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湾-卡塔尔危机:过程、原因和后果

特朗普的出访加重了海湾国家间的分歧 [路透社]
特朗普的出访加重了海湾国家间的分歧 [路透社]


前言

2017年6月5日凌晨,巴林、沙特阿拉伯、阿联酋、埃及分别宣布与卡塔尔断绝外交关系。随后几小时内,事态没有停留在断绝外交关系上,而是发展为多国计划对卡塔尔实施全面封锁(这在和平时期各国关系中是前所未有的情况)。其中,沙特阿拉伯、阿联酋、巴林三国对卡塔尔实施禁飞,关闭了与卡塔尔的海陆边境,要求其境内的卡塔尔公民离境,并要求本国公民离开卡塔尔。

6月7日,马尔代夫和毛里求斯(之后否认了新闻的真实性),(不被国际承认的)利比亚托布鲁克政府,以及现居于利雅得的也门政府由于受到来自沙特阿拉伯的压力,宣布与卡塔尔断绝外交关系。

翌日,约旦宣布降低与卡塔尔的外交级别,吊销卡塔尔半岛电视台在安曼的运营许可证,同时,毛里塔尼亚宣布与卡塔尔断绝外交关系。但是毛里求斯在其官方声明中否认与卡塔尔断绝外交关系的决定,这引起了有关是否有人代表毛里求斯政府擅自行动的争论。

6月5日凌晨的行动成为反对卡塔尔的前所未有的舆论攻击高潮,该舆论攻击始于5月23日晚,由阿联酋媒体、沙特阿拉伯媒体及巴林媒体(以及埃及媒体)共同发起。攻击持续升级,直至官方做出对卡塔尔实施封锁及与卡断绝外交关系的决定。

海湾合作委员会成员国之间关系如何呢?在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访问沙特阿拉伯期间,海湾合作委员会成员国领导人进行了友好、合作、团结的会晤,为什么三个海湾合作委员会成员国与卡塔尔的关系会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和形式发生变化?是有什么直接的原因使得沙特阿拉伯及其盟国不得不对卡塔尔采取这样的立场,还是他们对此有预先的计划?这仅仅是海湾合作委员会成员国关系间暂时的危机,还是长期决裂的标志?


从舆论造势到断绝外交关系

5月23日晚,阿拉伯人和海湾国家公民震惊于阿拉比亚电视台和天空新闻台阿语频道在其官网上发布的”卡塔尔埃米尔发表声明”的突发新闻系列报道。报道声称卡塔尔埃米尔发表声明表示支持伊朗、真主党和哈马斯,并谈及卡塔尔与美国特朗普政府之间的紧张关系。卡塔尔埃米尔两天前才与美国总统在利雅得进行了友好双边会晤,多年来,卡塔尔一直在也门和叙利亚问题上奉行反对伊朗势力的政策。

几小时内,调查证实卡塔尔通讯社网站遭遇黑客袭击,网站发布的”声明”与卡塔尔埃米尔谢赫塔米姆·本·哈马德绝对没有任何关系。卡塔尔宣布网上发布的埃米尔言论不实,卡塔尔解释说卡塔尔通讯社网站遭黑客袭击后网站负责人失去了对网站的控制,但是阿拉比亚电视台和天空新闻台阿语频道坚持认为该新闻报道是真实的,这两大媒体也没有提及卡塔尔当局对此报道的否认。

然而,对卡塔尔和卡塔尔埃米尔的舆论攻击并没有停止,包括报纸以及各大官方、半官方电视台在内的所有阿联酋和沙特阿拉伯媒体很快也加入了这场舆论攻击的队列。当天晚上,卡塔尔外交部计算机遭黑客袭击,黑客在卡塔尔外交部官网上发表新闻,声称卡塔尔决定与沙特阿拉伯、阿联酋、埃及断绝外交关系。

重要的是,参与这场舆论攻击的媒体中没有一家对卡塔尔的官方声明进行了报道,该声明否认网上所发布的言论出自卡塔尔埃米尔,也不承认之后的另一声明出自卡塔尔外交部。对卡塔尔的攻击仍在继续,似乎对卡塔尔的媒体舆论攻击是有预先计划的,或者是发难者们一直在等待卡塔尔通讯社遭遇黑客袭击的发生,好以此为借口对卡塔尔展开舆论攻击。

接下来的十天里,对卡塔尔的媒体舆论攻击并未得到缓和,这对海湾国家之间关系海湾地区人民友好传统产生了无法预知的影响,沙特阿拉伯和阿联酋官方新闻媒体的参与显示出,本次媒体舆论攻击确实出自沙特阿拉伯和阿联酋政府执政高层的决定。

6月3日,一群电子黑客宣称其入侵了阿联酋驻华盛顿大使优素福·奥太巴电子邮箱。众所周知,奥太巴与阿布扎比王储穆罕默德··扎耶德关系甚密。数小时内,黑客集团窃取了数封奥太巴大使的信件以及美国前官员、研究中心高级研究人员、甚至是奥巴马政府官员发给其的信件。

已公布的信件揭示了驻华盛顿大使奥太巴把卡塔尔和恐怖主义联系在一起的努力,甚至是将土耳其、科威特、沙特阿拉伯与恐怖主义联系在一起。奥太巴基本上是通过与亲以色列的官员和研究人员合作,试图把阿联酋表现为海湾地区和中东地区最温和、最值得信任的国家。信件还透露了阿联酋极力支持沙特副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把他作为可靠盟友在美国的圈子中进行推广宣传。

可以肯定的是,尽管针对卡塔尔的舆论攻击密集并持续发酵,没有缓和的迹象,但是绝大多数阿拉伯、海湾社会舆论对此攻击并不认同。社交媒体(了解这些国家的社会舆论的唯一途径),特别是在沙特阿拉伯、科威特、巴林、阿曼等国的民间真实反馈表明绝大多数海湾公民谴责对卡塔尔的联合媒体攻击行为,并对卡塔尔表示非常同情,阿联酋强行规定,对那些对卡塔尔表达同情的阿联酋公民将被判处3-15年监禁,并被罚以50万迪拉姆。

6月5日,随着海湾国家及其同盟国宣布对卡塔尔实施封锁、与卡塔尔断绝外交关系,媒体舆论攻击转化为正式的政治决定。

当然,这并不是卡塔尔与这三个海湾国家首次发生外交危机,2014年3月,由于卡塔尔支持阿拉伯民主革命、反对埃及军事政变而与三国分歧升级之后,这三个国家召回了各自驻卡塔尔的大使。危机一直持续到同年11月份,直到在科威特政府的调解下,沙特阿拉伯与卡塔尔的外交关系在沙特阿卜杜拉国王最后统治时期恢复正常,之后,卡塔尔也恢复了与阿联酋、巴林的外交关系,三国大使重新回到卡塔尔首都多哈。但是,很明显,当前危机与2014年危机有所不同,两者性质与目的均不同。


卡塔尔需要做什么?

三国对卡塔尔的立场充满了明显的矛盾,这不仅体现在媒体舆论攻击文字上,也体现在三国对卡塔尔实施封锁,与卡塔尔断绝外交关系的官方宣言内容上。例如,尽管也门改革党是反对胡塞武装组织的先锋,尽管卡塔尔士兵与他们的沙特同僚们并肩作战共同保卫与也门接壤的沙特南部边境,卡塔尔仍被指控支持也门的胡塞组织和改革党。对卡塔尔与伊朗有不利于海合作委员会利益的接触的指控,似乎没有确凿的证据。为了避免引发紧张关系,卡塔尔在描述与伊朗的关系时所用的措辞,是沙特阿拉伯与阿联酋在描述其与伊朗关系时所用的相同措辞。

除此之外,阿联酋是伊朗在海湾国家中最大的贸易伙伴,而且除沙特之外的所有海湾国家都与伊朗保有外交关系。事实上,在叙利亚、也门、伊拉克问题中,卡塔尔一直站在伊朗的对立面。同样,沙特阿拉伯声明中对卡塔尔支持恐怖组织、支持反沙特政府组织的指控是泛泛而谈,没有提供证据可以证明指控的真实性。

很难理解:如果沙特阿拉伯对卡塔尔的指控是基于事实,那么两国关系应该是非常糟糕的,但是如何理解自沙特国王萨勒曼执政以来沙特与卡塔尔一直保持温情、和谐的外交关系?卡塔尔和阿联酋的关系一直都不是很好,但是卡塔尔与沙特阿拉伯的关系另当别论。即使在过去的25年间利雅得与多哈的关系时好时坏,但最近过去的几个月里,没有迹象表明两者有一触即发的危机。


那么如何理解此次海湾危机背后的动机?

自2011年阿拉伯革命爆发以来,卡塔尔就与阿联酋存在着政治冲突,这不仅体现在两国就阿拉伯地区的伊斯兰主义倾向所持的立场不同,还体现在两国在某些具体问题上相反观点立场。可以这样说:卡塔尔与阿联酋的冲突因所持立场不同而变得更加凸显、尖锐,这种不同体现在两国对反埃及总统穆罕默德·穆尔西的军事政变的立场上,体现在对哈利法·贝加斯姆·哈福特拒绝承认国际认可的叙利亚政府、试图对利比亚进行军事控制这一事件两国所持立场上,体现在两国对旨在重新分裂也门的行动所持的立场上。

卡塔尔与沙特的分歧则是另外一种情况。沙特与卡塔尔的分歧总体上体现在对阿拉伯革命的不同立场上,但是这种分歧不是尖锐的,因为沙特阿拉伯对2011年的阿拉伯民间运动没有采取直接反对政策。特别是在叙利亚问题中,沙特阿拉伯与卡塔尔就支持叙利亚革命、反对伊朗势力问题上达成一致。但是沙卡两国关系在2014年由于对2013年夏天发生的埃及军事政变持不同立场而遭遇严重危机。但沙特阿拉伯对利比亚局势没有予以重视,自两年多前爆发的打击胡塞武装的战争起,多哈与利雅得在有关也门局势问题上所持立场达成一致,相较利雅得和(阿布扎比)之间达成的一致更强,至少看起来是这样。

因此,很难确定导致沙特突然对卡塔尔充满极大敌意的突发原因,其走向如何也无法确定。而这一问题的唯一合理解释是沙特阿拉伯受到阿联酋的唆使,想要全面控制卡塔尔决定权,想要卡塔尔完全服从于它,把卡塔尔作为先例来警示那些执行独立、不同于沙特政策的海湾国家,例如科威特和阿曼。

阿卜杜拉国王曾满意于卡塔尔对埃及问题相关报道做出的修改,满意于卡塔尔表示远离埃及穆斯林兄弟会领导层,而穆兄会自2013年政变后就把卡塔尔作为自己的避难所,鉴于这些事实,似乎在沙特阿拉伯和阿联酋国内有人要故意升级卡塔尔危机,他们认为2014年与卡塔尔外交关系的调解是没有说服力的,是不够的。卡塔尔现在需要做的就是投降,对沙特政府完全服从。这正是6月5日卡塔尔外交部在声明中说的,很明显,卡塔尔国家决定权岌岌可危,卡塔尔决定权的独立性是卡塔尔与那些对卡塔尔实施封锁、与卡塔尔断绝外交关系的国家之间的分歧重心。不管细节是什么,沙特和阿联酋对卡塔尔的要求就是放弃国家决定权。

或许卡塔尔投降不仅与解决当下紧急问题有关,而且关乎全局,似乎利雅得和(阿布扎比)准备重塑中东,特别是海湾地区,其中包括重塑与伊朗、土耳其的关系,包括对政治伊斯兰势力立场问题,包括民主改造问题,包括巴勒斯坦问题未来走向以及与以色列的关系问题。这不仅是外交关系,更是卡塔尔的内政问题,是有关谁来承担国家机构主要责任的问题。

然而,为了让卡塔尔臣服而进行的事态升级由于缺少两个重要进展而暂时没能成功:第一,沙特副王储穆罕默德··萨勒曼与(阿布扎比)王储穆罕默德··扎耶德之间的密切往来,前者认为后者在美国更有势力,他成功地改善了特朗普对沙特的印象,由于他成功规避了(《对恐怖主义资助者实行法律制裁法案》)法律危险,成功说服了华盛顿采取沙特议程,使得他在沙特的地位得到了稳固。至于第二个进展,则与穆罕默德··萨勒曼和穆罕默德··扎耶德从美国总统特朗普对沙特的访问中获得的精神支持有关,两人都把此次访问作为他俩的政治胜利,认为此次访问意味着沙特回到了美国的传统政治盟友中去,认为此次访问意味着美国放弃在中东地区实行民主改造的幻想。


国际反应

从一开始的舆论攻击直到事件升级为对卡塔尔实施封锁、与卡塔尔断绝外交关系为止,对卡塔尔的攻击被认为重心在于沙特与阿联酋,之后效仿的国家都是次要的。这个设想奏效了,区域和国际方面不仅担心此次危机会对海湾地区稳定造成影响,还有周边阿拉伯国家、海湾国家及国际社会对此事件作出的反应。

伊朗并没有掩盖利用海湾地区的分裂的目的,伊朗对卡塔尔表示同情,准备为卡塔尔市场供应因沙特阿拉伯关闭边境而受到影响的食品类商品。同样,以色列官员说:海湾危机为加强以色列与沙特阿拉伯、阿联酋之间关系来共同反对为加沙地区哈马斯政府提供支持的卡塔尔打开了一个窗口。

与卡塔尔一直保持友好战略关系的土耳其已经开始在卡塔尔设立土耳其军事基地,土耳其毫不掩饰对卡塔尔的同情,但同时,土耳其也致力于调解,试图遏制危机。土耳其埃尔多安总统的两名特使于6月3日分别前往多哈和利雅得。但是,在两名特使回国向土耳其总统汇报之后,土耳其发现事态升级到对卡塔尔实施封锁,与卡塔尔断绝外交关系的地步,这使得土耳其总统对封锁卡塔尔的行为进行谴责。

绝大多数阿拉伯国家,甚至是那些联盟抵制胡塞的同盟国,例如苏丹,都呼吁冷静处理危机。他们发现很难采取立场来支持其中一方,特别是卡塔尔与绝大多数阿拉伯国家保持友好关系。毫无疑问,科威特和阿曼担心对卡塔尔的攻击会成为威胁他们两国政治独立性的前奏。根据海湾国家的习惯,两国要对此次危机进行调节,阻止事态升级。鉴于科威特与利雅得和多哈均保持友好关系,以及科威特成功调解2014年危机后科威特领导层对海湾分歧问题有了更深入的了解,科威特在调解危机方面更有优势和经验。

在国际方面,俄罗斯和中国对此采取中立立场,呼吁通过谈判来解决海湾分歧。普京强调俄罗斯将远离沙特阿拉伯及其盟国阵营,他说:穆罕默德··萨勒曼对莫斯科访问期间并未谈及沙特与卡塔尔断绝外交关系一事。曾经最支持卡塔尔的欧洲人,特别是德国人,表示担心此次危机将导致海湾地区出现新的不稳定因素。

自特朗普执掌白宫起,美国的立场似乎自相矛盾、摇摆不定:美国外交和国防官员对海湾危机的迅速恶化及多国与卡塔尔断绝外交关系的决定表示震惊,美国国务院和国防部发表官方声明表示重视美国与卡塔尔的关系,美国没有任何计划想要改变两国之间的军事关系。

但是,在断交决定发出后的第二天,美国总统特朗普在Twitter上发表声明说:在他对沙特阿拉伯访问期间,谈及停止对恐怖组织提供任何支持的必要性时,各国领导人所指的正是卡塔尔,他说抵制卡塔尔的行动是他对海湾地区访问的成果之一。

从美国立场可以看出,海湾国家领导人,或许是穆罕默德·扎耶德和穆罕默德··萨勒曼,在美国总统特朗普访问沙特期间确实煽动教唆抵制卡塔尔,但是双方并没有进行细节性研究,这使得美国行政机构对危机的升级感到震惊。正如新闻媒体报道的那样,穆罕默德··萨勒曼和穆罕默德·本·扎耶德阵营与那些亲美国总统特朗普的人物有着密切联系,其中最突出的是与阿联酋驻华盛顿大使奥太巴和特朗普女婿及顾问贾里德·库什纳有着密切联系。

但是,海湾地区危机的持续肯定不利于美国政治利益,这在美国国务院、国防部官员的官方声明中有清楚体现。同样,美国国家机构在总统发表Twitter声明数小时后因可能引起”美国偏袒沙特及其盟国”误会的措辞而陷入匆忙。

美国国务院及白宫代表发言人再次就美国与卡塔尔友好关系发表声明,美国国防部长詹姆斯·马蒂斯与卡塔尔国防国务大臣哈立德·阿提亚对话,再次强调美国对卡塔尔保持美国传统立场。当天晚上,美国总统特朗普致电沙特国王萨勒曼,敦促萨勒曼维持海湾国家的统一和稳定。


重大后果

2017年6月6日,沙特外交大臣朱拜尔在巴黎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声称沙特及其盟国赌定对卡塔尔实施封锁能够成功压制卡塔尔,使卡塔尔答应沙特和阿联酋的要求。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卡塔尔能够经受地住这些封锁措施,因为卡塔尔拥有大量的外汇储备,拥有广泛的进口选择,拥有众多的海空港口,拥有众多经济合作伙伴。这些合作伙伴对卡塔尔进行巨大投资,与卡塔尔签订有有效合同,例如进口天然气贸易。同样,卡塔尔政府已经采取措施来应对当前被封锁局势,正如积极应对2014年危机一样。

另一方面,尽管此次海湾外交危机与2014年召回大使危机有很大不同,但是不排除在阿曼和土耳其的支持下,科威特的调解能够成功控制局势,阻止危机升级,从而在数周或数月内为此危机找到解决办法。但肯定的是,卡塔尔与沙特阿拉伯之间关系的裂痕已经存在,也许这种裂痕还将导致卡塔尔与阿联酋关系的破裂,利雅得和多哈对彼此的信任将大大减少。

特别是,卡塔尔绝不会忘记沙特阿拉伯在对卡塔尔进行媒体舆论攻击时的恶语中伤,绝不会忘记沙特阿拉伯对卡塔尔实施封锁,目的是让卡塔尔人民忍饥挨饿,切断两国人民之间的深厚情谊。卡塔尔与沙特之间的关系很难再回到正常状态,尤其是打破了自海湾合作委员会成立以来两国实现的所有成就,例如两国人民自由往来、两国银行友好关系等为数不多的成就。

穆罕默德·本·萨勒曼和穆罕默德·本·扎耶德希望卡塔尔投降,希望完全控制卡塔尔的内政、外交决定权。与此同时,即使卡塔尔为了调解取得成功、缓解海湾紧张局势而同意做出一些让步,卡塔尔领导层也绝不会放弃卡塔尔的独立决定权,因为放弃决定权会把国家安全和人民安定置于极大的危险当中。

利雅得(和阿布扎比)阵营将会发现很难让卡塔尔遵守他们自己都不遵守的条件,例如,在阿布扎比干涉利比亚和也门内政事务,支持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反叛者穆罕默德·达赫兰,在也门问题中赋予自己反对沙特的权利的同时,去监管卡塔尔的外交关系。阿联酋如何能赋予自己这些特权而拒绝别人享有同样的权利呢?

从更广泛的范围来看,这次海湾危机给海湾合作委员会的未来蒙上了重重的疑虑,至少在短、中期内对海合会的作用以及海湾国家要求统一的意愿表达上产生不利影响。

此次危机不仅违反海湾地区传统价值准则,冲击各国人民之间友好联系,而且利雅得和(阿布扎比)公开无视海湾合作委员会,危机的尖锐程度与进展情况都表明了海合会对其最大、最重要的成员国来说意义不再重大。海湾国家没有就此次危机召开紧急峰会,没有任何海合会机构就沙特和阿联酋指责卡塔尔的问题进行调查研究。事实上,海湾合作委员会总秘书处是通过媒体了解到几个海合会成员国对另一个成员国断绝了外交关系,实施了封锁。

海湾合作委员会成员国间的关系发生如此突然的转变,从先前的合作、一致、同盟关系转变成近乎不宣而战的状态,绝不排除海合会国家在委员会范围之外寻找方法来维持其安全与稳定的可能。在民间,此次危机致使海湾地区的民众对他们在其他海湾国家工作、投资的可能性深表怀疑,甚至开始怀疑他们是否能与其他海湾兄弟国家的公民通婚。

最后,无论这场危机的命运如何,它都终结了在埃及局势发生巨大倒退、伊拉克和叙利亚崩溃之后沙特阿拉伯表现出的想要领导海湾地区和阿拉伯地区的幻想。问题并不局限在沙特阿拉伯与其他海湾国家、阿拉伯国家之间的分歧上,还体现在阿拉伯地区及海湾地区对此次危机的民间反响上,包括沙特媒体故意进行舆论攻击,以及沙特及其同盟国对另一名海湾及阿拉伯兄弟国家所采取的决定。

这次危机,揭露出沙特阿拉伯作为最大的兄弟国并不重视其他兄弟国家的事务,不像其他国家尊重沙特独立性一样去尊重其他国家的独立性,而是谋求霸权、强加监管,不去散播信任与安心,而是传播恐惧与担忧。

对此次危机的反响也影响了美国的世界形象,美国与卡塔尔有着战略合作协议,多哈允许美国在卡塔尔建立多个空军基地及中央司令部,尽管存在多种可能的危险,例如伊朗或者报复美国军事行为的武装集团对卡塔尔进行复仇行动,但是从上世纪九十年代起卡塔尔就一直遵守该协议。现在,世界各国就美国对卡塔尔的立场问题予以极大重视,以此来确定美国承诺盟国安全的真正价值。
来源 : 半岛电视台研究中心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