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性别暴力:”女儿不是负担“

帕尔文·汗的小时候。在她生下第二个女儿后,她的丈夫残忍地咬伤了她 [半岛新闻网]
帕尔文·汗的小时候。在她生下第二个女儿后,她的丈夫残忍地咬伤了她 [半岛新闻网]

帕尔文·汗或许永远不能忘怀2009年3月29日发生在她身上的骇人事件,和她分居的丈夫走进她的房间,咬下了她的鼻子作为报复。

那是一个周日的下午,33岁的汗在为支撑女儿生活而打了两份工后,去睡了个午觉。她的女儿们,波波和萨尼亚,正在外面和邻居的孩子们玩耍。

“我记得当时做新娘的时候很开心。我穿着一条亮红色的裙子,涂着红色的口红,”汗说道。

“但内心深处,与这个年龄是我两倍大的男人在一起使我非常紧张,我之前也从未见过他。”

几周之内,汗就意识到,与她共处的这个男人既不爱她也不尊重她。她常被打。

  汗12岁就被嫁给一个有她两倍岁数的男人 [照片由帕尔文·汗提供] (半岛电视台)

她16岁的时候遇见哈米德,二人陷入恋爱。汗告诉她的父母她不会再回到她第一任丈夫身边了–家人并不能接受她的决定,并威胁她,如果她执意离婚的话,家人们就和她断绝往来。汗违背了他们的意愿,嫁给了21岁的哈米德。她从此她再也没和自己的父母说过话。

“我第一次经历爱情并感受到了活力。哈米德每天都会向我表达爱意并承诺照顾我,而我走出第一段婚姻之后,我的生活里没有其他人了。”

 但四个月里,这段婚姻就步履维艰了。虐待的循环–心理和身体上–开始了。

 哈米德总在提醒汗,因为有过第一任丈夫她就是不贞的女人,并一直怀疑她在偷情。

 “我整个人都破碎了,伤透了心,并且还因为那两个无辜的孩子被杀害造成的创伤久久缓不过来,她们就因为性别失去了生命。

–帕尔文·汗

 结婚三年,汗怀上了第一个宝宝。哈米德并没有因此激动,他表达了自己想要儿子的愿望。

 “九个月过去了,我生下了一个女宝宝。哈米德看到我们女儿的时候,从医院里愤怒地夺门而去,”汗回忆道。

 当她第二次怀孕的时候,哈米德坚持要她堕胎,如果是个女孩儿的话。

“怀孕三个月时,哈米德带我去医院检查孩子的性别。我大叫哭闹,但他还是揪着我的头发把我拖到了医院检查,”汗说。

 “他没有征求我的意见,在医院里迫使我做流产,流掉这个女孩。”

 她的丈夫在知道她怀的是女孩儿之后,第三次强迫她堕胎。

 “我整个人都破碎了,伤透了心,并且还因为两个孩子被无辜杀害造成的创伤久久缓不过来,她们因为性别失去了生命。”

 一年内两次连续的堕胎让汗身体虚弱,一年之后,她遭受了一次自然流产。在两年期间,她失去了三个孩子,这种精神上的创伤和身体上的消耗都让她吃了不少苦头。

 “很久以来,我痛恨我自己,我没法快乐,我总是为我失去的孩子悲痛。”


1200万被流产掉的女孩

印度的性别比例是扭曲的,最新的政府数据表明女性堕胎在印度依旧是严峻问题。

在印度社会,儿子自古以来都是更被青睐的,因为他们会被认为是家庭的主要经济支柱,并且父母老了也会期望儿子会赡养他们;而女儿们,父母只会期待她们能结婚并进入她们丈夫的家庭,此外,因嫁妆的习俗,女儿们也会被视为家庭的负担。

 政府为了监管女性堕胎带来的苦难而禁止了产前性别诊断,但是评论家们质疑,这样的法案在这个13亿人口的国家里是否有效。但在1991年到2011年间,在印度出生的男女孩性别比例下降到1000:914.

 国家统计局和项目实施部发布的近期报告《印度青年》中预测,每1000个出生的男孩对应的女孩数将会在2021年下降到904,到2031年则会是898。

尽管有严格的堕胎法,但在过去三十年,仍然有多达1200万的女孩被父母流产掉了。这些事情并不只在偏远地区盛行,也在大城市里发生,甚至那些受过较高教育的家庭也不例外。


终生的创伤

汗在2006年再次怀孕,这一次她向自己保证,不论任何代价,她也要保住这个孩子。她向自己的丈夫隐瞒了怀孕的事情,直到她身孕有6个月了。

 “我们当时在争论什么事,他生了我的气,就把我锁在一个房间里,用棒球棒打我,”汗告诉半岛说。

 哈米德踢了她,并”使出全力”击打她的”腰背”。

 “我跌倒到地上,开始流血,这时候我丈夫才发现我怀孕了。我的女儿还是存活下来了,我还生了另一个漂亮的女孩。”

 生下二女儿萨尼亚后,汗要求离婚,但哈米德不同意。他们僵持了两年半,最终无果。哈米德一直拒绝离婚,所以汗离开了这个家,和女儿们开始住在别处。


“终生的创伤”

8年前发生的这个事件给她烙上了身体和心理上的创伤。

 汗在阿米尔汗的访谈秀中分享了她的故事,同年,骇人听闻的23岁女孩乔蒂·辛格被奸杀的事情震惊了世界,将印度针对女性的暴力推到了聚光灯下。

 强奸辛格的那些人用一根金属棒向她强施了巨大的内部伤害,这导致了她两周后的离世。这起强奸案激发了人们的愤怒,也触发了遍及全国的大规模抗议活动。

 这些抗议活动推进了一项严格的强奸法案的通过,其中包括至少20年徒刑和死刑–如果受害人在这类案件中死亡。

 英迪拉·贾辛是最高法院的高级辩护律师,她认为这个国家还需要更多的变化。

“在印度成为一个真正的文明之国之前,还有一段长路要走。我知道哪里都有强奸发生,但是像印度对强奸的这种纵容,你不会在其他地方看到。”

 “我的女儿们就是我的儿子,她们现在学习并且会在未来拥有值得尊敬的工作。我知道她们能够在以后照顾我。

–帕尔文·汗

“人们对于发生在女性身上的暴力总有广泛的包容。当女性被强暴时,边上的人冷眼旁观。我实在不想把这话说出来,但是(对于这些人而言)这就像观看一项运动。”

贾辛把女性堕胎称为一种”亚洲的疾病”。她说,一种可能根除这个问题的方法就是在经济上增强女性的自主权,让她们自己意识到,”生活不会因为婚姻和孩子而起始”。


“女儿们是一种恩赐

哈米德从未被起诉,因为他的家人哄骗汗原谅他,让汗撤销对他的所有指控。

 “他们告诉我,如果我原谅他,哈米德会提出提婚,还我自由。而当我真的原谅他并撤销了对他的指控时,他拒绝与我离婚。现在他每天都在威胁我,”如今41岁的汗说道。

 在被丈夫残害过去这么多年后,她仍时常为自己的生命和孩子们的安全担忧。

  帕尔文的女儿们,萨尼亚(左)和波波,她们是会上大学的孩子 [照片由帕尔文·汗提供] (半岛电视台)

汗最大的女儿是波波,波波20岁了,正在攻读工商管理的硕士学位,并且想让自己的妈妈感到骄傲。

她希望能嫁给一个有能力照顾她母亲的人。

 萨尼亚是汗的二女儿,现在11岁了,正在读7年级,希望自己长大以后可以为政府工作。

 “我已经不再希冀于社会来给予我任何东西,我也放弃与他们斗争了。神已经指给了我一条路,而我也正在这条路上追随着。我为今天的自己感到高兴,我为我的女儿们感到骄傲,”汗说。

 “我的女儿们就是我的儿子,她们现在学习并且会在未来拥有值得尊敬的工作。我知道她们能够在以后照顾我。”

 “我想告诉每一个人,女儿不是一种负担,她们是一种恩赐。”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