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品合法化”:从黎巴嫩大麻到阿富汗鸦片

An Afghan girl gathers raw opium on a poppy field on the outskirts of Jalalabad April 28, 2015. REUTERS/Parwiz TPX IMAGES OF THE DAY
罂粟种植者是这个极端复杂的问题中最脆弱的一环[路透社]
马吉迪·穆斯塔法

黎巴嫩的大麻种植与阿富汗的罂粟种植虽然细节不同,但是整体情况却非常相似,在这一行业中,经济与社会、政治、健康、宗教、地理、环境相互交织,而且其影响也从境内延伸到境外。虽然,这个问题在黎巴嫩与阿富汗的政治舞台上都是引起争议的要价筹码,但是,问题却没有得到解决,毒品种植仍然存在于两国境内。

 
根据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的数据,黎巴嫩是世界排名第五的大麻种植地,主要分布在贝卡谷地等地区。
 
而阿富汗则在罂粟种植上排名世界第一,生产了世界上93%的鸦片。据联合国估计,在罂粟收获的季节,这一产业为这个被贫困、无知与失业率笼罩的国家的居民提供了近50万个工作机会。
 
黎巴嫩大麻以其优良品质而著称于世,自1943年黎巴嫩独立以来,种植大麻已经成为贝卡谷地等地区保障大部分居民生活的重要因素。
 
1975年内战爆发以来,大麻种植范围不断扩大,从而导致其国内贸易规模不断上涨,此外还有大量大麻走私境外,金额达数百万美元。
 
虽然黎巴嫩法律对种植、贩卖、走私大麻的行为予以监禁的严厉处罚,虽然黎巴嫩的安全、军事机构不时对大麻种植地进行攻击、摧毁与焚烧,但是,大麻种植业仍然存在,并且在叙利亚革命之后,变得更加繁荣,因为黎巴嫩被地区的动荡所包围,安全、军事机构无暇顾及。
 
根据黎巴嫩政坛关于大麻种植的最新消息,议会已于上周决定成立一个委员会,负责“研究、讨论和制定报告”并将其呈交联合委员会,而研究对象是关于组织用于医药和科研的大麻种植的特别法案。该提案包括建立大麻种植组织机构,负责对大麻的种植进行严厉管控,包括监督、监测、颁发许可、定量等。
 
该提案是麦肯锡国际咨询公司为黎巴嫩政府所提出的一揽子改革计划的一部分,旨在通过“国家经济计划”实现黎巴嫩经济复兴。该公司提议,将药用的大麻种植合法化,从而为黎巴嫩国库带来每年10亿美元的进账。
 
undefined
黎巴嫩大麻在贩毒者之间有着良好的声誉 [路透社]

麻醉与药物

 
阿富汗的罂粟问题也面临类似的建议。国内毒品事务咨询组织曾呼吁西方购买当地的罂粟作物,用于制造吗啡和可待因等等镇痛类药物,而不是完全毁掉这些作物。
 
该组织在7年前的一项研究中质问道,“正是这些作物供养了种植者的家庭,人们怎么可能期望通过摧毁这些作物来获得种植者们的支持,并重新实现阿富汗的稳定呢?”
 
而事实并不仅于此。联合国在2001年美国911事件前出台的报告中,曾强调塔利班时期的阿富汗毒品种植出现了前所未有的降低。
 
1999年塔利班运动前领袖奥马尔推出了禁止种植罂粟的决定,从而使罂粟大幅减产,2000年时罂粟的产量已经下跌28%,即3.572吨,而1999年的产量为4.185吨。同样,种植罂粟的耕地面积也减少了8.2万公顷,比1999年登记面积减少10%。
 
然而,在美国干预之后,罂粟种植和生产量却数度翻番,而且比过去的规模更大。仅仅在塔利班被推翻3年之后,罂粟的种植面积就上升到20.9万公顷。美国情报部门 被指责应对毒品产业的繁荣负责,而俄罗斯作为阿富汗罂粟的最大市场,也指责国际联军鼓励了当地的毒品种植与走私。
 
阿富汗境内的“新鸦片战争”与黎巴嫩境内的“大麻之争”,将继续存在于两国境内,前者是中央政府的势弱,后者的内部分歧也阻碍了新政府的成立,无暇为贫困线上挣扎的种植者们提供生存的替代品,他们根本不知道,除了这些作物之外,还有什么能够保障他们的生存。
 
在腐败猖獗、内部冲突不断、忽视发展的情况下,军事与安全力量都在“打击恐怖主义”问题上自顾不暇,打击毒品犯罪——无论是黎巴嫩的大麻还是阿富汗的鸦片,都将成为孤立化和边缘化的问题。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