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联酋官员因实行酷刑接受调查

加尔加什今年宣布根据巴黎原则建立一个维权机构 [纳赛尔/路透社]
加尔加什今年宣布根据巴黎原则建立一个维权机构 [纳赛尔/路透社]

瑞士,日内瓦–维权律师表示,英国警方正在积极展开调查,一批阿联酋官员涉嫌对若干卡塔尔国民实行酷刑和虐待。

2013年至2015年期间,三名卡塔尔国民在阿联酋监狱遭到囚禁和酷刑。其代理律师罗德尼·迪克森(Rodney Dixon)说,根据普遍管辖原则,如果这些官员进入英国,他们可能会被传讯和逮捕。

22日,迪克森对半岛电视台说:”我们提供了10名嫌疑犯的资料,他们都享有酋长职位,他们中的某些直接参与实行酷刑,某些则是上级主管,下达了施刑的命令。”

三名卡塔尔国民:马哈茂德·贾伊德(Mahmoud al-Jaidah)、哈马德·哈马迪(Hamed al-Hammadi)和尤瑟夫·穆拉(Yousef al-Mulla)在2013年至2015年期间的不同时间里,被阿联酋当局拘留并指控。

56岁的卡塔尔医生马哈茂德·贾伊德(Mahmoud al-Jaidah)在日内瓦向记者表示,他在在迪拜机场被捕,在2013年2月至2015年5月期间被关押,为期27个月。

在被拘留的前三天,他被指控为穆兄会成员,并涉嫌将资金转移到阿联酋的牢房。他强烈否认的一项指控。

他被单独关押七个月。期间他被剥夺睡眠、被殴打并被威胁施以电击,直到他被迫签署了一份长达37页的虚假供述。

“我经历的酷刑是无法忍受的。在这种情况下,一个人会承认任何事情。然而,我不知道我签署了什么,” 贾伊德说道,他在此次经历后一直深受创伤后精神障碍和抑郁症的困扰。


任意拘留


贾伊德和其他酷刑受害者遭到同样的折磨:阿联酋监狱方面在胁迫或承诺迅速释放之下实施的任意拘留、单独关押、酷刑和强行逼供。

迪克森说:”这种模式在阿联酋反复出现,引起公众关切和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的注意。该专员就阿联酋司法制度提出严肃质疑。”

专门从事人权事务的律师托比·卡德曼(Toby Cadman)说,阿联酋的酷刑受害者正在英国和其他国家寻求正义,因为阿联酋的司法制度缺乏独立性,根本不存在程序保障。

“我们不能在阿联酋确保这些权利的执行,这令人遗憾,”卡德曼说道。他是英国公民大卫·海格(David Haigh)的代理律师,后者据称在阿联酋被非法关押并遭受残暴酷刑达22个月之久。

“我们所看到的是被当权者们滥用的体制,问责制形同虚设,宛若真空。阿联酋有责任贯彻一个正当的体制,一个能保证司法独立、能具备刑事司法和刑罚制度审查的体制。”

律师和受害者表示,落入阿联酋当局的人都被恐惧笼罩。许多情况下,他们要接受最可笑的指控,被任意逮捕。

“我们呼吁阿联酋从根本上改革他们的刑事司法制度,联合国将通过特别程序和工作组对阿联酋司法体制进行更详细的评估。”卡德曼说。


商业利益


律师们也对迪拜法院的国际法官表示担忧,他们认为这些法官滥用信誉和合法性,根据商业利益,去拘留政治对手或因商业利益而脆弱的个人。黑格(Haigh)就是一个例子。

英国足球俱乐部利兹联(Leeds United)前常务董事黑格乘飞机前往迪拜解决商业纠纷,但在到达后的数小时内,他就被逮捕,并在监狱里待了22个月。据称,他在此期间,遭受饥饿、殴打、电击和强奸。

他说:”我被骗去了迪拜。”

“我并不知道,这样一个原本简单的商业会谈竟然如此迅速地很毁灭了我的生活,现在我才知道,那些与我交往的人–与阿联酋政府有直接联系的人–都是同谋。”

海格被告知,如果他想要被释放,就需要签署一份供认和解协议。

本周,海格宣布成立一个位于瑞士的协会,以此协助其他在阿联酋的酷刑幸存者,并将罪犯绳之以法。

他说,他知道阿联酋监狱至少有40起酷刑和任意拘留案件。

其中一人是李·布拉德利·布朗(Lee Bradley Brown),他在被指控后,没有挨住警察的殴打和酷刑。监禁6天后,他不幸身亡。

“阿联酋深谙自己的行为并不会带来严重后果,因此他们也不需要改变。四年来,我仍然为自己争取正义,哪怕是阿联酋的道歉也可以算作一个开始,”海格说。


审查之下


作为联合国普遍定期审议的一部分,阿联酋的人权纪录于2日在联合国瑞士日内瓦办事处接受审查。

阿联酋外交部长安瓦尔·加尔格什(Anwar Gargash)今年宣布,根据《巴黎原则》将建立一个新的人权机构,但他没有就该倡议提供进一步信息。

在联合国普遍定期审议期间,加尔格什否认阿联酋方面进行任意拘留。他补充说,关于酷刑的国家报告已经准备就绪,并将被提交给相关联合国委员会。

他说:”阿联酋并没有任意拘留任何人……逮捕的人立即会被告知其罪名,我们也会立马与其家人和法律顾问沟通,这些长久以来都是可以被保证的。”

阿联酋已于2012年批准了《联合国反酷刑公约》,但观察员说,该国在公约实施方面进展甚微。

世界反酷刑组织秘书长杰拉尔德·斯塔伯洛克(Gerald Staberock)说,尽管阿联酋已经批准公约并做出承诺,但该国并没有据此采取行动。

斯塔伯洛克说:”对于批准了一些国际人权条约的其他海湾国家,也可以这样说。”

“但遗憾的是,不存在任何实际的执行。这种风气必须要改变。”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