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利亚会谈:索契能否通过新外交途径带来和平?

新的外交途径旨在研究叙利亚国家议程的关键问题  [路透社]
新的外交途径旨在研究叙利亚国家议程的关键问题 [路透社]

俄罗斯主持的叙利亚未来外交谈判已在黑海度假城市索契(Sochi)开始,但专家预测,这次首脑会议仅能尝试实施一个符合叙利亚政府议程的政治解决方案。

为期两天的会议于29日开始,会议命名为”叙利亚全国对话大会”。这将是在俄罗斯进行的第一轮谈判,该国是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Bashar al-Assad)的得力盟友。

联合国叙利亚代表斯塔凡·德米斯图拉(Staffan de Mistura)将与叙利亚、伊朗和土耳其政府的代表一起出席会谈。

与此同时,主要的反对集团 — 叙利亚谈判委员会(SNC),也被称为高级谈判委员会(HNC),宣布将抵制会议,声称该会议企图削弱联合国为达成和平协议付出的努力。

但是几个莫斯科平台的个人–反对派不同政见派别,将会出席。

新的外交途径旨在研究叙利亚国家议程的关键问题。

“首先,这是一个构建国家未来框架以及采用新宪法的尝试,并在此基础上,在联合国监督下,举行选举”,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于去年11月与其伊朗及土耳其的伙伴方一致表示。

像试图结束叙利亚七年冲突的前两个主要谈判途径一样–专家们说,索契谈判可能徒劳无功。

谈判的历史

从联合国主持的日内瓦会谈到俄罗斯土耳其支持的阿斯塔纳(Astana)会谈,政府代表和武装反对派组织都在会谈中相互指责、夺门而出、对提议的决议各执己见。

两个主要会谈的主要目标是实现叙利亚的政治过渡和军事停火,但关键点在于阿萨德的命运。

虽然叙利亚政府一直拒绝同意阿萨德下台,但是反对派坚称阿萨德的罢免是实现和平的先决条件。

过去两年的谈判将德米斯图拉认可的联合国安理会决议作为实现政治过渡计划的基础 –索契会议也将是如此。

位于土耳其的叙利亚政治分析家奥马尔·库什(Omar Kouch)和其同僚认为,索契会谈与日内瓦会谈”将完全不同”。

他告诉半岛电视台说: “因为索契会谈已经从德米斯图拉在日内瓦谈判中提出的”篮子”计划中中偷走了两个–宪法和选举。如果俄罗斯方面真正支持日内瓦和谈途径,那么他们会通过敦促政权参与谈判进程来支持这些事情。”

库什认为,索契会谈之路暗藏着劫持潜在政治解决方案的企图,因为叙利亚政府已经”使用了”军事对抗。他所指的是叙利亚军最近在东古塔地区(Eastern Ghouta)违反了停火协议,该地区是反对武装在大马士革附近最后的据点。

“这是企图控制更多的领土……如果有什么意义的话,过去几天以来战斗愈演愈烈,” 库什说。

尽管战斗一直进行,阿萨德政府和俄罗斯都无视了联合国的一再呼吁,后者要求允许伤病者自由流动。

在莫斯科和德黑兰的军事支持下,政府在谈判局势中掌握了更大的决定权,这进一步削弱了反对派。

根据库什的说法,只有10名反对派代表同意与阿萨德政府一起参加最近的会谈。

反对派中至少有七个派别。德米斯图拉曾反复强调反对团体需要联合与叙利亚政府进行谈判的重要性。

“危险的”新论述

尽管如此,由于反对派支离破碎,库什觉得高级谈判委员会很难会被迫接受会议中可能出现的解决方案。

“索契也是一个把叙利亚问题转化为内部冲突的危险尝试。它源于一场呼唤自由和尊严的人民革命,现在却变成了代理人战争……他们希望叙利亚问题看起来像内部冲突的问题,”库什说。

同样,叙利亚专家、世纪基金会的研究员阿隆·兰德(Aron Lund)也认为,俄罗斯正试图推动叙利亚朝着更符合军事现实的方向发展外交框架 –无论是在阿斯塔纳还是在索契。

兰德对半岛电视台说:”因为这样更有意义,因为他们显然更愿意选择一种可以让他们的盟友赢得胜利的和平进程。”

兰德表示,土耳其在阿斯塔纳谈判中的参与迅速削弱了反对势力。他期待索契会谈也能起到类似作用。

他还认为,在无法达成政治解决方案的问题上,联合国负有责任。

兰德说:”日内瓦和谈不是真正的和平谈判,而是谈判过渡。”

与突尼斯和埃及一样,叙利亚暴动始于2011年3月的和平反政府示威活动,然后升级为全面的代理人战争,夺取了40多万人的生命,并导致2200万战前人口中约有一半流离失所。


“批准的印章”


这次会议不太可能会提出具体计划,缺乏反对派代表人士的出席也使许多人对峰会的信誉提出质疑。

“他们可能会建立一个宪政委员会……和选举委员会,这些委员会将是庞大而松散的存在,充斥着与政体密不可分的人物,”库什预测道。

然而,兰德指出,”这场战争不会带来双方都能同意的结局”。

兰德说:”俄罗斯方面希望能有多方反对派使用印章来批准此次会谈,可是土耳其似乎并不愿意配合。”

“但是我相信,如果这一轮会谈失败了,他们就会再试一次。”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