担心,于是联系了自己。”纳扎特称,那时 “她负责照顾家庭,以及她的孩子们,他们从乡村搬到了城市学校。后来,因为爸爸不在身边,她的孩子深受影响。纳扎特无法阻止丈夫实现到达中国的梦想” 。
 
经过97天的太阳能自行车之旅后,机械工程师优素福·胡瓦斯(孩子父亲)几天前和他的朋友朱巴里一起回到了丹吉尔。此前,从丹吉尔到中国广州,他踏上了一次有趣而冒险的旅行。
 
胡瓦斯说,“他花了七年的时间自制自行车。他与Facebook朋友穆罕默德·朱巴里的相识,改变了他的人生进程,朱巴里请求他做一辆残疾人特殊自行车”。经过多年的努力,他制作了四辆普通自行车和三辆残疾人专用自行车,他花了年复一年的努力来开发的这辆自行车轮子,可以适应不同的地形。
 

困难没有阻止穆罕默德·朱巴里参加冒险之旅的决心  [半岛电视台]
 
患有小儿麻痹症的穆罕默德·朱巴里,曾与篮球队一起获得破纪录的冠军,虽然他仍为球队效力,但他在自行车中找到了一个可以发现新事物的世界。
 
朱巴里一直想要一辆私人自行车,但这种自行车在摩洛哥的高价(估计价值五千美元)却令人望而却步。他通过Facebook转而向胡瓦斯求助,请求他设计一辆合适的自行车,胡瓦斯同意免费为他定做。就这样,朱巴里的名字为他照亮了一条铺满前所未有的挑战的道路。
 
胡瓦斯成功制造了一辆能使他接受挑战的自行车,他于6月从法国里昂出发,骑着这辆自行车穿越了12个国家,最终到达中国广州。
 
朱巴里和胡瓦斯之前在摩洛哥参与过两次长途挑战,一次是从摩洛哥北部夫尼得克到南部的阿尤恩,另一次是从拉巴特到蓋勒敏。朱巴里的不方便曾是他们之间唯一的障碍,但他坚决击退障碍,没有退出。
 

参加长途旅行比赛的队伍 [半岛电视台]
 
胡瓦斯曾考虑挑战自我,独自前往中国,但两周后他告诉组织者称朱巴里会陪他一起。他们对他的想法表示欢迎,不过也警告路途危险,但胡瓦斯不畏艰辛,为朱巴里设计了一个后座。朱巴里毫不犹豫地答应了这次旅行。
 
就这样,他们骑着这辆自行车——胡瓦斯美名其曰“伊本·巴图塔”——通过丹吉尔向里昂出发,从那里历经挑战最后抵达中国广州。
 
这辆自行车,装有一块长2.5米、宽99厘米的太阳能电池板作为顶盖;为了让旅途能主要依靠体力和太阳能动力,单车装的电池是轻型电池,可以储蓄太阳能转化的电能。自行车可以根据比赛条件和特殊需要移动,帮助他们穿越崎岖的道路。
 
朱巴里告诉我们,人们总是在开始旅途之前试图挫败他们,但后来他向他们证实了“残疾人也能创造奇迹”。不过,他不忘谦虚地谈到胡瓦斯所面临的身体和精神困难,“他独自花了一年时间寻找资金、办签证和自付钱”。
 

这两位摩洛哥冒险家在哈萨克斯坦广袤的沙漠中遭受了很多苦难 [半岛电视台]
 
胡瓦斯在离开前一天终于完成了自行车的制作,并获得了摩洛哥太阳能机构和摩洛哥太阳能研究所的旅行补助金。这两位冒险家在离开丹吉尔前,专门拜访了伊本·巴图塔墓。据悉,他们是第一批参与此次挑战(有43个国际参赛者以及四辆手工制作的单车参与该比赛)的阿拉伯人。
 
他们选择了最难的一条线路,即通过哈萨克斯坦南部路线到达中国,在那里他们需要“一个签证”才能越过俄罗斯和乌兹别克斯坦,于是他们不得不在哈萨克斯坦行驶4000公里,其中有400公里是在贫瘠的沙漠中度过的。
 
由于整个旅程中遇到无数困难,几天前回到丹吉尔的这两位朋友,仍然相信他们所经历的是一个“梦”。“我们的旅程真是命运的安排,要么到达,要么死亡,”他对朱巴里说道,“朱巴里非常恐慌,以至于他每天都祷告。”
 
意料之中,整个旅途劳累了身心,途中不允许出现一个错误。每天,他们必须顶着压力制定计划,预见危险,这样的日子已成家常便饭。在法国的霞慕尼,他们攀登了2700米高的一座山,以前往意大利。在极寒的条件下,由于电池没电,他们耗费了极大的体力,最后不得不拦截了一辆车送朱巴里到山顶,并根据参赛条件在晚上9点前找到了一家酒店。
 

经过一段冒险而兴奋的旅程,这两位摩洛哥人终于抵达中国 [半岛电视台]
 
途中,这两位摩洛哥人经历了多个站点,在那里,他们经受苦难、恐惧和疾病。在黑海和土耳其的海底隧道,他们遇到了数千辆高速行驶的货车,相比之下,他们的自行车则以25公里一小时的低速行驶,朱巴里受到了惊吓,而胡瓦斯则因鼻子黏膜炎而咳血,有幸的是,一位Facebook上的土耳其朋友陪伴了他们四天,帮助他们度过了土耳其的旅程。
 
他们停留过塞尔维亚的战后遗迹,在土耳其和哈萨克斯坦就餐时食物中毒,在里海乘船停了三天,在土耳其经历了连续下雨的十天,在哈萨克斯坦饥渴难耐。
 
“挑战路上,真主为我们安排了兄弟,我们与他们通过微笑沟通”,胡瓦斯说道,他们成功与居民、卡车司机进行沟通,找到捷径,有些人给他俩钱,有些人则接待他们过一宿,例如,在克罗地亚,有人自费接待他们在自己的酒店借宿。
 

除了疾病,他们还面临很多野外风险 [半岛电视台]
 
在哈萨克斯坦,他们发现了一个漂亮的葡萄园,后来他们在这个漂亮的国度度过了整整一个月。在沙漠中,他们遭遇了沙尘暴,紧接着暴雨,不过他们遇到了两个好人,将他们救出并送到酒店……途中,他们不时停下脚步,满足孩子们的好奇心,并拍下纪念照片。
 
快到中国边境时,他们被哈萨克斯坦边防警察拦下,不让他们通过……朱巴里说,“胡瓦斯非常歇斯底里,我们没想到会有这种延误,因为签证上的行政问题,我们付了罚款。”不过,在居住在当地的阿拉伯朋友的帮助下,他们在97天后成功到达了广州。而这辆自制自行车,是当时唯一一辆到达最后一站的自行车。
 

胡瓦斯开发了自制自行车,带着他的朋友开启艰苦的旅程 [半岛电视台]
 

两位冒险者在他们经过的城市里受到欢迎和慷慨的接待 [半岛电视台]
 

两位摩洛哥人在长途旅行中升起国旗 [半岛电视台]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